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初见兵先生,大约在十七八年前,那时候先生写了一本关于课堂教学方面的书,应邀来我所在的学校做讲座。清楚地记得先生戴一副圆框眼镜,个子不高,写的字却很大,亦很方正。穿一件雪白的衬衫,显然是新买的,因为折叠的痕迹很明显。他不像一般男子那样将衬衫下摆扎进裤腰,再系一条光亮的皮带,配一个明灿灿的扣子,看起来风度翩然。他的衬衫就那样舒展地罩在深蓝色的裤子上,几乎遮住了臀部。

很快地,我们就被先生的讲座内容吸引了,我们第一次知道了多元智能,知道了加德纳,并重新审思对“差生”的教育问题。先生的讲座开阔了我们的教育视野,我们懂得了教书育人仅凭一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掌握科学的教育理论,尤其要广泛吸收古今中外的教育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方能做到科学育人,进而成事成人。

第二次见到兵先生是在2004年的年底,当时我写了一篇论文,上报后接到通知答辩。评委三人中恰好有先生,但他明显对我没印象,我也没有热情问候,以免有恭维贿赂之嫌。他核对了我的编号后直接从题目入手设问,于是我把自己写那篇论文的缘由、意图及想表达的观点简要讲述了一遍。之后他赞赏我拟题的角度新颖别致,切入点好,这对我以后的论文写作启发很大。

之后又过了五年,我第三次见到了兵先生。岁月在先生的脸上镌刻下了清晰的印迹,那光亮的额头已呈前之势,如河藻般的短发自然无贴在头顶,偶有几只挺立起来随风摇曳。仔细端详,你会发现先生的发顺时针旋转,位置在脑后正中央,如泉眼一般,周围头发浓密旺盛,这样先生的头看起来前后上下似乎等长。先生的眼睛很大,而且是双眼皮,但却不与鼻梁上那副硕大的黑框眼镜争俏

先生的衣服就那几件,如此循环地穿,总也穿不厌。夏天是一件白色李宁牌T恤,据说是单位早年搞活动时发的。春天是一件藏蓝色细条夹克,领子上还有一条暗红色的条纹,袖口及下摆镶有黑色松紧,很合身。这件夹克得先生钟爱,上班工作穿,下乡调研穿,黄昏散步穿,一只袖子上已有一道白色的磨痕。先生冬天是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从入冬到来年春暖花开,别人穿上薄羊毛衫时才光荣休假,于是那件藏蓝色的条绒夹克便如约登场,开始了又一轮光荣的使命。

先生的书多。你走到他的办公室,目之所及便是书的海洋。各种规格的应有尽有,横七竖八随意摆放。办公桌上、电脑桌上、小沙发上、窗台上、饮水机边,甚至地上,都是书,让你简直无法插脚,但先生总能从中找到所需的书目。除书而外,另一个长沙发上堆着一条浅被子,常年蜷在沙发上任观赏。

先生学生多。除了本机构参加培训的学员,他还经常应邀去别处做辅导,桃李遍布四野。更有家长慕名将孩子送到先生门上,请求单独辅导,先生与之同吃同住,成了忘年交。“人有善愿,天必佑之。”是先生常爱说的一句话。先生的学生都知道。

学生多,先生以之为乐。据说太炎先生上课常爱说: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兵先生虽不曾这样如此言说,但先生讲课,常常是参与式互动,师与生皆乐此不疲。学员的作业,有的写在十六开纸上,有的甚至写在挂历纸上,颜色绚丽,缤纷多姿,先生将优秀作业拍摄下来,专题点评,传到空间,学员模仿创新,遂与先生亦师亦友。

先生最大的嗜好是做学问。先生做学问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在单位,他深居简出,潜心伏案。外出开会,回来买书,自己阅读,也推荐别人阅读,强聒不舍。下乡调研,一个本子一支笔,项挂一部照相机,随时听拍照,收集第一手资料,回来后梳理研究。“在短暂的生命里寻找永恒”是柏拉图的名言。我们大多数人都愿意寻找永恒,又苦于找不到支点,于是怨天尤人,感叹青春已逝,白发。先生从不叹息彷徨,不变动游移,朝着自己认准的目标一步一步走下去。

布道面对众生,众生各有想法。于是,先生告诫我们,要守住自己的工作目标不动摇。对于调研中发现的问题,先生会指出来,不遮掩。对别人不接受的建议,先生便让其按照自己的想法,另择环境重新尝试一遍,在比较中检验。

先生工作不受八小时限制。与教师交流多在班外,有问必答,有言必。培训平台成了教师专业提升与精神成长的家园。点击率之高,参与人数之多超乎想象。大有“平生不识章太炎,访尽名流亦枉然”之势。

跟随先生调研数日,每每看到其专注工作,便想起《庄子》中成蜩的故事:“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惟吾蜩翼之知。”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培养教师以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改革自己的课堂教学,乃至处理生活中的问题,虽任重道远,但已曙光初见。

有先生这样坚守格物致知精神的人,实乃教育之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