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去年的今天,我正在华师重温儿时的梦──参加湖北省农村骨干教师培训。作为中年的我们,上有年迈的父母要赡养,下有“家有男子初长成”的抚养义务,单位有繁重的教育教学任务,常常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突然远离家乡,虽然免不了有牵挂,免不了有眷恋,但能到一个崭新的环节里舒展舒展筋骨,陡然有精神抖擞之感,焕发青春的活力。

 

  儿时的我们初始新朋友,不需要客套,不需要任何仪式,只要遇见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当我拖着行李孤身出现在华师门口时,一位和我一样的老师冲我摆摆手:“嗨!我襄樊的,你呢?”儿时的情形重现,没走多久,我们的队伍渐渐壮大了起来,找寝室、找教室、买日用品……我们已经是一家亲了。

 

  盼望着上课,盼望着讨论,盼望着学术交流,重新拿起课本,闻闻那墨香,仿佛又是小学刚入学的一年级孩子。拿笔、做笔记、端坐认真听讲,畅所欲言地提问,大步流星去黑板演排,没有羞涩,没有胆怯,只有自信和天真。印象最深的是外教Lisa22岁的芳龄,一米七四的个头站在我们中间,有鹤立鸡群的高贵感,漂亮的蓝眼睛闪烁着智慧,性感的嘴巴象樱桃,踩着高跳步,挥着手飘进教室,带给我们欢快,自由和奔放。她不会说汉语,她总能根据我们蹩脚的英语揣摩出意思,还要伸出大拇指“Good\Great”赞赏一番,伴随着清脆悦耳的笑声,什么叫“从里到表”的享受课堂,Lisa的课自然是一流的。她教授的内容都是出自她五湖四海的生活照,从乡土人情到语音语法语调均渗透其中,生活即教材,活化的知识生动有趣,乐学、回味无穷。

 

  怎么看待我们从事的教育,这是我培训最大的收获。我们一线的老师,整天在教学生,老方法,老套路,甚至教老子的方法还在教儿子,但很少想:我为什么要教这些?我应该怎么教这些?站在不同的高度就会有不同的体会,站在国际的高度纵观中国的教育,或站在中国的高度看世界教育,会有截然不同的想法,那么回到我们自己的教室,再来看待我们的教育教学,就会经常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知识是教不完的,获取知识的方法和能力是最重要的。对于农村老师们来说,还有个很大的困惑,就是知识的无用论。很多的家长没什么知识,但随着改革开放,确实比工薪族富裕,从而对孩子不但没要求甚至“煽阴风点鬼火”,致使不少学生学习动力不足,有不想读书的念头。年轻的班主任给我们讲了关于她导师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他曾经带过一个大四的本科生做毕业设计(16周),他给这个学生的课题是给一台新型计算机编写应用程序。第一周老师先给这位同学一本相关的书让他弄懂。经过一周的努力,弄明白了。第二周到第八周都是这样。第九周到第十五周开始编程。最后一周写论文。这位同学顺利的完成了任务。毕业的时候,导师问他:“你这次毕业设计用到了大学四年的哪门课程啊,微积分?”“没有。”“线性代数?”“没有。”“C语言?”“没有。”“微机原理?”“也没有。顶多用到了英语,因为编程是用英语编的。”“那你大学四年都干什么了?你所学的所有的课程都没用啊。”这位同学傻了。但是老师又问:“如果你是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学生,你能16周完成这个课题吗?”“显然不可能。”“这就对了,你大学四年学到的是学习知识的能力,四年前我给你的每一本书你都要学一个学期,但是你现在一个星期就完全吃透了。”这个故事给了我很多的启发,我们现在学习的知识可能以后永远都用不到,但是你在学习各种不同的科目时总结的各种各样的学习方法、思维视角等都会伴随你一生。在你遇到新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利用以前的经验很快总结出解决新问题的方法。

 

  国培已经渐行渐远,但留给我的记忆却是深远而又刻骨铭心的!

 

  作者简介:

 

W020120904503449327632

 

  夏玉珍 行走教坛25载,一路充满泥泞、布满荆棘甚至偶有悲哀,但每有文章发表,教学小有成就足可以磨蚀心中的不快,瞥见课改途中的绿洲斑点,遂不觉步履轻快。“特色打造个人、魅力影响学生、激情演绎课堂”是我前行中的感慨。步入中年的我虽然没有达到“一览纵山小”的成就,但一路也收获了不少美景:年年有奖励,岁岁有论文(获奖)。08年参加编写《湖北省普通中学英语口语教程》,让我上了一个新台阶,领跑在课改的前沿,想缓步却找不到刹车键。我的教学格言:做健康之人,寻快乐之源,享学习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