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在我的心里有一个结,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刺痛着我的心。

 

  我想对那个不快乐的哭泣着的孩子说一句:孩子,你现在过得好吗?请原谅我,原谅我当初犯下的错。

 

  思绪又回到了95年,那一年我刚毕业。背着行囊,带着对未来生活无限的憧憬,我来到了这所当时条件艰苦的聋哑学校。一入校门,我就开始接任一年级班主任。那时候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孩子带着一群没接受过学前训练的野散惯了的小孩子,每天都有学生犯错,受到值班老师的指责;经常有学生损坏公物、乱扔饭菜,每次学校例会上都要被点名批评;轮到值周打扫厕所,我要亲自上场带着年龄稍大的孩子把厕所里的粪便一铲一铲弄到桶里,再督促孩子们抬到校外倒掉,遇到淘气不听指挥的孩子,弄得到处都是;甚至经常会有孩子偷跑出去,深更半夜满大街的找学生。对于没有生活积累和教育经验的我来说,生活是如此的混乱和不堪,那时候年轻又不会教育学生的我是力不从心、不幸福的,经常愁得流眼泪,内心的惶恐、不安、烦躁和疲倦是可想而知的。

 

  而就是在这样的糟糕状态下,我对那个小任明做出了令我后悔一生的伤害。

 

  任明是我班上一个最令我头疼的孩子。记得一个晚自习的时候,我刚在黑板上写下当晚要求完成的作业,一转身却发现任明不在教室了,我赶紧跑到教室外去找他。远远的看到走廊尽头有个瘦小的身影正扒在台子上往下张望。一定是小任明。天哪!我吓得心都快跳出胸膛了,要知道这可是三楼啊,一不小心掉下去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我没敢惊扰他,轻手轻脚却又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一把把他抱下来,才歇斯底里地对他大喊大叫。那一晚任明差点把我吓死,我也更加讨厌他了。看着我因暴怒扭曲了的脸,任明幼小的心灵一定也受到了伤害。他被我凶得大哭,我只顾着发疯却忘了告诉他扒在台子上往下看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老师其实是关心他的。我没有向他解释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我的教育方法不对。

 

  任明没有一天让我省心,他接受知识的程度比别的学生慢,每次作业都惨不忍睹,每次上课他都不认真听课,而是不断的做些小动作,考试总是拖班级的后腿。开始的时候我盯得很紧,可是每次辅导都让我抓狂,那时候我意识不到我对这个孩子的期望值过高了,给他的目标是不切实际的。争强好胜的我觉得任明给全班抹黑,对他的态度越来越恶劣,看他的眼神不自觉的都是嫌恶,现在想来任明的学习生活是充满恐惧、不安和痛苦的。因为老师瞧不起他,同学们也欺负他,他的内心是没有安全感和幸福感的。

 

  后来任明终于因我的无知而退学了。我时常向他的父母诉说任明种种的不是,任明因此挨了不少的揍。学校的生活是那么的不快乐,任明更想念他的父母了。那一个冬天的晚上任明死活不吃饭,就坐在食堂的地上哭,我和他沟通他也不理我。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我再也没有了耐心,我打了电话给他的母亲,要求第二天把他带走,回家教育好后再送回来。孩子的母亲来了,流着泪恳求我把孩子留下,家里的劳作太繁重了,她根本没时间看着孩子。可是我那时候巴不得把任明撵走,还是狠下心让他母亲把任明领走了。

 

  任明再也没有回来过,班级终于安静了,再也没有那么烦心的孩子时时刻刻让我苦恼不已了。可是我的眼前常常浮现出小任明扒着手指在认真计算的样子,和偶尔的表扬让围在我身边的任明露出的纯真笑容。于是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个难消除的结,任明无疑是我教师生涯中最失败的一笔,可是我的教育行为又是对的吗?我自诩是爱学生的,可是我让任明的心灵感受了多少温暖?这个孩子是有很大的缺陷,可是我尽力去补偿了吗?我只看到他的缺点,我看到他的优点了吗?说起他的缺点能说一大堆,可是说起他的优点我能说出几个呢?每次有学生来告状,我就认定是任明的错,给他劈头盖脸的一通批评,我给过他信任、给过他申辩的机会了吗?我给过他耐心细致的辅导和心理的依赖了吗?后来回忆起这些,我的内心就充满了痛苦,我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老师,带给孩子的是一个多么苦涩的童年!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没有能力让每个孩子都成为海伦-凯勒那样残而出众的人物,但我应该有足够的能力让每个残障孩子都快乐的成长,可是当年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为什么没有用爱和微笑面对任明,轻轻告诉他:孩子,只要你快乐就好!却让快乐成为一种奢侈,让自己的内心永远疯长着一份愧疚和不安,而愈来愈清晰的是任明那流着泪的紧蹙的眉眼,和母子俩渐行渐远落寞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