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冬去春来,光阴荏苒,弹指间已工作八年。那时光之书,随着岁月的风雨,翻过一页又一页。不知何时起,自己已经习惯了办公室与教室间生活,能潇洒自如地在讲台上谈笑风生,和孩子们一起探讨学习的乐趣。毕业一届,又接上一届;送走一批,又迎来一批。忙碌地见证着孩子们的成长,从高一的青涩天真到高二的懵懂与好奇,到高三的干练与成熟。蓦然回首,时光已悄然褪去自己当年初出茅庐的稚嫩与天真,自己成长已也悄然而至。

 

  仍清晰记得我的第一届高三。众多的孩子中,翔这个名字在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翔,是一个阳光型男,酷爱运动,球场上他的身影随处可见,只是学习成绩不理想。初接触他时,觉得他应该来自富裕家庭。当看到他的家庭情况登记表中,母亲是个体户,父亲一栏却是空白。心里虽感到诧异,但没在意,可能这孩子忘记填了吧。那是十月吧,翔整个星期没有来上学,我去他家找他。才了解到他决定不上学了。他有一个哥哥已辍学打工;而翔的父亲早年因病去世了,母亲靠一个衣服店维持生计。在我极力劝说下,他回到学校。他很坦诚地告诉我:自己也希望好好学习,只是自制力比较差,受不住球场的诱惑,反正学不好,干脆不学了。回到学校的第一天,我给他写了一个纸条:“翔,我相信你会有出息的,只要你努力学习,乐观对待生活。我对你有信心!”

 

  自那以后,翔换了个人似的,非常努力地学习,我偶尔早起,早上五点半去教室,他已经一个人静静地在复习了。努力的同时,他仍旧偶尔去打球。球场上的他,笑容满面,自信满满。

 

  后来,我也没怎么特别关注他,因为那段时间自己正遭受信心危机。或许是经验不足,或许是方法不当,我所带班级的学科的成绩很糟糕,信心遭受严重后果打击,每天愁眉苦脸,心情郁闷,开始怀疑自己的教学潜力,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教师,也无心顾及他。十二月份的某天中午,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桌上有一封信。里面只有一张纸条:“老师,我相信你是个出色地老师,请继续努力,乐观地对待,我对你有信心!——翔”

 

  正是他的这张纸条给了我一份“春的温暖”,要不然,我的教学生涯可能已经冰冻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我重新梳理自己的教学,积极反思自己的每堂课,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有了长进。那一段时光,我和翔一起努力,只是我们俩的目标不同而已。

 

  翔在那年高考前,幸运地通过了空军飞行员的体检,最后被某空军学院录取。此时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了。他的乐观与坚强雕琢了我的一段成长岁月。

 

  20089月,我接了一个新班级-202。从一开始,我就下决心与他们搞好关系,让他们喜欢英语课。每节课,我都精心设计,努力展示幽默风趣的课堂风格,让他们感到英语学习的乐趣。课堂上,我时常会作一些延伸,或是做人的道理、或是做事的原则、或是感恩父母的爱。他们也渐渐地喜欢上了我的课。因此,我自我感觉良好,更加随心所欲的上课。

 

  十月中旬的一天早上,因家庭琐事而心情郁闷,上课后又发现很多人没交默写本,心里顿时燃起怒火,大声呵斥“未交默写本的同学站起来!”。大多数未交的学生都马上站起来了,除了张谨同学,不肯站起。我大声提醒他站起。他低着头,两颊绯红,就是不站起来。我觉得颜面尽失,但又不好辱骂他,只好赌气说:“你不站起来,我们全班的课也不要上了,你们自修吧!”我以为拿出“杀手锏”,他会就范。结果,他仍旧没有站起来。整个课堂气氛顿时凝固了,陷入了僵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整节课,我可以感觉到全班学生都在煎熬中度过,最终是那个“下课铃”解脱了我们。我一脸怒气的离开了教室。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张谨就怯生生地走进来,说:“老师,您别生气了,我向您道歉?”我本能的答应了他。

 

  谨:老师,您别生气了,我脾气倔。刚才一时任性,觉得你看不起我,所以不肯站起来。

 

  我:什么任性!分明是没把老师放眼里吧,更不用说尊重老师了。

 

  谨:老师,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聊聊。

 

  我:为什么?

 

  谨:老师,您已经接近一个月没有叫他回答问题了。我觉得你完全把我当成透明。前天,上英语课,“开火车”式提问,轮到我的时候,你就停了,没有提问我。

 

  我:噢,我想我是无意的。可能刚好问题没有了。

 

  谨:老师,我很在乎你的课,我不是故意的。

 

  我:噢。你先回去吧。晚点我再处理这事。(心里怒气已经消了)

 

  谨回去之后,我思绪翻腾,猛然记起,某个课后,他特意跑到办公室要和我聊聊,而我因为忙而拒绝了他。

 

  第二天,我马上主动找张谨谈。他承认他是觉得我故意没有叫他回答问题,看不起他,不与他聊天。最后,他主动提出要当着全班的面向我和班级道歉。

 

  事情至此虽已平息,我却深深意识到我的过错所在。其实,张谨其实给我上了一课。这一刻,犹如燥热夏季的一场“暴雨”,使我清醒地意识到教育教学本身本就是一种沟通,而沟通应该是双向的,不是单向的,不是教师一味地向学生展示自己知识和魅力,需要时不时地倾听学生的声音。自那以后,每接触一个新班级,我总是向他们强调,对老师有什么看法和意见,欢迎来我老师沟通和探讨。

 

  随着四季的更替,时间的流逝,学校的点点滴滴凝结了孩子们的一段段成长,时光如梭,斗转星移,也汇聚了我的一段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