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如果说,支教是一份梦想,那么我们是一群急切地想将梦想转化成现实的人。从提议到几个月认真地筹划,20128月,夏日炎炎,我们由12位同学组成的支教团队,从成都火车站出发,带着几箱沉沉的物资,登上了西行的列车,也踏上了我们梦想的旅途。

 

  经过火车、大巴、县际班车、乡间小黑车等各种交通工具的辗转颠簸,历时十几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白乌镇大林乡大林小学。我至今还记得那天的夕阳,如一层绯红的胭脂,涂满了整片天空,美丽至极。大林小学是一所建在海拔3000多米平坝上的学校,经过米校长十几年的努力,最初几间简陋的泥土房现已改造成质量稍好的砖瓦房;水也已由山间引下,不用再跑几十里路只为担回一桶水。米校长是一位很有想法也很有能力的山区老校长,他在大林小学整整待了16年,为大林小学带来了很大的改变。据米校长介绍:凉山州正处于东南亚毒品贩卖的金三角上,毒品,艾滋病在这里疯狂地肆虐,又由于思想的闭塞,医疗条件的落后,很多村民染病后得不到医治,只能靠相信巫术来勉强挨日。这里的孩子很可怜,很多都没有父母,有的甚至一出生就带着艾滋病。与米校长畅谈一夜,我们了解了凉山州的一些大致情况,以及这里教育资源极度不平等的无奈现实。伴着高海拔地区特有的璀璨星光,我们度过了在大林小学的第一夜。

 

  十天的支教生活是十分短暂而快乐的。我们原本只设计了小学的课程,但我们的到来却把方圆几十里放假在家的学生们都吸引了过来,小到四五岁,大到十八九岁。因此,我们不得不新开了学前班、初中、高中的课程。我们十几个大学生,身兼数职,又当班主任又当任课老师,一人教两门到三门课。大林小学的教室里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

 

  在这10天的支教生活中有许多感动难忘的瞬间。有时早晨上课时,会有女孩子送给你一束她们沿途采摘的花朵,娇艳的格桑花上面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再看看女孩儿们如花朵般纯真美丽的笑靥,心情真的无限美好;有时放学回家时,会有小男生往你满是粉笔灰的手上赛两个苹果(盐源盛产苹果,味道极为香甜,每家每户几乎都种有几株苹果树),而且塞完立马扭头就跑,看着青翠欲滴的苹果,自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大林乡是一个彝族人口达到100%的彝族村落,我们的每一位学生都是彝族孩子,但他们都非常聪明,学习知识也很快。当为他们讲授《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等文言课文时,他们都能理解得很好,而且能联系到自身,说回家要好好孝顺父母长辈。当地孩子的英语基础较差,初三的孩子,有时连26个字母也认不全。平常也没有老师教他们英语,更别说纠正他们的发音了。所以他们在上英语课的时候格外认真,看着他们下课都坐在位子上一遍一遍记26个字母的身影,真的非常感动。

 

  除了感动,这10天中也有许多震惊和无奈的时候。让我记忆特别深刻的是一次家访。那天,我和一名队友去我们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家里家访,放学后她领着我们去她家。咱们走啊走,翻了两座山,绕了好几条河,还是没有到,每当我问她还有多久到时,她总是指着前方对我说:姐姐,马上就到了。最后到她家时,我发现我们整整走了四个小时。你每天早上都自己一个人走那么多路?学校八点上课那你每天四点多就起来了?小女孩儿轻轻地点了点头,把我们领进了她们家。那天,我才正真领略到什么是家徒四壁:这个房子是用黄土堆成的,屋顶是树枝和茅草,整间屋子漆黑一片,只有从房顶的一个小洞中漏进一束阳光。屋内有一股因长年密闭而产生的霉味,除了一张破旧的木床和一把挂在火塘上的水壶,几乎没有家具。后来,在与她病床上的父亲交谈之后,我们才慢慢了解她的情况:女孩儿的母亲很早之前就因艾滋病去世了,父亲的腿也因病菌感染,渐渐萎缩溃烂,失去了劳动能力,只能终日卧床,一家人完全没有经济来源,只能靠女孩儿下地干活,种出一些土豆到集市上卖。她从小到大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在课堂上我们教她写自己的名字,是她唯一会写的三个字,我回想起那天当她写出自己名字时激动的样子,忍不住鼻子一酸。其实,这些天她来上课,也都是偷跑出来的。她父亲认为家里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她念书了。我们再三与她父亲商量,请求能让她继续上学,但是无果。因为这样一来,这个家庭就彻底失去经济来源了。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我们从她家里出来时,女孩儿哀怨的眼神,她什么都没有说,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走远。那份无助,那份伤悲,我能感受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例子,在凉山,在四川,在中国贫穷的山区和西部,又何止她一个呢?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悲剧?而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离开的那天,我们默默地登上了去县城的小车,没有了来时的新鲜,有的是对这片土地和这里孩子们的恋恋不舍。车上甚至能听到队友们轻轻的抽泣声。再见了,大林的孩子们;再见了,这早穿棉袄午穿纱的内陆高原气候;再见了,那夜间永远都湿冷的被子;再见了,那璀璨夺目的星空。当车子驶到村口时,我们忽然发现前面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驶近了,脸庞慢慢清晰了,那都是我们的学生啊!小牛姐姐再见!小米哥哥再见!小金姐姐再见!孩子们在车下喊作一团,一边喊还一边追着车子跑,队友们也纷纷探出头去与孩子们挥别。这一份感动,我想我们一辈子都会记得。

 

  支教生活为我们留下的思考

 

  支教生活虽然短暂,但却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和思考。相信很多老师和同学都在网上看到过一篇名为《叔叔阿姨,请你们不要来支教了》的文章。当今社会公益是一个很受关注的话题,很多人有关心帮助他人的热情和回报社会的意识。但空有一腔热情是不够的,很多支教活动,形式主义且缺乏合理的安排,不仅没有给孩子们带去应有的帮助,还会留下一些不曾预期的伤害。因此,回顾本次支教,我产生了一下几点思考:

 

  1.关于短期支教和长期支教的思考。短期和长期是支教活动的两种基本形式,但是以学生为主体的支教活动都是以短期为主,因为学生平时有课业负担,所以只能利用寒暑假的时间进行支教活动。但短期支教的弊端是十分明显的:时间过于短暂,从而教学不能成为一个完整而系统的过程,只能为学生带去一些零碎的知识,所以最后的教学效果并不是很好;短期支教后,志愿者离开山区,就消失在了孩子们的世界里,孩子会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且多批短期支教志愿者的蜂拥而至,孩子们会有一种无所适从。所以,就算是短期支教,活动结束后志愿者们也最好能与孩子们保持长时间的联系,如信件来往,电话联系等,持续关注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有条件的话也可以持续的给一些资助和鼓励;长期支教需要极大的决心和取舍。中国现在的教育不平等现象非常严重,山区学校各项条件都十分落后,山区老师的工作待遇十分不理想。正如我采访南充二龙山希望小学一名在大山里当了三十几年代课老师的李老师说:现在我担心的是我的晚年,我和我妻子为这里的孩子们奉献了前半辈子,那我们的后半辈子有谁能帮帮呢?奉献精神是值得颂扬的,但我们在颂扬的同时,是不是也该为他们带去一些实质性的奖励呢?

 

  2.关于公益资金的思考。本次支教,我们团队是申请到了青基会和萤火助学等民间公益机构的部分资金资助,但是最后每个队员还是各自承担了一笔不小的支出,而我们团队中一些队友的家里本身也并不宽裕。学生该不该拿着父母的钱去做公益?曾经是我们一度讨论的话题。可能有人会说:当你们决定去支教时,就应当做好奉献的准备啊。但奉献是一种态度,而整个公益资金的运作是一个机制。教育支出是国家财政的一大支出,在帮扶落后地区的教育发展时,国家的身影应更多地出现。当郭美美等事件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时,一些或大型或小型或官方或民间的公益机构,也应该公开和改进自己的资金运作方式,重新发挥自己在公益事业中应有的作用。

 

  3.关于山区学生资助方法和教育方法的思考。这是我们在这次支教过程中发现的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本来,公众的慈善意识增强,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山区孩子的发展,应当是落后地区的福音,但在外界一次次物资的援助后,当地的孩子们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的拿来思维,很多时候他们都在等待着别人给予而不是自己争取。而且志愿者们带去的,关于外面世界的描述,在一定程度上激励着山区孩子走出大山的决心,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着他们因为地区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落差感。大山里孩子们心灵的发育正在随着大批志愿者的进入而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孩子就是希望,他们的发展决定着那些落后地区未来的发展,因此怎样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怎样的教育方法和资助方法能让孩子们形成自强自立,建设家园的思想,这是一个非常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支教的过程中,我们觉得应当多以一种奖励的方式发放物资,让孩子们知道有所付出才能有所收获,想要的东西应当自己争取而非等人给予,这样的效果比直接发放物资要好的多。且要培养他们努力学习,建设家乡的思想。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外界的帮扶始终不是解决一个地区发展的核心方法,只有为这些地区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并使这些人才回报家乡、建设家乡,才是发展这一地区最长久也最有效的解决之道。

 

IMG_1263

 

  {去班上一位同学家里家访,路途遥远且难行,可她却每天都要踏着这条泥泞的山路来上学}

 

IMG_0871

 

  {我们给孩子们送去了书包和文具盒,男生是蓝色的,女生是红色的。孩子们拿到书包就像是得到了珍贵的宝物,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IMG_0853

 

  {孩子的笑脸,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作者简介:

 

_MG_2561

 

  金旖楠 女,浙江省绍兴市,西华师范大学本科大三学生。我是个性格活泼的90后姑娘,爱旅行,爱摄影,爱看书。小时候琴棋书画样样学过,但却样样都不精通,只能在闲来无事时玩玩笔墨,弹弹古筝,不登大雅之堂。爱体验新事物新生活,这次支教起初是一种尝试,但最后变成了一种启示。路上种种,让我收获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此文也算做一种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