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人说“网络教研是一件很苦的差事!”而我却因和网络教研携手幸福并快乐着,而且是一路辛苦一路快乐;有的人特别注重结果,但我更注重做事的过程。

 

――题记

 

  现如今,网络教研这一全新的教研模式越来越受到各地学校教师的认可和青睐,因为它突破了空间和时间限制。在网络这一教研平台里,教师们可以随时随地与同行、专家面对面交流、研讨,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尽情享受教研闪烁出的思想的火花。可以说网络教研活动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一种教师寻求个人成长的追求。在这里教师们可以尽情挥洒才情,展现自我。对于学校来讲,网络教研也已经为学校的教育科研工作插上了理想的翅膀,实现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开展教研活动的梦想。

 

  今天,让我总结一下自己的经验,其实我的经验很少,如果不是李斩棘老师,如果不是因了网络,我不会学到这么多,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么远。

 

  一、巧遇李斩棘老师

 

  李老师的网名叫“悄悄豆”。记得我原来参与的工作室在黑龙江省网络教研会议现场展示的时候,是李老师一手策划的那次展示,从现场参与人员到网络间需要参与的人员,每个人的台词都是出自她一个人的手笔。因为那次展示的效果特别好,所以我开始注意她。不巧的是,因为没有参加工作室新年联欢活动,她、庄华涛我们三个人同时被工作室的群主踢出了QQ群。三个没了“家”的人凑在一起,各说各的苦衷,“大家都很忙,没有那么多闲余的时间参加什么联欢”。

 

  那段日子很难捱,没有了组织,没有了研讨的氛围,这对于喜欢语文研究的我们来讲,的确如她所说的----像丢了什么似的。忽然有一天,QQ信息有人拉我进一个群,打开一看,原来是同病相怜的李斩棘老师邀请我加入她组建的“商丘小学语文交流群”。她说:“布哥,来我这里避难吧?华涛也在。”没想太多,就加入进来了。

 

  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河南省商丘市基础教研室的小学语文教研员。我从不在意这些,只要大家投缘,能聊到一起,能在一起探讨有关语文的东西,我就很满足。经过一段时间的“招后买马”,工作室很快就壮大起来了。我们在群组里定期开展教学研讨活动,识字写字的、阅读的、习作的、口语交际的、综合性学习的,只要是与语文教学有关的话题,我们都拿出来与群友们一起讨论。我知道,我们都是一些不甘平庸的人,都是需要成长的“草根”。而悄悄豆就是这些草根的领跑者、知心人。

 

  二、我的博客之旅

 

  我的“新浪博客”成立时间比较短,刚刚不到一年。在我做论坛的时候,李老师就劝我弄个自己的新浪博客。当时我研究论坛正“上瘾”,也没有时间,所以开通博客这事儿就一直这样搁浅着。

 

  2011年初的时候,“商丘小语工作室”里兄弟姐妹们早就成了“新新博主”、“资深博主”了。因为在寒假里有闲余时间,所以就试着开通了博客。整个寒假都是李老师帮我研究怎么发帖子、怎么上传视频、怎么把我的课件弄进博客里。起初的时候,我感觉新浪博客升级真快,两、三天时间就十级博客了,挺有成就感的。可是自从我的博客升级到十级以后,我发了那么多帖子,怎么就不升级了呢?

 

  这就是我一直做到现在的原因。我这人有一个毛病,事情越难做,我偏要试一试,什么时候能升到十一级、什么时候能升到十四级、十五级?当我瞅着盼着我的博客点击率达到10万次,博客升级为16级博客的时候,我知道,我还要五万次的点击率才可以再升一级。

 

  其实,这只是题外话。博客带给我的快乐不仅仅在升级上,因为一年来在博客里,除了李斩棘老师,我还结识了很多教育方面的专家,接受了很多书本上读不到的知识。就在博客里,我认识了教科版小学语文三年级教材《转弯处的回头》的作者陈果,还有像黑龙江省小语界前辈白金生老师、国家级名师,教科版教材编委刘正生老师、哈尔滨市教研院的王传贤老师以及我的教科兄弟们。每天游走于他们的博客,拜读他们的文章,丰富自我的同时也会从心底里生出“品尝精神盛宴”的感觉。我认为:阅读是思考的基础,表达的基础。只有读的多了,你才会有更丰富的积累,你才会有提升的空间。

 

  所以,开通博客的意义不在于开通没开通,而在于你阅读没阅读、积累没积累。就像一篇文章读到最后,可能就是一句话;而一件事做到最后可能也只有一个意义。要想让这个意义更有利于你,那就要看你做事的出发点是什么,态度是不是很执著。我认为开通博客对于我的意义就在于──它改变了我的阅读方式,丰富了你我的精神世界,让我能走得更远。

 

  三、呱呱视频房间

 

  在“呱呱视频社区”里开通“呱呱视频房间(房间ID382420)”并不是我的本意。因为身边的老师们不大喜欢“崭露头角,”想自己再多练一练,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平台可以提供给他们。网友里哪方面的人才都有,既然大家有这种愿望,那就开通一个吧!

 

  有人说,网络是虚拟的世界,可我认为网络也有其真实的一面。尤其对咱们教育人。就看你平时是不是愿意与人为善,是不是乐于帮助别人。如果你做到了,别人同样也会对你有求必应的。

 

  我申请“杜尔伯特小学教研室”这个房间的过程特别简单:

 

  “给我一个房间?”

 

  “行!”

 

  没过半个小时,我就拥有了属于咱们老师自己的呱呱视频房间。

 

  有了这个房间之后,也更方便了我们的教学研讨:约上几个朋友,来到房间,用“屏幕捕捉”的方式学一学房间操作方法;一个单位几位老师召集在一起做一次集体备课;小范围的几个人在一起看一节课,很方便的。

 

  后来,我经常和李斩棘老师、毛家英校长一起来到房间,几个人凑在一起研究一节课,讨论几个教学方面的问题,其实磨课的过程就是个人成长的过程,谁参与进来都会受益的。

 

  其实房间的用途我认为还有很多,比方说:召开一个全县范围内的工作会议;有能力的老师搞个讲座;在单位因为时间来不及,工作之余约上教研组的老师们在这里进行教研后续思考,这些都可以实现。

 

  四、QQ群组研讨

 

  确立一个研讨话题,然后发动所有群成员以打字的形式进行交流研讨,是本学期开始在群组里兴起的一种研讨模式。经过组织和参与“杜尔伯特语文工作室”204585851、“商丘小学语文交流群79530682”、“教科语文之家主群113604171”、“鲲鹏小语工作室81299453”等几个群组的话题讨论活动,我发现这种研讨方式很适合咱们老师们开展教学研究活动。

 

  讨论中,老师们可以畅所欲言,可以什么都不顾忌,谁有好的观点,好的教学方法,都可以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共享。有的时候,群组里的成员因为意见不统一,甚至会争论得“面红耳赤”,这些都不是问题,就因为愿意研讨,我们才走在一起;就因为意见不统一,我们才有争论。其实,只有在这样的交流与碰撞中,老师们的专业素养才会提高得更快!

 

  西安的三百卷生老师六十多岁高龄,退休在家。每次网络教研的时候,他总是那么活跃,给了我们年轻老师那么多的专业引领;《语文研究与教学》杂志社的刘立凤老师,再过两年也要退休了,为了年轻老师的专业成长,还一直默默无闻地为大家服务着。有人说“教育还有一个名字叫—影响。”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们才会找回真的自我;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很明确,尽快让年轻一代的老师成长起来,尽早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既然选择了教育,那就意味着别人可以浮躁,我们教育人却不应该有浮躁。每当看到好友庄华涛、李斩棘、毛家英又发表文章的信息,我也会心生浮躁;当听说蒋岭的学生都出书的消息,我又倍感惭愧。但我知道凡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做,急不得!

 

  感谢网络教研给了我这种学习和思考的空间;感谢网络教研让我更早明确了我前进的目标在哪里;同时我也时刻告诫我自己,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