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教过18年书,上过无数节课,甚至有些公开课、比赛课被专家誉为“经典”。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却永远无法忘记201318日的那节复习课。

 

  不是因为那是个特别的日子,也不是因为那是节复习课,主要原因在于在那节课上,我做了一件“蠢事”,一件大大的“蠢事”,令我后悔不已,如今想来还深感惭愧。

 

  事情是这样的:快接近期末了,我所执教的思品课也上完了。今天的第一轮复习之后,四(3)班学生的状态非常好,该掌握的知识点他们基本都能够对答如流。我在庆幸自己教学高效的同时,也暗喜所教的学科受孩子们喜爱。我这人就是这个特点:喜欢当堂内容当堂落实。虽然十次作业早已完成,但想到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于是我想加做一次练习,把今天复习的内容再次巩固。于是我清了清练习本的数目,该班有62人,可怎么数,也只有61人。我生怕自己数错了,就又数了一遍,还是61人。

 

  “这怎么行,明天学校要进行期末常规大检查,不仅要看质量,还要数数量,缺1本都是要扣分的。”想着想着,我亮了亮嗓子,大声问道:“上次的作业哪个同学没交?请同学们迅速地在自己的书包里找一找。”我话音刚落,孩子们便七手八脚地找了起来,可半天没人回复。我扫视了一下全班,他们个个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这就奇了、怪了,我们班不是62人吗?难道我数错了?”我自言自语过后,就又数了一遍,确信自己没有数错时,我又等了几秒。我这人,就这样,一根筋,期盼此时有人能站起来说:“老师,对不起,我没交。”可惜呀,可惜。始终没人主动承认。

 

  这下,我有点火。“老师又不批评你,你没交,现在跟我说一声,补做完,不就行了。可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呢?”嘟嚷着之后,我变换了一下方式“我现在念名字,同桌互相监督,听听谁的名字没叫?”我逐个念起名字来,也许是教室的说话声音比较大,或许是我声音的穿透力不强,当我把一摞本子的名字念完,请没喊名字的同学站起来,可是竟然还是没人站起来。

 

  这下,我真的火了。“难道所有人的名字都叫了,这真是奇怪了?6261个名字?今天哪怕是不做这次作业,我就不信找不出这个人。”看着从未发火的我,今天发这么大脾气,孩子们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有些同学小心翼翼的翻找着书包,有些帮着同桌找,教室里似乎安静了许多。停顿了几秒钟后,我使出了“最硬”的一招:叫一个名字,出去一个。这个办法,你总逃不脱吧!最后,教室里终于留下一个女生。她怯怯地望着我,我很生气的走到她跟前,生硬的说:“你的本子呢?找找。”女孩小心翼翼地拿出本子,“我第一次念名字,没有你的,你怎么不说?……”问题接二连三的向她扑去,孩子觉得不知所措……

 

  下课铃声响了,这节课结束了。本子虽然找到了,可我的心却空空的。回想着那一幕,气急败坏的为了找一个本子,原本计划的作业落空了,自己教育缺乏耐心与爱心也暴露得一览无余。是的,本子是找到了,可我却牺牲了其余61个同学的十分钟作业时间。这个代价值吗?不值,真的不值。

 

  这节课结束了,但留给我的思考很多很多。这虽是一件小事,但诸如此类的事情常常发生在我们教师身上。气急败坏时,缺少了理智,缺少了思考,没有了儿童立场……如果在今后的工作中再遇上类似的情况,我绝不会气急败坏地去处理。教育不欢迎“气急败坏”,“气急败坏”的教育注定是“失败”的。

 

  作者简介:

 

陶小平 (2)

 

  陶小平 武穴市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湖北省科研之星、黄冈名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黄冈市“巾帼建功”先进工作者。公开主讲过各级各类的示范课、比赛课达50余节。《校园里的一处景》习作指导、讲评课在“湖北省习作教学研讨会”上荣获一等奖。先后参与5套校本教材的编写,有20余篇论文在《小学语文教师》、《湖北教育》等正规刊物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