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常把老师比着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着别人。凡是做过老师的人都知道,工作辛苦,每日要超负荷工作,透支着精力。就在今年暑假,我有一个同事患肺癌已经离开了人世;另一个同学是家乡的老师(民师转正的),患脑癌,没钱看病,现在自家里等待着死亡;另一个同学在市直教书,上个星期因患肝癌离开了人世。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三个人鲜活的音容笑貌。当我为他们的生命扼腕叹息的时候,不禁想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为73.2岁,而中国老师的平均寿命为59.3岁。因为老师有病没时间看(有病可以请假,请假看病返校后,那个工作量还需要你完成),也看不起(就如我老家的那个同学)。

 

  说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这个比如不为错,可燃烧也需要一个条件:氧气。没有氧气怎么能燃烧得起来。什么是氧气?有人说,这个氧气是做教师的精神,教师如果没有精神支配,就永远做不好教师。关于这个说法,我当然赞成,我写过文章,说,做教师什么都可以缺,唯独不能缺精神。但是,我今天却要说,物质与精神缺一不可,只有物质没有精神不行,只有精神没有物质也不行,那样让教师当蜡烛是燃烧不起来的。

 

  一天夜晚,我路过超市,听见一个人和超市营业员对话,问营业员的月薪,营业员说,她的月薪1800元,这是底薪,如果销售得好,有时还可以接近3000元。可是我们这一次老师宣讲团的五个人,最高的月薪1800元,还有一个是1600多元,另外三个都在1500元之下。听他们的报告,知道他们用青春在教育这块土地辛勤耕耘,力争使自己成为一名大家公认的合格乃至优秀的中青年教师,积极参加学校有组织的团队活动,因为他们坚信:成功的团队没有失败的教师,失败的团队没有成功的教师。

 

  他们都从朝气蓬勃的二十岁,慢慢地熬至三十几岁、四十几岁,已经趋于过平淡的流年。人生的这一段经历不得不让教师们反思自己:人生路上,他们究竟需要些什么?在他们成长化蛹成蝶的过程中,和外界相比,有相当多的苦恼,原来成功对于他们来说,几乎不可能,什么名师,拔尖人才都与他们无关,充其量是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享受不到政府的津贴。他们曾经激情满怀地加入教师队伍,于今“困”守在一个又一个小山村,日常生活,没有良好的外界文化,也没有优越的学习环境,满足于行政推动力下的学习所得,教育的是一批又一批没有家庭教育的留守儿童。

 

  教师是有感情的人,不是神,他们需要有房子、车子、票子,也想有时间外出旅游观光,可是,工作了一生,结果对他们来说,什么也没有。如果如此臆想,生活就成了灰色。客观地说,有相当多的老师,面对平凡的工作,锐气消了,干劲松了,在岁月消磨了他们光华的同时,也带走了他们对理想的追求。可我们听这些老师讲述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教育故事,他们没有攀比,也没有和任何人比,正如他们讲的:“相信我们用什么眼光看人身,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收获,我也正是这样坚守在乡村教育的路上,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去经历平凡的人生。”“人生就是一种态度,如今我才明白生活的真正含义:生活不是电影,经得起平淡生活的才是好伴侣,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才是真。慢慢滴我们走在平淡的流年路上,没有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没有了鲜花与掌声,围绕着我们的始终是那一群又一群孩子,只有甘于寂寞,勤勤恳恳,才能从教于师。”

 

  现如今,有这样品德修养的教师有几人?又有多少能如宣讲团的老师一样书写“教师的人生”?我前文说了,教师是人不是神,而且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要让他们如蜡烛一样燃烧,需要给氧气,不说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至少也应该让他们能支配当下的生活。抗日战争时期的延安,政府官员每月5元钱,从全国各条战线上去延安的知识分子,每个月可以领取10元钱。改革开放了,经济发展了,社会也进步了,至少我们不能让时下乡村的教师工资这样低,尊重教师们的劳动,应该提到政府官员的议事日程。

 

  有时我和政府官员一起吃饭闲聊,他们说,教师的工资高,而且还高过他们。我们都深知,中国的文化是强者说了算,我们当老师的无法解释,不过,我只想问他们,有谁如我这样在教育战线上工作了31年(当官31年),月薪才2160元?这还不能算领导们的灰色收入。请问政府官员,工作十年以上的人,有谁的月薪还低于1500元吗?

 

  对教师讲师德师风建设不为错,没有师德师风,社会文化就会没落。可是,在教师这一方面要求他们全身心投入到教育事业上来,做到义无反顾、责无旁贷、尽职尽责,勇敢地肩负育人的重任,另一方面,却不关心教师的死活,而且是鞭打快牛,老师能用自己潜在的正能量减除已经有的消极与倦怠吗?

 

  当教师不能和任何人比,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个行业,就应该坚守在乡村教育这一块阵地上。能坚守就是好教师。我们不能再对乡村教师提出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