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站上讲台的那一刻,我并没有产生那种初为人师的神圣感觉,相反,那一刻的我仿佛一个临刑前的死囚,心里似乎塞了二十五只耗子──百爪挠心。上课铃还没有打响,但由于有班主任的坐镇,这群平时异常活跃的学生们早早安静了下来,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我,似乎在用眼神问我:你,能行吗?

 

  在这种时候,我想,我应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死寂。于是,下面一段话便脱口而出:同学们,你们好。由于今天是我第一次上课,还望大家多多配合。本来开场白应该到此打住,可由于自己满脑子都在劝自己别紧张,于是,“请别紧张”便顺着舌尖划了出去,倒成了我劝他们别紧张了。一时间,他们也顾不上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班主任了,可爱的学生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应了我:老师,你别紧张!我呆立当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幸好上课铃替我解了围。为了消除刚才的尴尬,也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吼出了以下一句:class begin!(又一个笑话,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丝毫的觉察,还是课后跟学生交流时他们给我指出来的饿。真是羞煞人也,亏我还一度在他们的作文本上大言不惭地圈出“注意三单”的红样呢。当然,这是后话,当时的我依然蒙头上我的课。)

 

  互相问好之后,我便开始把指导教师在隔壁班上的内容开始了一五一十的搬运工作。(之前,我在听指导教师上的同一课。为了保证能合理控制时间,我放弃了自己为之奋斗了一整个下午,并获得指导教师首肯的教案,从这点来看,我应该属于保守派)我一板一眼地模仿着,甚至把指导教师在隔壁班叫了多少学生操练对话都一一搬上。由于不知道学生的姓名,我游走在教室间,重复着“your pair, please”,“how about you”(这点弄得学生们也有点紧张,这也是课后他们告诉我的,他们说:平时老师都在讲台上点兵点将,我这样四处流动作案弄得他们每个人都很不自在,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我点上。真是汗颜。)

 

  不过,总得来说,半节课下来,还算风平浪静。不过,真正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板书,那个曾令我煞费苦心且寝食难安才换来及格,混充可以让考古系教授为之汗颜的我的强项,终于要大白于天下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我横下一条心,抓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刻起来。结果倒也没让我太失望,只见我的两行蝌蚪文一如蚯蚓乱舞,一如螃蟹醉酒,两行斜字直冲云霄,要是黑板真有无限长的话,我绝不愁自己的字飞不上天去。(搞笑的是,就为这几个字,他们的班长还找上了我,说以全班同学为证,他的字跟我的有异曲同工之妙。本该英雄惜英雄,可一想到如今自己为人师表,只好故作老成地劝他好好练字,切莫步我后尘。)

 

  一堂课45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同学们还算配合的配合下,我抓着一手汗,完成了这堂课的教学计划,时间居然还刚刚好。不过一摸头,居然挥汗如雨,天,这可是612度的低温天,我晕!

 

  作者简介:

 

我的大头

 

  姚贺国 滨兴学校一园丁,乐山乐水乐平生。读书写作素来爱,运动旅游闲时泰。钱报杭报教师报,报报有参与,区级市级国家级,级级在攀登。有论文发表于核心刊物,有诗歌刊登在柏风诗刊。读读书报看世界,当当驴友游天下。不求闻达于朝野,只愿陶然于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