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校领导闲聊,提及他最难忘的一节课,余丙君总喜欢谈他的高中语文老师欧胜宝,印象最深的一节课,是他随手写下几乎占满了黑板的一个字,爱。顺便补充一句,那年欧胜宝刚刚人省城参加书法大赛回校,拿回全省一等奖第一名,据说,远远地把一等奖第二名的得分抛在后面。哦,那个繁体字谁也不认识,欧老师从文字音韵训诂谈起,熟极而流的引征,经这个班级学生事后翻捡各种字典查证后,没有差错失误的。让这个班学生,嗯余丙君的同学们,不仅仅喜欢上书法,还琢磨古代文化经典书籍什么的,不少人最终走进杏坛。十几年后的今天,余丙君他们那一届同学,遍布于县内各校领导岗位。当然,这一批教师的学生,书写风格微微带着欧体特征,是无法避免的。那是教师的绝招在课堂上产生的深远影响之一吧。

 

  书法精妙,文功深厚,教育艺术卓越,还有他高超的写作水平咧,是欧胜宝老师的绝招,那么他的绝招是如何修炼而成的呢;常常参与国家级培训班担任指导教师的欧胜宝先生,他又是如何给学员们讲课,让一线普通教师们修炼成他们的绝招的?还是让我们先看看欧胜宝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素质,修炼出自己的绝招吧。

 

  依稀记得,一位穿着整洁素朴的身影,从县一中木板楼台阶上走来,这就是欧胜宝吗?那是在1988年,我在一所农村中学任教,自费办着一份名字叫做《豆蔻心声》的小报,第四版发表教师关于教育教学的文章。看到这份小报的朋友,都向我推荐一位老师,欧胜宝,这位从湖北省教育学院进修回家的教师,在县高级中学任教,遂产生向其约稿的念头。那份随着我的调动编辑室地址随之变动的小报,能够坚持下来,与欧胜宝老师在那时候就成为特约编辑及顾问有关咧。

 

  龙山洼,是流传着朝秦暮楚这个故事的地方,欧胜宝小时候,当他抬脚就走到秦国,极目远望,涌上心头是什么?当他在收脚回楚国的当头,心中又转的是什么念头?洞沟河,距离县城西七十余里地的秦楚交界之所,秦地的剽勇善战与楚人的文采风韵,熏陶磨砺出欧胜宝这样一位不同溪人的才子么?很多年前,每到腊月,就有一个小孩子,十岁左右,在河边的街头,摆一张破桌子,上面有一摞红纸,桌正中是裁定的空白纸。纸旁边,是毛笔,石墨条与一方砚。这位小同学是欧胜宝。正月呢,每当他走到一户人家时,首先看到的是什么?是对联,是贴在门两边的对联,那些或好或差的字,在脑海里生了根。只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那个以工分记收入的年代,农村人家,是没有钱买书写工具的。在洞沟河上边不远,是秋沟塘,那条古驿道边,有着数不清的破旧老青砖。欧胜宝有清水洗净后,那就是他的纸了。而笔,是一支竹管,竹管的一端,塞着一些从大队养猪场捡拾来的猪背粽毛。至于墨,那是河里谁也用不完的水了。再后来,欧胜宝就走了捡纸烟盒的路。盯着吸烟的人,只为了那可能吸完了烟的空盒,有多少叔伯祖爷看着欧胜宝,在还没吸完时,就抽出烟支,把烟盒扔过去的呢?欧胜宝已经记不清了。然后,是整理好几份十几份一叠,用针线端正的钉好,成为一个本子,练字本。山脚下那间简陋的小屋,整齐地摆设着他从各家各户收集来的香烟盒,那是一个没有纸张的时代,1962年出生的欧胜宝在流连于别人门框上的对联时,便开始了收集香烟盒的历史。香烟盒上,是铅笔字一笔一划的影印,一笔一划的描红,然后是钢笔在铅笔印迹上一次书写,再往后是毛笔一个字一个字的勾勒。一张香烟盒四次书写,谁能够想到,写出了十堰市有名的书法家来呢!欧胜宝老师备课教案,学生作业批解,平时便条留言,与朋友联系,都是用毛笔书写的呢。

 

  欧胜宝老师,他每年订阅的报刊总是没少于两个月的工资。语文教育类《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学习》,语文知识类《语文报》高中版及教师版,还有《书画报》等,而《新华文摘》更是几十年来一期不少的。订阅是为了学习,不是装点门面。这些书刊也不是他学问的根本,他更注重的是经典名著以及中外大师作品,但他也爱看杂书。《诗经》《楚辞》《爱的教育》《梦的解析》。从文学艺术到教育教学,从政治经济到棋琴书画,从《春秋》《左传》到《理想国》《纯粹理性批叛》,欧胜宝教师涉及的书籍类别之广泛,影响了他身边一大批人。上世纪末,县内举凡进行大型教研活动,评委总少不了欧胜宝老师的,这也进一步扩大了他的教育思想扩散速度。当年的我,发誓要听完县城周围学校语文教师的课,那也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我用两年时间做到了。那时对升学率追求没有今天这样变态的时代,才可能做到的事。今天,教师必须要坐班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做这样的事了。无疑,欧老师的课是最好的,在古文讲述时,他是老夫子;在现代文讲述时,他是奔走在时代前列的演讲家;在讲作文时,他是描绘生活刻画人生的大师;而在对学生辅导谈心时,他又成为学生的大哥哥了。那几年,我与他走访了他所带班学生大多数的家,那是分散在县城周围上百里地的范围呀!那是一个暑假的事。

 

  那次会面,欧老师为我报写了一篇小说,名唤《变态》,寓言味极浓的。县文联机关刊物《绿野》编辑看到我送去的刊物,选载了这篇文章,后来,欧老师共为我刊写作近十篇小说,推荐学生作文数十篇。而《变态》一文,至到今天,我仍然认为是竹溪县必须写进文学史的一篇文章,其意义与当年写文革后时代的农民觉醒的《一车好炭》相当,那是竹溪作家野莽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作品,依靠这部作品,野莽他走出竹溪,走到省城,走进北京城。《变态》那篇文章,也成为二十余年来,我所带班级坚持为学生讲述的一节保留课--不是语文教师的语文课。订阅报刊杂志每年用去一个关月工资,也是从认识欧胜宝教师后才开始的,不不用说,立志于学,我是在那个时候下定决心的,而在《读书》等国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也是与欧胜宝老师交往以后才有的事吧!欧胜宝教师不仅仅影响了他的学生,他的同事,他周围与其交往密切的朋友以及一切可能产生接触的人,所以,十堰市第一高级中学,没有听过他的课,就把他从偏远贫穷地学校调动到该校了。

 

  绝招的修炼离不开出生地历史文化的滋养,千年以降的风气习惯潜移默化地转化生成你的人生底色,坚韧执著且早早起步的念头,就在这些岁月里暗暗滋生的吧。这两点只是绝招生成的基础,却不是必然条件,多年坚持读书钻研、广泛涉猎古今中外的文化典籍,把教育思想理论转变成自己地实践操作,并在实际中验证修正形成自己的特色,再行诸文字,与社会各界朋友交流探讨订正提升自己,最终才真正形成自己的绝招的胚芽。此后用一生来磨炼这个绝招,使之辐射影响着拥有者身周所有人,荟萃绝活于一刊,让阅读到这份网刊的教师有模仿学校的路径,就是我们办这一期刊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