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曾经多次对时下所谓的名师、名校长说过,不要觉得自己是名师,甚至被称之为教育家,就一味地鼓吹教育,夸大教育的功能,好像自己可以在其中得到什么便利似的,其实我们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

新课改理念提出,要变精英教育为大众教育,也就是要让人们重视这个社会上的每一个职业,职业没有贵贱之分,只是在为这个社会提供一个服务。教师的职责应该教育学生学会相互尊重,不应该再有“天地君亲师”的特殊思维,执意要把学生要培养成特殊的人,成为特殊公民。

凌宗伟先生说过,教育实际上是给受教育的人提个醒。实际上,教育只能是心灵的沟通,生命的润泽。为何有些名师、名校长要把教育办成他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分数,总是拿高中成绩来说话?如果我们依然坚持用分数选拔来办教育,最终受害的不是他人,而是我们自己。

记得网络上有一篇文章《谎言的力量》,说的是有一个小城里住着一个老犹太人开始骗孩子,最终反而被骗的故事。

有一天,犹太人正坐在家里潜心研究犹太经文,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他往窗外一看,是一群顽皮的小男孩。“看来,只能耍个小花招骗他们离开这里啦。”老头儿心里想。于是,他就朝那群孩子喊了一句:“孩子们,你们赶紧去教堂看看吧,那儿有一个从海里捞上来的大怪物。”小孩子们一听,立刻就像一阵风似的朝教堂方向跑去了。老头儿满脸得意地回到座位上,继续自己的研究。但没过一会儿,窗外又是一阵喧哗。他打开窗户一看,几个人正在往街上跑。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老头儿感到莫名其妙。

“去教堂呗!你没听说吗?教堂里运来了一个海里的大怪物,五条腿,山羊似的大脑袋!”老头儿偷偷窃笑,觉得自己这个玩笑真的有点儿开大了,然后接着读他的经文。但还没等他集中好精神呢,窗外的脚步声和喊叫声更大了,原来是一大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齐朝教堂方向涌去!

“出什么事啦?”老头儿忙问众人。“您还不知道吗?”人们边跑边说,“教堂前有一个海里的大怪物!五条腿,山羊似的大脑袋,还长着三只眼睛!”突然,老头儿在人群中发现了神情慌张的大法师。“嗯,连大法师都去了,”老头儿暗想,“大概真的出什么事了。”老头儿急忙放下经文,也匆匆跑出门去。

如果我们出了名的教师为了自己一点利益,放弃原则,对学生实施教育的时候不再从心开始,仅仅是为了分数,为了领导的政绩,就如这个老犹太人一样哄骗孩子,受害的不仅仅是下一代,最终受害的还有整个社会和我们自己。教师应该坚持自己的职业底线,任何时候不要心急浮躁,要保持和学生进行平等的心灵沟通。在沟通的过程中,要有静等花儿开的心理。客观地说,时下的教师都心急浮躁。这不能怨教师,只能怨我们这个社会文化都爱弱势群体施加淫威,教育是社会最弱小的单位(乡村小学),也就静不下来了。

有个老师面对时下教育静不下来,带着情绪写的一篇文章,虽没有传递正能量,但是从另一个层面理解,说明这位教师文中写的那个死了的教师没有忘记自己的职业操守,能够对受教育者进行心灵沟通,从这个角度讲,还是有积极意义的,我今天把它拿出来,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一个教师去世后,和上帝喝茶。上帝问:“教师职业,很轻松,你还没有到退休年龄,怎么就死了?”教师好像遇到了知音,激动地说:“我亲爱的上帝,你知道教师有N种死法吗?”上帝说:“说来听听。”

绩效工资死你;别人奖金吓死你;两基验收累死你;各种捐款死你;职称评定等死你;政治任务压死你;调皮学生气死你;野蛮家长打死你;房子车子想死你;造假资料死你;竞聘上岗玩死你;检查教案死你;教育改革累死你;假期培训死你;不涨工资穷死你;调动工作卡死你;光辉职业死你;一生操劳病死你。

上帝认为这个教师太能说了,改变不了职业习惯,每天这样絮絮叨叨的,会打扰天堂的幽静,于是,就把他打入地狱。

刚过了一个星期,阎王就满头大汗找上门来说:“上帝呀,赶紧把他弄走吧”。上帝问:“怎么回事?”阎王说:“地狱的小鬼们都被他激活了,天天写教案,填表格,搞教研,交论文,谈教育创新,科教兴,他还要我去做学科建设,名师工程,班主任培训,学生导师,兼职辅导员,绩效考核,师德建设,青年教师导师,家长学校校长,说要办所有人都满意的教育。”上帝大怒:“让他上天堂,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个月后,阎王遇见上帝,问:“亲爱的上帝,那个喋喋不休的老师被您收拾得怎么样了?”上帝停住脚步,回答说:“你这样同我说话,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你应该先导入,回顾上次我们的谈话概要,再开始今天的谈话!第二,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上帝,只有学生才是上帝!第三,我没有时间和你闲扯淡,我还有一节公开课、两个课题、一份中考模拟卷没完成呢。最后,我再警告你,和我谈话的时候,必须有教案!”

阎王目瞪口呆之时,上帝的秘书弱弱地提醒说:“刚才还漏了一点,还要开发选修课程。”最后上帝对阎王说:“把我这篇关于教师职业论文传达给每一个小鬼:《教师是个好职业》,虽然下班晚,但是上班早啊!虽然不起眼,但是责任大啊!虽然奖金少,但是得多啊!虽然人员少,但是任务多啊!虽然福利,但是制度啊!找工作就应该找这样的:着屈指可数的工资,做着关系民族兴亡的事情!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工作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工资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我不说教师工作一定要幸福,至少应该有职业尊严感,更不应该在重压下变换花样求生存。教师应该有自在的生活状态,生活应该多一些点缀和袒露,对学生心灵的沟通多一些陈述,有时间多读一些书和多一些思考,有问题解决不了,至少敢于自作主张解决,而不是上缴困难。教育的目的是为了生命的成长,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别的目的。教师个体的种种展示,本身就应该成了社会生活画卷的某一部分,统一要求和规范模式化的东西,都不应构成教育的主流。

教师的职业操守就是用心灵感动他人,这位死了的教师,没有放弃和他人心灵的沟通。首先打动了上帝,上帝怕了,把他打入地狱,在地狱里,他和小鬼的沟通,感动了小鬼,闹得兴师动众,阎王怕了,上告到上帝那里,上帝觉得自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没想到一个月之后,当阎王和上帝再见面时,上帝让阎王如自己一样,先导入,还要学会一视同仁,尤其是尊重弱者──学生。如果每一个教师都能如故事中的教师一样,在权贵面前不世俗化,虽死也不失本色,敢于说出真话,民族也就有了希望。

教师之所以不说真话,那么功利,问题是复杂的,但是,我觉得教育主管部门至少应该还教育一块净地,严格把住教师的进口关,不要再在教师队伍中推行什么绩效工资,职称评定,评优、评先、晋级等活动;要能提高教师待遇,让教师的待遇成为社会上眼红的职业,从而让躲在象牙塔里的精英们愿意到乡村学校来做教师。我更希望教育主管部门不要去搞什么达标学校、示范学校、星级学校、重点学校的评比,因为这些评比营造了功利文化的氛围。我更希望教育主管部门不要经常性地搞什么检查、督导和评比,要能让教育家下心来实现“我思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