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初次相识的惊艳

 

  国培报到,首师大的接待工作非常贴心,除去吃住课程安排等常规性的工作外,还在材料袋里装了一个漂亮的水杯,一张北京地图……心里感到暖暖的。

 

  仔细地阅读了研修手册,更是兴奋不已:齐世荣、钱乘旦、徐蓝、叶小兵、赵亚夫、朱煜、陈辉、张汉林……好多熟悉的名字都在这里。一直以来只是在以一种对教育虔诚的心情在拜读各位老师的大作,站在远处低处遥望仰望背影的各位大师,现在竟然能够面对面地聆听教诲了!对课程,充满期待……

 

开启智慧的阿里巴巴之门

 

  开班仪式上,周建设院长风趣机智,一个歌诀囊括中国五千年历史,而且这个工作是在学生时代就做的,令人心生敬意。我在平时上课的时候也很喜欢编制历史歌诀,但绝对达不到这种简约精炼的高度。周院长其实是在用浅显的语言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我们历史课究竟应该教什么?怎么教?这应该是值得每一位历史老师深入思考的问题。

 

  齐世荣老师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从自己的切身经历升发开来,用亲切生动的语言,让我们领悟了什么是历史。钱乘旦老师则从一个公式(自由市场+民主政治=国家发展)入手,小切口,深分析,鞭辟入里地详细解读了希腊城邦的民主制度与现代资本主义代议制的根本区别,自由市场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我们得到的启示不仅仅是问题本身,而是钱老师教给我们的思维方式:做学问,或者说从事历史教学,身担培养国家未来人才重任的我们,是不是该时时拷问自己:我们听说的甚至看到的事情能否经得起实证推敲?钱老师三个小时的讲座,影响我们今后的研究与教学导向;我们就要争取用三年的教学,引导孩子的思维方向。智慧的阿里巴巴之门存在于我们心中,一两句话,也许足以让她警醒。

 

  秋意浓浓落叶纷,首都师大感深恩。

 

  耄耋元老谈学史,坦荡朴实警众人。

 

  小切口,道理深,箴言二字重千斤。

 

  史学“实证”常思量:一个问题真不真?

 

我的课堂谁做主

 

  作为一线教师,课堂自然是我们的主阵地。所以对操作层面上的一些内容,也许多了一份关心。从徐蓝老师、叶小兵老师、赵亚夫老师、姚岚老师、张汉林老师到杨朝晖老师、张静老师、李晓风老师、李明赞老师、戴羽明老师,每一节课我都在认真聆听、细细的品味老师们的精彩讲解的同时,不断的思索:我的课堂谁做主?可能有人会回答:我的课堂我做主!我现在得出的答案却是不确定的。

 

  徐蓝老师的课标解读如醍醐灌顶,受益匪浅。在中学从事教学尤其是历史这样意识形态色彩很浓的学科教学工作,第一点必须抓牢抓实的就是课标。不能深入理解课标,就无法真正推进教学。我的课堂首先需要课标做主。

 

  叶小兵老师2007年长春的评课记忆犹新,2012年南昌的评课更加深刻。本次叶老师的三次课可以说次次可圈可点,没有虚话套话。风趣生动高效,务实朴实真实,可操作性极强。尤其是对教学策略的阐释,细微精当。我们的课堂需要有适宜的对策来做主,需要丰富的知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来作主。

 

  姚岚老师就教学设计展开了详尽的剖析,从三大板块的构架上,与我以前所设计的教学简案模版不谋而合。但姚老师站位更高,考虑更周全。尤其是关于每一课的指导理论与学情分析内容,值得每一个历史教者借鉴。最大的启示就是:每一堂课必须有主题,有关键词,有亮点,而这个主题就要为我们的课堂做主。

 

  张静老师为我们深入浅出地阐述了学习评价量规的制定和操作。这看起来都是复杂繁琐的,但这是一个发展趋势,而且在促进学生全面不断进步,教师准确把握课程的进展及学生的发展,意义重大。我们的课堂,是不是应该交给评价量规来做主?

 

  杨朝晖老师则向我们昭示了一个道理:教师的提升和发展根植于教育实践中的校本教研,而有效的教研必须有适宜的学校文化氛围和底蕴,而促动学校的变革和发展的重要策略是什么呢?也许,恰恰是一种普世的让每一个成员(教师、学生)都可以悦纳的“文化”。我们的课堂需要学校文化做主。

 

  我可以说是赵亚夫老师的一个“粉条”(就是比“粉丝”还要强悍些,一笑),因为从参加工作之初到现在,读了很多赵老师的文章。2007年新思考网的讨论更是充分验证了赵老师思维的深刻、独到和敏锐。赵老师这节课首先是把听者带回了19世纪到20世纪中叶的历史研究,发现原来我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超越前人;紧接着又进入全球视野下的课程改革大潮──虽然以前类似的文章看到过也思考过,但过去和现在、国内和国外并陈加之赵老师激情洋溢、极富有感染力的诠释,带来了更多的“震撼”及深度思考的渴望。我们的课堂,需要更广阔的视野来做主。

 

  张汉林老师的文章大约十年前就一直拜读,总以为是一位老先生,没想到竟然是干练帅气的阳光学者。张老师的核心主题是以学生为中心。用了大量的案例详解细剖,深入浅出,水到渠成。张老师的讲课尤其是最后一个讨论题的抛出,使我不禁思考:我们的课堂,是不是应该让学生做主?(关于讨论题,我保留个人意见,虽然我不知道命题者的意图和本题的评分标准,但我仍然坚持,最多给57分,我不认为学生这样回答是有创造性的表现,一切想象和推测都有应该建构在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没有任何资料能证明毛泽东去重庆是为了吃麻辣烫。放任学生如此戏说历史,绝不是严肃的治学态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误导学生的思维方式。)

 

  李明赞老师现身说法,以自己设计的《魏晋南北朝文化》为靶子,独具匠心地解读了历史教科书的文本开发,涉猎范围包括目标的确定及表述、重难点问题的依据及解决,从导入到过渡、小结等各个板块的流程以及历史材料的择取及解读,同时还针对性极强地介绍了竞赛型说课的操作方法。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在平缓中透视出老师的文化底蕴和驾驭教材、整合教学资源的能力。四中的选修课令我辈羡慕。当然,也和乡情、校情、学情密不可分。李老师提到了全国的历史教学比赛,我个人一直对这种一个团队打造一节课,几十天甚至几年磨一节课的比赛模式心存疑惑。“磨课”是否真的能成为一种常规教学状态而加以鼓励?我们的课堂也需要“磨课”来作主吗?

 

  李晓风老师则强调了知识和能力对教师而言的重要意义,历史课究竟以怎样的面貌出现?恐怕很难回答。简单点的课,也许活动就应该多一点,难度较大的课,老师就应以讲授为主,没有最好的模式,只有最合适的课堂。但无论如何,教师不断增强自己的学科专业素养,开拓自己的视野,都是必要而且是必须的。我们的课堂,形式绝不能为我们的课堂做主。

 

  戴羽明老师用圆润浑厚的津腔普通话标注了同课异构,听起来格外引人入胜。听了戴老师的讲解,才明了自己平时对“同课异构”的理解确实很狭隘,也很浅薄,还是需要不断的积累,或者做进一步“对反思的反思”。历史学科本身“科学”的属性有限,但历史教育的确是一门科学,值得挖掘和思索的太多太多……那有深度、大视角的反思就可以是我们课堂最后的主人。

 

  总之,我们需要用心聆听,用心思考,用心融会贯通大师们的思想,让自己从“小我”走向“大我”,我们会在实践中走得更远。而我们的课堂,就是需要由这样的“大我”来做主。

 

教育科研,想说爱你不容易

 

  陈辉老师和朱煜老师的大作,家里都有珍藏,也时时拜读引用并努力付诸实践。两位老师从不同的角度、全方位、立体化地详尽阐释了教育科学研究的各个层面,的确让我们有了努力的目标和方向。但许多老师目前面临的实际是:既是妈妈、家庭主妇又是班主任。我们也如陈伟国老师──沏一杯清茶,让思绪浮游,在理性的或者非理性的思索中,让思想的火花尽情碰撞,从而生成更深层更成熟的智慧。但娃娃的哭喊,家长的电话,诸多的检查……一直在催促着我们的步履匆匆前行。假如有思考,也许只能停留在片段的、表象的层面,很难深入更很难形成有深度的课题研究。所以,我想说,教育科研,想说爱你,真的不容易。但相信我们会努力,行走在教育发生的地方,我们的内心总是充满希望!

 

其实不想走

 

  忙碌充实而又饱含深情的日子总是特别短暂,漫步在银杏树下,徜徉在田径场边,彳亍在历史学院的楼道里,思考在图书馆的报告厅前……大师的教导依旧回响在耳畔,记忆如江南的梅雨一点一滴地在心中洒落,但离开的日子已经到来。结业仪式前,寇老师率领他的团队为我们播放的短片,制作精美,场面感人。从学员们上课、交流到联欢及四中听课,无处不显示出拍照及制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和独具匠心。徐教授和学员执手倾谈,张院长热情洋溢的讲话激励我们继续前行,周院长浑沉大气,十六字令临别嘱托更应牢记。周院长在讲话中提到了我的心得,更觉诚惶诚恐。

 

  结篇之际,忽闻家乡暴雪,京城却一派秋光,绿叶招摇。感喟国土广袤,教育的路也同样广阔悠远而漫长。不分千里万里,我们身担国家的厚望,负笈求学,来到首师大,聆听大师雅正教诲,对我们而言,这打开了一片崭新的天地;首师大从1954年立校,近六十载贤者雅聚,大师们传承文化薪火,孜孜不倦培养无数人才,这种高尚的德操之光将同天上主宰文运的斗魁星和象征民生的牵牛星永远交相辉映,令我辈景仰,感怀良久,一言蔽之:

 

  千万里、身承国望,负笈首师,躬聆雅诲开天地;

 

  六十年、心系斯文,滋兰九畹,永烁德光映斗牛。

 

  (非常幸运,本联上下各减去起始三字,作为敬赠首师大锦旗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