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在我们成长的旅程中,总有迷茫的时候,一如陈成海老师,他“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发现,对于教学我开始产生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这使年轻的我感到困惑、无助与迷茫……”幸运地是,他遇到了自己的契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魏书生老师的《班主任工作漫谈》,发现书中包含了许多教育教学理论,使我懂得:自身一人扎在工作中,只靠自己的热情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师说》42期吉林省抚松县榆树学校陈成海《教育科研引领专业成长》)陈成海老师最喜欢的一句话,是魏书生老师书中一句话:“一所学校不搞教科研,是不会有明确发展方向的;一个教师不搞教科研,是不会有光明前途的。”这句话让如同在漫漫长夜中摸索的眼中的明灯,照亮了前行的道路。在教育实践中,他学会思考,勤于思考,善于思考,继续做教科研的有心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用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断把自己教育教学过程中产生的点点滴滴的想法和感悟记录下来,常常去反思和总结。读书,思考,实验,探索,反思,再读书,思考……一轮轮的研读中,从魏书生等名师书箱吸取营养,促成了他的成长。近年来陈成海老师有多篇稿件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和获奖。2011年,被中国教育学会评为“十一·五” 教育科研骨干,9月作为新教师代表被《中国教师报》刊登在报纸上。2012年,获白山市教育学会“十二·五”首届科研成果二等奖;2013年,被评为白山市“十二·五”教育科研骨干教师。

 

  启发指引了他的,最初只不过是一本书,魏书生老师的《班主任工作漫谈》。在魏老师的书中漫游,他渐渐明白了:作为一个教师,要想永远具有生命力,他的生命动力只能来源于教育科研!回忆过去,有多少时间浪费在了漫无目的的求索上。“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个真正的好老师,一个懂得教学的教师,怎么离得开教育科研这把“利器”呢?

 

  您遇到过这样的一本书么,有没有这样一句话,似乎 轻轻碰触到您心底最柔软最敏感最私密地地方,它深深地打动着你,一如密林暗夜浓雾弥漫的小径上,闪现着一粒微弱的火星,照亮了您前行的方向?您一次次抚摩着这本书,坚实柔韧的文字,冷硬火热的文字,轻扬沉重的文字,种种矛盾感觉尖锐的刺痛着您的心灵,却也留下永难磨灭的印迹。

 

  那本书,那句话,是你的启示录。

 

  很多年前,在书房里看书的父亲,翻开我手中的书,指着一篇文章,对我说。这本书你看过两次了吧?这篇文章你看得懂吗?看毕后说说哪一句你的印象最深?你为什么又看第三次?《古文观止》,一册繁体古文夹注小字的书。李密《陈情表》,那也是我第一眼看到就掩卷沉思的文章。而喜欢的句子,那次看后就能够背诵的两句顺口而出:“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父亲没有说话,后来才知道,父亲读中学时,爷爷也曾经让他读这本书,与我不同的是,父亲能够全篇背诵其中若干文章,其中就有《陈情表》。听说,爷爷与爷爷的爷爷,那是竹溪马家菜园子的家族的教书先生,同样的年纪时,曾经的一幕一再发生。只是他们都是能够背诵大半本《古文观止》的。知道这一点时,那是多年后我刚参加工作时的事。

 

  那时也正是父亲远赴省城,到省档案局等机关,查阅各处收藏的竹溪财税有关档案,为新修版《竹溪县志》撰写《竹溪县财税志》准备资料。父亲是竹溪县财税局工作时间最长文化最深厚职称也是最高的工作人员,当时竹溪县高级经济师只有三名,其中两名是县领导,第三名就是我父亲了。后来这本县志出版时,《竹溪县志》编纂人员之撰稿名单,父亲名字却消失无踪,变成了另外一名财税领导。父亲对此淡然一笑了之。这时候也是我正收集竹溪县马家菜园子历史,整理所有马氏家族资料,准备修整家谱。“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之孝道精神体现,不正暗寓到修谱之事么?“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之忠国报恩不正体现于修谱做事不求名利吗?而那本新修版《竹溪县志草稿本》,在刚刚参加工作的我案头,放了整整一年。郧阳地区农业技术学校毕业的我,由竹溪县职业高级中学到示范性职业初级中学任教,与县内土地局畜牧局农业局及县一中三中等单位同好者,为发展竹溪成立了一个圈子。常常下农村进农户调查研究撰写文稿成立学会创办刊物交流信息。那本志书成为我们的依靠。竹溪职业教育行当,竟然没有一本地方性教材?竹溪职业中学的学生竟然无法系统的了解当地土壤气候植物动物农业工业等等资料?他们竟然不知道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一方水土发展前景与现存状况?他们当然也无法挖掘出地方潜力避免本地弱点了。

 

  那本志书草稿本成为我的教材,成为我日夜抄写的对象。整整一年时间,在那所地处偏僻边远的小山村,在那个一圈子居民围着的小山坡,学校高高的俯视群坡。一间小屋的灯光常常是最后熄灭最早拉亮。在《植物及植物生理学》《土壤肥料学》《林果茶麻栽培学》等专业课程的教学之余,在带领学生进茶园果园农田工厂参观之余,在教给他们分析情况撰写调查报告之余,八开白纸一尺多高的抄写资料堆在我办公桌上。志书上的内容占一大半;在郧郧农业学校带回教材上的知识,占了一小半的三分之一,那一小半另三分之二,则是调查研究整理后的竹溪县农职业资料。二年后,那本《竹溪职业教本》油印本出台。成为我的课堂教学教本,一年后,油印本停用。一位来校检查听教委领导指出,无上级领导审批。那是九十年代的起始年。其实还有很多对我影响大的书可写。如果一一写出,可以说是一串串长长名单,因为家内藏书室内,所有的书籍,我都看了不止三次。父亲的藏书过万,我的藏书过万,还有借读的书籍,也几乎过万了吧。举其大者。战争之书《红旗飘飘》,游戏之书《吹牛大王历险记》,识字之书《连心锁》,忠孝之书《孝歌》,侠义之书《三侠五义》,启智之书《儿童折纸》,记忆之书《成语典故词典》,品字之书《三国演义》,自省之书《十万个为什么》,还有就是《竹溪县志》,那是一本提升个人修养品格之书。给这些书各自安上的名称,只是个人的见解,自己在看这些书的印象与收获,与书本身内容无关。各种各样的书,让接触它们的学子,了解那些自己无法接触的人生与世情,明白自己在单调枯燥的生活中无法抵达的丰富繁复的世界。它实际上是一把尺子,测量你与世界的距离,你与成熟的距离,你的内心世界拥有些什么以及可能成为什么。

 

  读书何为?人生存于世又为何?你都能够在书中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