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龙泉乡位于榆中县南端,是我的故乡,深深爱着的地方。她不大,只有84平方公里的脸面。山不高,平均2160米的海拔伟岸挺拔。12个行政村星罗棋布在三道沟76社住着10968名勤劳、朴实的乡里乡亲人,山沟梁峁的48784亩皱纹似的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又一辈不断的秦腔,高昂的调子诉说从古到今仍然荒凉。道不尽心中积郁的苦涩,靠天吃饭,却十年九旱……

地理老师曾今总结,龙泉这个地方啊,属温带半干旱性季风气候,400毫米的年降雨量少得可怜,年均气温5.5℃,无霜期120天是最少的数据。这些,我难道常常忘记?怎么也忘记不了陇海线上飞驰的汽笛,穿过1952年的隧道,拐弯,满载希望向东呼啸而去。高(崖)内(官)乡间路上一辆又一辆的三马子,冒着黑烟,扬起黄土,扭动S形的飞龙蜿蜒,弥漫。土路,路,柏油马路,每一段都是熟悉的记忆,每一段都是一个娓娓叙述的故事。救死扶伤的卫生院,坐落于乡政府的对面救死扶伤,较好的硬件设施在洁白的大褂下掩映淡淡的微笑。

那个叫龙泉初级中学的初中已经陨落,只留下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在梦里梦外萦绕,茶余饭后依然清晰。她曾经是龙泉教育的一面旗帜,40多年辉煌的教育历史成就了无数龙泉人的子弟。一批批学子从这里毕业,走向更高层次学校深造,他们以吃苦耐劳的精神,操守山里人的憨厚和淳朴,飞赴全国各地,成就了一番伟业……没有一个不为此竖起大拇指,骄傲地说──龙泉中学,好样的!送出一个学子,造福一个家庭……

曾几何时,平静的校园里,开始刮起了一阵风,“不足400学生的学校撤销,与其他学校合并”。离此较远的、心眼活泛的乡亲,从子女读书的长远利益考虑,瞅准了名誉响亮的他乡,自豪地送孩子去家乡以外的地方流浪。龙泉的政界为此彷徨,多次寻找解救的良方。经检测,银川小学校舍全部为D级危房,需要翻建。深思熟虑的学区李海晏校长,设计了改独立初中为九年制学校,把银川小学搬迁到乡镇中心和龙泉中学合并的思路和构想。设计方案,报教育局、乡政府审批,经多方论证这是一个好方案,被通过,被采纳。当工程队拆除闲置的大棚,奠基开工的那天,李家庄的百姓,在被部分好事者挑唆下,涌到施工现场,工程受阻被迫停工,新的构想被迫夭折在李家庄村民的淫威下。

这事怨谁?当时乡政府领导没有合理正确地处理好建校耕地;怨豆李家庄的乡亲被那些好事者的挑唆蒙蔽了双眼,只顾眼前利益,地价要的太高,政府无能力支付。尽管后来又经过了数次协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宣告放弃。李校长不钱,李校长也没有权,只有无能为力的望洋兴叹。银川小学翻建在了离龙泉中学2公里处,原来的旧址上。龙泉中学被撤销并入了中三中,龙泉中学旧址上轰轰烈烈重新建起了一所小学──龙泉小学。龙泉小学建成后,银川小学高年级进了龙泉小学,银川小学变成了一个教学点。现在银川小学学生全部合并,进了龙泉小学,只留下一面国旗在孤独的飘荡。领导规划,银川小学要变成龙泉乡的唯一一所幼儿园,让山里的孩子接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谁都知道,那里周围没几户人家的地方,环境清闲幽静,真是幼儿活动、学习的好地方。远离人口聚集地,如果家长接送孩子不方便,那还不如把孩子放进自然,让他们在悠悠蓝天下,去自由的采撷南山下的花朵。那里建幼儿园,是因为国家钱多无处寻开心的举措,有利于谁呢?

曾经一村一所完全小学,如今两村平均还没有一个教学点,教学点也快成了聋子的耳朵,两三个快退休的教师坚守即将分崩离析的场所,等待放学铃声的奏响,等待那一抹夕阳里开始清唱起明天的挽歌。凤毛麟角的两所寄宿制小学蒸蒸日上,以极大的热情,坚守龙泉教育的主阵地。试想孩子上学,到哪里都寄宿,在外打工的乡里乡亲谁还愿意不自己的孩子留在那里,成为爷爷奶奶的负担,成为“无爹无娘”的留守者,或者宁愿在外租房子住,也要把孩子送到教育资源较好的地方,接受优质教育。

龙泉人说,龙泉的教育毁了,那是真的?也在龙泉人的挑三拣四,一味地追逐表面的华丽,他毁在了龙泉某些鼠目寸光,只为眼前的势利者的私欲,被某些玩政治的高手利用,成了那个叫寄宿制政策的牺牲品、实验品。我知道育人环境变了,不见得优质教育的形成,孩子们失去了亲情的滋润与呵护,没有了家的温暖的温馨,谁能说清教育陨落的那杆天平是如何承载泪流满襟乡民,谁能看见每当周末,期待回家的孩子潮水般涌上招手停,挤成一块块肉片肉饼塞满车厢,或者,为了回家吃一口母亲的热饭,暖一暖热炕头,感受亲情的温润,为了早点帮老爸干点小活,他们无奈地折叠自己正在发育的身躯,装进了行李箱,苦苦受着无穷尽的折磨……

如果你是龙泉人,道教文化和自然风景为一体的龙泉寺去烧香磕头,不如睁大你的双眼,看看那些孩子的可怜,他们的生命安全已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龙泉人要生活得幸福,教育需要你的关注,孩子上学安全更需要你的关爱,别一味地自我标榜骡子滩的大蒜远近闻名, 也别再自夸洋芋飞往意想不到的地方……仅此,谁都会大喊的告白:回来吧,我曾经的龙泉,四月的风有点让我彷徨,无穷尽的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