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时间已是四月,炎热的天气让人终于感觉到了夏日的气息,今年的夏天来的太迟了。仍记得暮春时节的寒冷凋谢了不知多少红桃白杏,有多少提前种的蔬菜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身处农村,更能感觉到人们对今年的夏日也失去了兴趣。

俗话说“节令不饶人”,当夏的第二个节气“小满”蹒跚而至时,30度的气温便如影随形。院子里从此多了一些纷飞的燕子,虽然许多人陷入了“禽流感”的恐慌中,但我并未觉得它有多可怕。相反,却从这些可爱的小精灵身上觅到了童年的影子。儿时,家中的檐下也曾住过一窝燕子,也曾记得窗台上留下的花花点点的粪便,但这却丝毫没有影响那时对燕子这一俊俏的小飞禽的兴趣。每年春夏之交燕子飞来时,便会感到一丝活力,一缕温馨。

而今,面对堂前呢喃的燕子,那种久违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它们中的几只甚至在我的窗前飞来飞去,让这个门庭冷落的小屋蓬荜生辉。不由想起了曹孟德的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处可依?”是不是它们也要在这儿筑巢呢?可是,这儿没有树,墙壁上又空荡荡的,它们以什么为依托呢?我的猜测否定了那种想法,我也就没有再注意他们的活动,只是偶尔听到它们激烈的讨论声。

今日下午,忽看见有几个初一的学生在门前观察,我从窗户上观察他们的表情,貌似我的房前的领空可能已经被“飞燕家族”占领。事实验证了我的猜测,出去一看,房前瓷砖上已经有半个鸡蛋大小的一个燕子窝雏形。一时,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如今,燕子窝正好坐落在我班教室的门口,我每日做饭的桌子的上方,我真不知将如何面对“鸟语人语”的课堂尴尬。还有25天,这届学生就要毕业了,他们并没有陶渊明“心远地自偏”的力,门前的莺歌燕语定然会打动他们年轻的、躁动的心,精灵们的“燕语教学”定会令我们的“母语教学”“英语教学”等常规教学手段大打折扣。我更不能想象有一鸟粪落到正在做饭的锅盖上时有多少人会感动甚至荣幸。此时,我该何去何从?燕子终将落户何处?

再三权衡之后,我决定挑掉门口尚未成形的窝,让它们的家族重新选址,我要做一回“恶人”,做一个真正的“钉子户”,阻挡它们的强势入住,趁它们尚未立足之时夺回我那被侵占的“领空”,也把它们的损失和伤害降到最低。于是,我就派了一个看上去“恶狠狠”的同学去侦察情况,并择机在合适的时候彻底端掉它们的地基。此时,也有一些班内同学提出了委婉的反对意见,讲述了诸多理由。正当我左右为难之时,那位一直比较冲动的同学向燕子的驻地发射了一根近程竹竿导弹。一竿子上去,燕子窝随即落地,“泥散枝解”,身旁传来不少同学的惋惜声。

生命中原本有许多值得珍惜的美好事物,引人入胜,催人拥有。但我们却不能忽略生命是一个获取与放弃,接受与拒绝的过程。有些事物固然美好,但我们却没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条件来接纳它们。此时,我们应该学会放弃与拒绝,只有这样,才是对自己的生命和其他生命的真正负责。

因为所处的地点特殊,对于堂前的燕子,我们并不能对他们做到很好的护养,此时,只有及早防止对它们的伤害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既然我们承担不了这份责任,就不应该轻易承诺,就应该远离它们或让它们远离。

“长痛不如短痛”,对任何事物的拒绝都应该在萌芽状态下进行,这样才可以避免更大的伤害。为了让燕子重新选址,我给了他们一个小小的打击,维护了全班同学的利益,保持了安静的教学环境。对它们的伤害最小,对同学们的保护最大,这难道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在农村人的意识里,燕子登门被认为是一种吉祥的象征。我们姑且不用讨论这种说法的可靠性,单就燕子是一种益鸟而言,我们就应该在日常生活中保护它们。数年来,我救助过因误入教室四处碰壁而受伤的燕子,捡起过风中被吹落的鸟巢,给饥不择食的雏鸟家庭救济过小米,甚至曾花钱购买过被捕的鸟兽然后放生。有生以来,未曾吃过用飞禽肉制作的食品。我在此并不是想标榜自己的崇高,却用语言记述了自己多年来真实的护鸟行动。

如今我为保障正常教学而有负于燕子“厚爱”,在最初的“受宠若惊”之后我更感到“心安理得”,只要心中有真爱,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可做到问心无愧。

谨以此文献给被我毁了一天劳动成果的燕子家族成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