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教育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我没有能力也不想从教育的艺术或者艺术的教育角度展开论述,只是想提出一个小小的问题,我们每一位教师,能不能在自己的教育行为中,增添一点点艺术味?

 

  所谓艺术味,说通俗一点,不过是教师身上具备的一种魅力,激发学生对于学校学习教材内容个性养成品德修炼等等的喜爱,从而葆有一种激情并持续不断地钻研探索它们,并养成一种习惯形成一种品格最终成就一位健康的个体罢了。它在机械生硬灌输式教育充斥校园的当下,显得如此稀缺,厌学时代的学生如果遇到一位有艺术味的教师,是他们的幸运。无法否认,今天的校园有不少有激情有信仰有能力的好老师,他们让每一位学生喜欢学习并有所得,大多数教师却不是如此的。如果每一位教师增添一点点艺术味,这些优秀的教师将具备一个更高的素质展示自己所学,普通教师也将会走入一个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吸引孩子们更喜欢学习了。这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幸运,也是我们教育的幸运,更是国家的幸运。

 

  这就是我们推出这一期校园艺术家专刊的本意。里面有艺术修养高深的教师,他们在国内外艺术天地有成就,不仅仅是自己的作品极为优秀还培养了一批批有成就的学生;更多的是学科教师,他们喜爱艺术并在业余时间全心全意致力于某一领域的研究探索,这些素养丰富了他们的生活,提升了他们境界心胸,影响熏陶着他们的学生,还为自己的课堂教学增光添彩,吸引激发了一批批学生围绕着他们艺术修养领域研修探索着;少不了刚刚走入这个天地的新手教师,惊奇向往羡慕学习,这是他们走出的第一步,自然也有小学生中学生们,有多年研习的小小高手,有走出中学大门将步入大学殿堂的学子;他们构成了今天的校园艺术家群体,我们希望在今后的时间,更多的校园艺术家加入我们队伍,引领师生喜欢艺术,钻研艺术,提升自己的艺林修养。在校园内缺乏艺术作品展示平台的今天,网刊《师说》的读书行走栏目将陆续刊发校园艺术家们的作品。

 

  艺术味,其实就是教师创造性进入教育状态的外在表现,它是教师个性特长与教育修养结合后创造力的外化。没有个性的教师,没有特长的个体,没有精深教育理念修养并在实际教育针对具体情况变化运用的手段,是不可能有艺术味的。这也是我们很多教师在向名师大家们学习之后,机械运用他们的一课一技却往往败北于自己的课堂原因。有个性,有特长,有理论,有运用时变化之妙存乎一心的机智,才能够成为名师的。给自己增添一点点艺术味,您走上了这条名师之路的第一步啦。

 

  具体到课堂教学来说,让自己的课堂有趣味并注重实效性,让学生喜欢学习并有所得,就样的教学样式是艺术味。三十年前,我读书时遇到过这样的老师,地方史志学者曾忠平老师,故事篓子徐老师,尝试教学第一人宁力老师。

 

  曾忠平老师,在他的语文课,一个小小的词语里,总有一段掌故一个名山古寺出现;一片片短短的文字里,往往也珍藏着一段凄迷哀愁荡气回肠的故事;平平常常简简单单朴朴实实平易的叙述里,在曾忠平老师朗读时,却也让人体会出一缕缕别样的情怀来。欲说还休推脱难绝的心情,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无词可传的尴尬,更多是脉脉流动着热血与爱心、深情与护持,对这片土地这儿的人民。时时间杂对家乡民俗风物简单述说,古城人物的三语两言点评,学校的过去来历与发展波折,让我们怀疑曾忠平老师,这是一位班主任吗?是一位语文老师吗?是大哥哥还是一位父亲呢?是校长是主任是督导是检查员?是历史文化的保护者?是民俗风情的宣传人?一篇篇课文在故事与叙述时,人物与场地、风景与农俗、情义与恩爱、维护与背离、凶恶与仇恨,完整通透清晰明了的呈现在我们面前。课外时间,曾老师也会如别班语文老师一样,一黑板一黑板的抄写,往往是几篇课文学习后,表格与对比,分类与区别,相同点与相异点,这些表格打乱了课文前后顺序,似乎不相干的课文,有着相同之处,而哪些相同明显的文章,却又区分出差异与独特来。这些表格进一步让我们知道掌握了文字背后的秘密,叙述里面的奥妙,字里行间没有说出来的话,还有那些想说明而不能说不好说不愿说的情愫。

 

  徐老师,一位开店铺的老板,学校时常缺少老师,就请外人带课了。第一节课,胖胖的徐老师走来教室,对我们说,以后我给大家讲语文课了。你们学校缺少几位老师,特别是教语文的,听说过我的名声,在山里山外很多学校带过课,学生考试的成绩一直不错,于是就请我来了。我也很有信心,你们有没有信心呢?在他的课本上,天头地脚侧,批注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注音解释,来历典故,出处引用,比喻引申,近义反义同义,只要与这段文字有句话有关联的,都一一列出呢。涛涛不绝的讲述,让我想起大街卖老鼠药的,挥动着手中大瓶小瓶,声嘶力竭地喝彩,大老鼠吃了不得动,小老鼠吃了不得动咧。这样的老师,怎么能够让我产生信心?我翻开课本,一个故事,近日在家里听过的事,徐老师提及一句话抓住大家的听觉神经,那个故事与我们听过不同,细节上有出入。人物名称具体,时间地点清晰地呈现出。只是,那个故事在徐老师的讲述中,怎么与课本也联系不上啊。可是,我们很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哦,徐老师说,以后每节课前,三五分钟时间,我会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的,书上的城里的,你们身边的,然后再学习课文,好不好?不过,徐老师胖乎乎地脸绽出笑,说,如果有一大半的同学,在课堂上回答不了我的问题,或者是作业有一大半同学没有完成,下一节课,就没有故事了哟。

 

  可恶!

 

  那么,就先听听他讲述的课本吧。语文,把一篇长长的文章,找出一个词或句子,把它们分割开,划成几个段落层次,每段又再细分成句群或句组,徐老师说,就像我们讲话,一个意思或你想讲的核心,它们由无数层次句子组成的。现在呢,我们就是把它们找出来,分割清楚。然后把句子细细分裂,成为一个个词,一个个字,这些词是什么意思,字里有什么含义。我们通常是怎么理解这个字的,这个句子里,它不是这个意思,那么,它到底是怎么讲的?为什么会包含这个意思?烦燥,枯燥,单调,讲解,分析,研究,黑板上也没有曾老师那样花样翻新彩色白色粉笔,没有图示线条箭头,只是几组文字,段落层次含义中心思想,这都是我们考试卷上要出现的内容呢。我一点也不喜欢徐老师的课,除了分析字词句外,他又有什么本领呢?他只会把这篇课文掰碎,就如同把一根玉米棒子成行的分开玉米粒,一一把玉米粒从棒子掰下来。但,徐老师倒是让我养成了一个好习惯,查字典,那本197912月第6版的《新华字典》蓝皮本,成为我的最爱。每节课前的故事,就是他所说的讲故旧,或讲古今儿,总之是本县的古今人物典故,名人名事普通人普通事,值得我们记取的人和事,都从他的口中娓娓道来。那些与课本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事与人,在课前三五分钟内,吸引着诱惑着我们,走进他的课堂,走进他的课文讲述与分析里,从而记得了段落层次与中心思想,那些必须背诵牢记的通过了记述了表达了赞扬了揭露了,哦,还有什么?字组词,词组句,句组段,段组成文章,反其道而行之的分析撕碎它们的结构,还原它们的来源与含义咧。

 

  还有宁力老师。当时的我们,一直自以为是,认定在学校所有的老师中,最差的一个,一定是宁力老师了。

 

  新课开始讲述了,我们发现宁力教师的弱点,他似乎不大会讲课样,只会把一些问题,比如说课本上的例题,正文后的检测题,章节的练习题,拿到课堂上,请学生演示给大家看。一位女生走上讲台,小老师样,讲述自己解释思路,她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这样想的,还有几种别的方法。又一位女生走上讲台,她的方法与前一位女生却不同,因为解决问题的切入点大异啊。时有没一个女生能够解答的时候,那些问题在我们的脑海里没一点头绪,它与过去所学的知识不同,与课本前面的内容联系也不大,从上一步到下一步的推导,从例题是看着极为简单的,就是应该这么解答的啊。可是,在检测时,在练习里,在正文后边的反馈环节中,我们大眼瞪小组眼,无从下手啦。原来宁力老师徒有虚名咧,听说,别的老师口中,年级内外班同学闲聊时了解到,宁力是县内解答数学题第一高手。宁力啊,他们提到我们数学老师时,总是叹息,感慨,有什么样的数学问题,能够难倒他呢?他指导着我们翻看着课本,引导着我们看前面的例题,有时直接拿出课本,由一个小问题进入遗忘了的知识体系中,温习着细碎而繁琐地例题。一位女生,或者一位男生,有时可能是我,恍然大悟地指着其中一句话,遗弃了题目中很多数据资料,竟然极为简单的解出这道难题。总是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充塞于我们的视线,它们可能有用,可能无用,可能极大的干拓了我们的思路咧。这些信息,都有用啊,它们的作用就是误导我们的,让我们走到无用的繁难无解的思路上去咧。有时候,解决问题的方法很简单,只是我们把它想得太复杂太艰难了,宁力老师说,把复杂的问题想得简单点,把细碎的问题大而化之,你的解决问题方法是最好的,比我强多了。他又一次强调,老师很多时候,是不如学生的,年轻真好啊,我们翻起白眼看他,比我们大多少岁咧,是一岁还是两岁?最多也不过五岁吧?竟然说我们年轻?课堂上就是那么一道例题,几位女生把它切碎,揉烂,然后复原成别外的样子,提问的角度变了,解决的方法变了,数据其实依然如故,只是在我们的眼前,那堆数据在翻来覆去地变化中,有一条线,始终贯穿其间,无论数据如何变化,这条线没有变的。它形成一条钥匙的思路,指引着一条又一条解决类似问题的路径,暗示着一点又一点化解这类问题的小技巧。宁力老师依然那种神态,有点懒散地笑,有点无奈地眼神,似乎在说,你们确实比我强多了,那句时有出口,更多的时候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他们总是吸引着我们的眼光,抬高或贬低自己的方式,激发起我们好胜心与求知力,最终完成了他们的教学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