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领导安排,让我们今天集在一起,说是由我来对咱们县教科研工作进行一次再培训,说一句实在话,听了这个安排,我就私底下犯嘀咕:有这个必要吗?对于抓教科研工作的书是一本一本的,都是专家大腕们写的,买来看看不就行了吗?再说在我们教师群体之间,有的老师做课题研究成果也是一项一项的,我这个人既没有教科研成果,也没有单独承担过一项省市级课题研究,叫我来讲教科研,我该怎么给他人讲啊!

 

  但我毕竟分管县级小课题工作,自己承担的活计,还能说什么?记得当时领导分我管理这项工作时说,我过去做校长期间,引领我所在的学校老师做我们信阳师院(想改为大学,至今也没有改成)教科院杨光歧教授承担的国家十一五规划课题《〈会学==学会〉教学思想论》的子课题,说那时我所在学校的老师都有学习劲头,是我以课题为抓手,做的不错。客观地说,我当时用课题引领教师专业成长,那时还没有教师专业成长这个名词,是杨教授告诉我说,办学品位的提升,教育质量的提高,重要的是抓住学校的核心竞争力──教师自我学习的能力提升。教师自学能力的提升需要以课题为抓手,请教育专家来做学术引领,教师自我反思,同伴互助,才能把教师引领到教科研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

 

  别人做校长期间,做课题研究工作,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但是,我知道自己承担《〈会学==学会〉教学思想论》的子课题研究工作,实际上我只是这个课题的主持人,干活是业务副校长和学校骨干老师的,我成了一个不下水的干鸭子,还爱荡着脚步,在田埂上指手划脚,这样说来,我多少有点官本位文化,官僚有那么一点点。我只是我,不能代表其他校长。

 

  还清楚地记得,我校当时承担这个课题的子课题研究工作,开题报告不会写,好在现在通讯方便,就打电话问杨教授,他把了一份中原油田承担这个课题子课题的结题材料,让我学习,从中借鉴。我如获宝贝,把材料拿回学校,给了业务副校长,让他比着葫芦画瓢写了一个开题报告,至于说,再在后来做的过程中,课题的过程材料需要哪些,结题报告怎么结题,中期评估如何评估,课题研究成了当时我学校的标签,一块金字招牌,工作总结上有,上级单位来检查,也常把它拿出来炫耀炫耀,可是,对于这个课题,解决没有解决老师们在教学过程中的问题,教师日常工作中,能不能把学校的子课题研究工作细化成自己的课题,我那时不仅不知道,而且当新单位领导让我主抓课题时,脑子竟然是一片空白。

 

  记得我在学校做课题的时候,常一知半解地告诉老师们:“问题即课题,过程即研究。”可是,这话谁不会说呢?重要的是老师究竟怎么提出问题?问题怎么就成为课题?研究有没有一学就会,一看就明了的可操作性过程?

 

  许多老师都是在“被工作”,包括今天来开这个会的老师,可能有同志也是“被开会”,领导接到上级通知,就让你来参加这个会,是个什么样的会,我不管,单位来个人就行,回到学校落实不落实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我们学校领导和来开会的人有这个观念,就很难让课题研究工作入脑入心,这样“被工作”、“被研究”的被动工作状态不改,想引领教师专业成长,可能都是理想主义。

 

  对于课题研究,怎么选题,怎么申报,什么时间申报,什么时间结题,怎样写开题报告,怎样收集过程性材料,怎样写阶段性小结,怎样通过中期性评估,怎样写结题材料等等,这些话题,我过去在第一实验小学、一中、二中,无论是进行课题发布会还是中期评估会,讲话的内容多少都牵扯到了。客观地说,那时我讲的东西,因为自己是草根,当然,我现在依然还是,有时觉得自己连草根也算不上,就借用别人的东西很多,比如潘海燕主编的《教师怎样开展教育科研》,韩建功主编的《课程改革中的教育科研方法》,刘良华的,陈大伟的教科研的专著读了不少。但是,我有一个主张,所谓县级小课题与省部级、市级课题有没有区别,县级小课题主张的是,教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一个乡村教师,自己做了课题,好不容易在上面立了项,开题报告也写好了,可是,他是一个人做的课题,解决自己日常教育教学中遇见的事,不像学校的课题那么大,他做的开题报告有人来听吗?没有人来听的开题报告有没有必要要求老师写。

 

  时下乡村教师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一周五天时间,本就是25节课,有乡下老师,一周带22节课,至少五个课头,每个课头都要备课,一学期,备课本就书写十几本,再加上开题报告,阶段性小结,对于文字书写量本身就多的乡村教师来说,仅仅为了结题和小结,这样过高的要求,没有让老师走上一条教科研幸福的路,而是让老师很痛苦,这个要求有必要吗?由于自己思想犯嘀咕,学校教师又是被工作,本来就觉得此项工作高不可攀,就有抵触情绪,于是,教科研工作就一直被束置高阁。

 

  面对这样一种工作状态,我尽管很焦虑,可私下也在不断地安慰自己,任何事情不能急,不可能一口吃个胖子。对于学校教科研工作,我用八卦“井”卦爻辞解释“井天需卦”,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井是用来吃水的,一个木桶,上面系着绳子,就可以吸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可是,天旱无雨久了,地表层缺水,让井的水位下降了,系木桶绳子又不够长,到不了水位,尽管吸水的人用尽了办法,还是吸不起水,这时就需要天降大雨,雨水浸泽地表层,井的水位才可以上升,这时,就可以吸到水。

 

  上面,教科研理论意义我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他是促使教师专业成长,提升学校办学品位,提高学校办学质量的有力抓手。只有做过课题研究的人才知道,如果你没做,或者做了,尽管也得过奖,但是属于假作,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教师除了不断丰富自己学科知识,但是,为了研究课题,还应具备其他邻近学科的知识。这就需要教师能系统地学习教育学、教育心理学,敢于提出问题,敢于发表不同的见解,敢于同困难、挫折甚至失败作斗争,能以百折不饶的精神与坚强的毅力坚守在教科研这个主阵地上,在批判质疑声中不断成长,才可能从教书匠成长为专家型的、学者型的、研究型的老师。

 

  从现实意义来说,我们已经进行新课程改革第二轮了,新课改要求教师由“他思让我教”变为“我思故我教”,从一个课程的忠实执行者成长为课程的研究者和开发者,这些都需要我们教师主动去工作,如果我们今天还不觉醒,迟早会被淘汰,至少应该说推迟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我们既然选择了做教师,就应该有民族复兴的责任意识。教师是教室的负责人,从实验主义者的角度看,教室正好是检验教育理论的理想的实验室,教师充满着丰富的实验研究的机会。“研究”是教师专业工作方式之一,本来我们的工作就是在研究,“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教师只有成为研究者,才能提升自身素质和教育质量。

 

  今年,我们市教研工作会传出一个新消息,省职称评定委员会在今后职评中,将逐步淡化论文,作课,也只有教师在教研室作的课获奖管用。在论文这一块,只承认CN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业绩条件将改为CN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和课题研究这一块。我过去讲过,课题研究获奖了,相当于同等级别的论文奖两篇。老师们很难在CN刊物上发表文章,有的老师也发了文章,大多是出版面费后才发的,随着今后管理规范,进入法制社会,这些现象可能不会发生,也许到了某一日,某些期刊上的文章也不管用。可是,老师要评职称呀,这就需要老师学习,走教科研这一条路。

 

  我想在今天告诉大家,我们省课题研究一共有两块,一块是省教科所的课题,一块是省教研室的课题。省教科所的课题今年管理也规范了,他的级别要比省教研室的高,因为他是省教育厅的公章,但是,他的要价要比省教研室贵。我主张,我们农村教师应从申报县里小课题和市级课题做起,一步一步来,成为研究者后,再做省级课题。各学校和乡村教研员应该申报省教科所和省教研室的课题,因为你们可以发动教师来做这项工作,工作起来,就相对得心应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