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初识豆,通过网名“悄悄豆”,我便判断她是个小女子。应该说,网友中不乏名字呈阳刚之气的女性,但真的知道豆的实名时,还是有点不太相信。李斩棘──这名儿可比咱爷们还爷们啊。

 

  名如其人,豆的名有点大刀阔斧的感觉,性格也有点大刀阔斧的感受──十分直率真诚,从不含含糊糊的,总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当然,除了性格外,她让我敬佩的地方还有很多。

 

  听豆的朗诵是一种享受。真的,也许是生在这穷乡僻壤的缘故吧,我身边普通话如此标准的同行很少,而能够在保持标准发音的同时,将一段文字通过朗诵演绎出其间内涵的就更少了。那次,豆的朗诵一下就震住了我。虽然朗诵的内容记得不甚清楚了,但那纯正的普通话,那处理到位的语气,还是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有时甚至有那么点嫉妒的感觉──要是我也能来上这么一手,那班级的孩子对语文的喜爱还不是顺理成章的?

 

  才认识时,并不知道豆是市小语教研员,只感觉她对于一些语文方面的认识有自己比较独到的见解。她也从不招摇,发现她是教研员,还是通过博客的一些文字反映的。

 

  说实话,我打交道的网友也比较杂。大多是一线教师,也有一些校长或教育局的朋友,但教研员遇上的还不多。可能是教研员事务比较繁杂的缘故吧,也可能是教研员都是专业化人士,不屑于网络交流与学习吧。但豆是特例。

 

  参与网络研讨能见着她的身影,自己还特意为方便网络教研申请了QQ会员,好去建群与朋友们交流。更难能可贵的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教育写作能力,检验自己对教育的思考是否正确,她还坚持教育写作。别说,还真颇发表了几篇专业类的文章。这点比我强多了。我顶多写那么几篇貌似杂文的教育随笔之类,专业类的比挤牙膏还惨。

 

  与豆交流,我大概就是她在一篇博文中所写的那“索取型”的吧。写过文,给她发个离线文件,附上一句“有空指点一二”。有时,哪时让她给我指点啊,就是为了让她修改。也常常一篇文章会改上很多处她才放过。缺资料,给她留个言,“豆,你有**方面的资料吗?”如果有,保管及时发过来。有时收罗到好一点的课例等,也会发到QQ或邮箱。最开心的是,那次还给邮了一套光盘及书过来。虽然感觉麻烦她挺多,有时也感觉不好意思,但转念一想,又释然了──谁让人家是专业人士,而我又以难得遇上这样肯帮人的专业人士呢?

 

  有时,她也会提醒一两句,特别是在她感觉到我的浮躁时。那段时间,写得太疯,豆便提醒我不要为了写而写。确实,身体走得太快,灵魂就会丢了,得停下来等等。那段时间,停下来了几天,为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反思一下自己到底走向了何方。

 

  总之,与豆交流,知道了什么是真诚、什么是直率;知道了什么是坚守、什么是成长;知道了什么是友谊、什么是同行……

 

  记得在《写在博客16级前》这个小文中,冒昧称豆为“斩棘”,她却在评论中说道:“对我的称呼我也喜欢,第一次这样称呼我哟,嘿嘿。”那就再冒昧一次,得告诉她──斩棘是我学习的榜样!为有斩棘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幸运!

 

  高中历史写稿交流群

 

  2007年史淑艳老师的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使得QQ群成为她工作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2008年建立了高中历史这个工作读书群。她说,群内极多一如杭州师大附中的长森老师,及时回答大家在教学中的疑惑、并且通过自己的历史阅读分享体会的老师还有许多。又如曹建平老师,虽未曾谋面,但是,通过群这个交流的工具,却可以发现他真的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历史老师,有的时候甚至想,如果我上学的时候能遇到这样的老师该是多么幸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