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未来的学习是数字化学习,教材数字化是其基本要素之一;未来的学习实际上是一种在数字教材支持下的学习。目前,我国数字教材初显成果,数字化学习正在逐步变成现实。那么,数字教材是什么,为什么使用,怎样使用,教师对这几个问题首先应有清晰的认识。

 

  一、数字教材的地位

 

  有专家指出,未来的课堂模式将是“终端+网络环境WIFI+数字资源”的形式,其中数字资源是数字化学习环境最核心的要素。数字资源是文献信息的表现形式之一,是将计算机技术、通信技术及多媒体技术相互融合而形成的,以数字形式发布、存取、利用的信息资源总和,包括数据库、电子期电子图书、网页、多媒体资料等类型。

 

  教材是供教学用的资料,如课本、讲义等。广义的教材指的是课堂内外教师和学生使用的所有教学材料,包括教师自己编写或设计的材料、计算机网络上使用的学习材料等。狭义的教材指的是装订成册或正式出版的书本,即教科书。所谓数字教材,可以理解为在数字化教育环境下,为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而提供使用的,具有教育作用的所有数字化教材;也可以侠义地理解为与纸质教科书组合的数字化教材(电子教科书)。可见,数字教材是数字资源的主要呈现形式,与纸质教科书一样都是学校课程的核心教学材料。

 

  二、数字教材的价值

 

  分析数字教材的价值需要立足学校课程实施,重点从使用数字教材的主体(教师与学生)和数字教材的使用场所(课堂)两个方面,研判其对发生在课堂内的教学方式、学习方式和发生在课堂外的教师工作方式的作用。

 

  首先,数字教材将推动课堂教学方式变革。数字教材分4个层次:纸质教材数字化、多媒体数字教材、互动式数字教材和集聚式数字教材。不同层次的数字教材需要不同的课堂教学方式。(1)纸质教材数字化是数字化的最基础层面,表现为静态的电子教材。教学方式主要为引导学生阅读和练习。(2)多媒体数字教材,即多媒体的电子教材,含有音频、视频、动画等。教师不仅仅引导学生阅读和练习,还包括倾听和观察。(3)互动式数字教材是应该能够实现互动的数据式教材。它能够支持使用者(教师和学生,甚至家长)与数字教程的互动、师生互动、学生之间互动,以及教师、学生与数字教材的制作者(含课文的作者)之间的互动,引导对话、交流、分享成为必要的教学方式。(4)集聚式数字教材,是数字资源集聚的数据式教材,是前三个层次的整合和提升,是最高形态的数字教材。教师的教学方式在于以学习终端为载体、以学习云平台为支撑,实现多主体多维度多层次的高效互动。

 

  其次,数字教材将引领学生学习方式变革。目前,“电子书包”是数字化教材的主要实施环境,有三个核心:学习终端、学习云平台、学习内容,其中学习内容的核心是数字教材。数字化学习和传统学习是不一样的,这种不同主要在于学习路径。数字化学习实现的是一种多途径、多路径的学习方式。作为学生“电子书包”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教材引领学习方式变革主要表现为实现学生在数字化环境中的自主性学习、个性化学习、协作学习和泛在学习,有以下几条策略:(1)借鉴“翻转课堂”理念。“翻转课堂”也称为反转教学、反转课堂或颠倒课堂,就是在信息化环境中,课程教师提供以教学视频(微视频)为主要形式的学习资源,学生在上课前完成对教学视频等学习资源的观看和学习,师生在课堂上一起完成作业答疑、协作探究和互动交流等活动。(2)借鉴“微课”形式。“微课”以视频为主要载体,记录教师在课堂内外教育教学过程中围绕某个知识点(重点难点疑点)或教学环节而开展教与学活动,它是一种全新的资源类型与课程表现形式,具有主题突出、高度聚焦,资源类型多样、应用情景真实,交互性强、使用方便,短小精悍、应用面广,半结构化、动态生成等特点。(3)借鉴项目学习模式。基于项目的学习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就是学生围绕某一个具体的长期的任务,在完成作品和执行任务的学习中进行质询和实证,从而获得知识和技能,并获得项目学习成果的一种研究性学习活动。(4)引入移动学习方式。移动学习是远程教育的一种方式,是数字化学习的扩展,学习者在自己需要学习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借助移动设备开展学习或与其他学习者、教师进行交流和协作,从而实现个人知识体系的构建。也就是说移动学习在移动学习设备(手机、笔记本电脑、PDAMP3)的支持下,学习者可以随时随地的开展学习,即泛在学习。

 

  第三,数字教材将促进教师工作方式变革。数字教材在促进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变革的同时,必将倒逼教师工作方式的变革。这种变革包括教师的教育工作(班级管理和社团活动)、教学工作(备教批辅考研)、培训研修、家校合作和社区服务等。不久前,《教育部关于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的意见》提出目标:通过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新一轮全员提升培训,建立教师主动应用机制,推动每个教师在课堂教学和日常工作中有效应用信息技术,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取得新突破。在培训模式方面,推行网络研修与现场实践相结合的混合式培训,推动网络研修与校本研修整合培训,推行移动学习。要求各地将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作为教师资格认定、资格定期注册、职务(职称)评聘和考核奖励等的必备条件,列入中小学办学水平评估和校长考评的指标体系;中小学校要将信息技术应用成效纳入教师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促进教师在教育教学中主动应用信息技术。由此可见,不论是教师培训研修,还是教师日常工作,尤其是课堂教学,都将也必定发生方式变革;数字教材在课堂教学与信息技术融合中无疑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三、数字教材的使用

 

  使用数字教材要根据自身特征,遵循教学规律,以满足师生教学需求。研究人员指出,数字教材具有信息显示多媒体化、信息传输网络化、信息处理智能化和教学环境虚拟化的特征,它包含4个基本要素:教材数字化、学习互动化、平台网络化、知识立体化。

 

  (一)要教材数字化,而不是教材电子化

 

  有关专家指出,教材数字化不是教材电子化,简单地把课本变成网页浏览只是教材数字化的最初级形态。数字教材建设应当有一个动态的学习平台,使教学和管理、课堂和网络等各方面紧密结合,使传统的教学模式向动态的、及时的交互学习模式转变。

 

  (二)要学习互动化,而不是学习授受化

 

  数字教材倚靠数字化学习平台支持教学活动。前述的“翻转课堂”、“微课”、项目学习和移动学习都是数字化学习平台支持下的学习,在于实现学生的自主学习、互动学习,而不是填鸭式的教学。数字教材使用也是这样,通过平台让学生能够在课前预习和课后复习中实现个性化的学习,在课堂中能够与老师、同学进行互动交流、对话分享。

 

  (三)要环境网络化,而不是环境平面化

 

  如“电子书包”有学习终端、学习云平台、学习内容三个核心,其中学习云平台就是网络化的数字教材环境。学习云平台要对接学生的学习终端,还要对接云端教室:集多媒体教室、计算机教室、微格教室、校园电视台等多种环境为一体的新形式教学环境,使用了包括电子白板、数字笔、电视(显示)墙、无线网络、数字摄像在内的多种技术和实时反馈系统。通过学习云平台,实现数字教材的网络化管理和智能型服务:教学、评价、诊断与补救。

 

  (四)要形式立体化,而不是形式单一化

 

  即时互动的学习环境、多样知识资源库的整合、实现全程学习档案控制、获取定量评价数据等是数字教材的网络化管理要点,而立体化数字教材则是指在内容呈现形式上,从单一的纸质教材发展到网络课程、教学课件、音像制品、教学资源库、教材应用和服务支撑平台等多种立体化状态。也就是我们对数字教材的认同是基于广义的、立体的,而不是狭义的、单一的。

 

  数字教材来袭,对学校制度、队伍管理以及教师培训等提出了诸多挑战,适应是硬道理,有为是真出路。为此同时,需要谨慎对待。虽然“三通两平台”为此准备了物质条件、资源条件和师资条件,但是课程实施标准和教师专业标准的跟进、学校制度与评价量规的改善、教师队伍的群体应用、传统教育与信息化教育的整合、教育模式与教学方式的变革、设施设备与软件资源的支持等,都必须建立一套制度与机制,否则,外围(如数字教材开发建设)突破创新失却内部(如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同化顺应,也使得数字教材成为镜花水月。

 

  作者简介:汪文华,男,安徽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中心高级讲师,合肥师范学院教师教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研究方向:教师培训。座右铭“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