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1988年的夏天,第一次走近“三大火炉”之一的武汉,那年湖北省召开首届职业高级中学教材教法研讨会,在汉紫阳路省教育委员长招待所,为期十天。我作为郧阳地区唯一与会代表,聆听华中农业大学、湖北农学院等专家教授们的讲座。当时职业高级中学开课十余门,每门课由一位该领域专家讲解教材编制规则学问。湖北农学院石国其教授说,教材得与学校所在的农业状况发展规划相吻合,不能从教材走向教材、由课本推出课本,一句话,你得有地方教材,那些学生在学习后,能够根据当地情况学以致用,这才是农村职业技术教材追求的目标。当在抄写《竹溪县志·草稿本》的我,决定抽出其中与农业相关的部分,先期阅读抄写。再根据自己在郧阳地区农业学校学习的课程,结合《竹溪地名志》《竹溪土壤志》,编写一部本地的教材。细读精研省发职业高级中学教材,揣摩自己学过的特产专业教材,向县内农业技术人员请教相关数据,到农户找到老人在田间地头询问,两年后,那本薄薄地油印本,两三万字罢了,成为职业学校学生学习时,我的课堂教学之余的补充。后来一位局领导下校检查工作,说是未得上级批准,这种教材不得进入课堂,几学生传授。那本教材就放弃了,再后来,也不知丢到哪儿去了。现在记得的,是一年多时间的辛苦琢磨,哪些内容是可能成为学生以后用得到的,不仅仅是农业技术种子培育遗传研究,还有国内信息前沿研究成果;哪些内容符合县内那一片山地特色农业发展的,如果发展林果茶麻等特产的优势与缺陷;哪些内容在十年后二十年后可能会用到,那是企业场矿等工业,正是当时时兴的话题;还有哪些内容,走出农业进入城镇规划的范围了,那已经不是粗浅的技术而是管理人员组织规划前景展望啦。十一年后,我调动到一所普通中学任教历史学科,于是开始编制地方历史教材,那是整整一年跋涉于县内各处山川沟峁,奔波于名胜古迹遗址,记载抄写访问的日子,结束多年前抄写的县志资料,形成十余万字的文章。县教育督导室廖哲元主任推介,希望学校组织专人审核,可以在本校作为样本教材的。此事后来也不了了之。不说也罢。

 

  石国基教授对于教法,也有一句话,让我不能忘却:你得贴着学生教。教材服务于教学,可是再实用的教材,如果不能走进学生内心,正如一粒饱满丰厚的种子,即使播下田野,没有适合的气候温度,不能适应它所在的环境,怎么能够开出美丽的花,结出累累硕果咧。种子得迁就它的环境,寻找适宜它的土壤,找到它最喜欢的温湿度啊。我们的教法,就是这个营造环境的助推者。那是上世纪末,一位多年从事农村实用技术的专家,对着几十余名来自省内农村职业高级中学的教师说的话。很多职业高级中学的教师,如我一样刚刚走出农业技术学校,只有相关专业知识与技术,缺少教育教学知识与能力,没有驾驭教材教法的艺术,更没有研读学习过职业高中生心理学课程。从石国基教授的口中吐出,一位位学生在他的课堂如何学到实用技术的故事,鲜活的事例,走进我们心灵。也是那一年,十几种报刊百余元的钱,成为我学习的根本,我开始了每年以一个半月的工资订阅报刊杂志的历史。那时我的工资七十元零五角,当工资涨到九十元时,报刊订阅费也随之上升到近两百元,直到今天。如何贴着孩子地心走,成为我的研读问题,也是二十余年从教的课题。那几年,我的课堂教学,多数在田间地头,山坡树边,因为是职业技术学校啊,实用技术操作方法,成为我们首选。有我的课本知识讲授,有山野老农随口指导,有学生娃下地进田给同学示范,更多的则是翻翻课本,对照上面的图示分析相关的原理,比如剪枝,比如施肥,比如灌溉……

 

  次年,我参加高中教师专业合格证书考试,中专生怎么能够胜任高中生的教学咧,很多学生都是我过去的同学咧。读电大职大夜大自修大学的教材,抄写教育学心理学教材教法书籍,琢磨班级学生心理当天课堂教学实情,再加高中教师专业合格课程考试教材的学习,成为我的乐趣。然后是省城教育学院的培训,湖北大学欧阳第教授教我们要关注国际国内时事要闻,把它们组合成自己的课堂教学一部分,省教育学院杨常江教授让我们把自己的课堂变成文化文学文艺阵地,不能成为单纯的技术传授工具……他们的一句话,一个观点,一篇文章,转化为我们培训班一段时间的研讨,几十名省内高中教师热烈讨论积极发言,随州二中王大敏老师的发言,至今记忆犹新,多跟孩子们聊天吧。只有与他们谈心聊天,才能真正知道他们内心世界是多么丰富细腻,才能深切地把握教育时机切入最适合的角度,把教材教活,让课堂成为他们的乐园。蕲春二中的管永鸿老师,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师,也在我们一个班组,提议多写文章:只有写出来,才知道自己的思考是不是精细深入;只有提供给大家看,才知道自己的做法值不值得宣传开来;也只有写出来,才能整理出自己的一段时间经验心得是不是比别人有一点进步的。然后是回校后的实践操作,反思整理,创办一本校园刊物又成为我的活儿──交流阵地总得有人做吧,那又是一年一个半月工资,油墨纸张钢板蜡笔费,直到20059月,推出网络版本。这又让我想起刚刚走上教学岗位时,沿三一六国道的四十余所中小学校,几百名教师近千堂课的学习研讨。记得有一天,早晨在阎坝中学听课,遇到县教研室的教研员,他们组织地活动,被我撞上;下午到黄龙中学听课的我,又遇到他们,更有趣味地是,次日在龙坝中学再次碰到他们,那是相距百余里的学校,坐公交车的他们,骑自行车的我,因为着几位县内名师的课堂教学,相遇一堂。几百节课有相同的优点,更有不同的特点,那是一批后来纷纷走出山城小县的青年骨干教师,走向大城市走成名师的楷模,而当时,却是我课堂教学模仿地对象。只因为,想看看他们是如何贴着学生走,让自己的课堂成为学生的乐园啦。与他们研讨过程中,把自己所看到的课堂现象,听到的师生对话,所读过的理论书籍,呈现碰撞反思回味,与自己地课堂教学相比较,差距在哪儿,应当如何着手才能迎头赶上啊。这些文字当然成为那份刊物里面重头文章,油印小报在沿着三一六国道的四十余所学校散播开来,是不是也促成这些优秀教师成长的一部分助力咧!

 

  我想说的,不是别的,培训班上专家学者们的一句话或眼神,一个或几个观点,一篇文章或一本书,那仅仅是培训班上转瞬即逝的启悟或推动力罢了:它不是上帝之手,在推了地球一把后,再也不理睬它,地球依旧永不停息的沿着上帝规定的路径前行;何况我们现在都知道,并没有上帝之手这件事,更不可能有这样一支手,只推动一下后,就拥有永不枯竭的动力。想要前行,得自己努力,那是无数艰辛困苦折磨忧愁的日子。一如近三年来,我参加的三期国培班,视频上一段对话、一场研讨实况播放,平台网页上一篇文章、教学设计或理论探讨的研读,专家的一句点评指导附在自己学习心得后,同事们几句鼓励与精彩分析,参与别人文后附上的感悟,QQ群内十几名几十名天南地北同行的研讨交流,那都是自己愿意坚持前行的支撑与理由。更多的,是学习之后理论经验在自己课堂教学上的实践,课程知识在与学生交流中的操作运用,信仰坚守理想追求在心灵世界的沉淀。国培仅仅是为你指明一个前进的方向,哦,那儿有一盏灯,透过密密丛林,浓浓重雾,依稀可见咧。或者说,这儿有一条路,是前人开拓出来的大路,通向一个保证大家不会迷失方向的路,那是无数成功者走出的路咧。再不,它就是为你大体指出前行成功的可能,那些可能变成现实,却得你自己去努力实践。甚至于,它只是激发起你前行的勇气与血性,增添你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体力,让你略微抬头看见身前美妙风光,开拓出你体内潜藏的动力而前进。国培本身,并没有那种可能,让一位普通平凡不愿努力付出的人,只是听听课,记记笔记,想想大家的意见,就把这些内容全部转化成自己的基本技能,如臂使指灵动自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