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常常用这句话自勉,不断地告诫自己作为老师对待犯错误的孩子要能宽容,能及时帮助他们认识到错误并加以改正,在帮助他们改错时千万要注意呵护那幼小的心灵和尊严。

前几天在班上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感受颇深,对上面的几句话有着更深的认识。课堂上我正带着孩子们学习一篇课文,学到关键段落,孩子们和我的思绪被课文深深地打动,入情入境的状态简直太好了,我们默默享受着。突然不知从哪里发出刺耳的手机铃声,我和孩子们被惊醒了,“谁搞的噪音?噪音从哪里来的?”想着同样的问题孩子们把目光投向了我,气愤的目光把我也吓了一大跳,这是我的手机吗?铃声不对呀,再说了我上课时不拿手机的,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没有手机呀。我立刻向孩子们作出了解释,老师没带手机。话音刚落,铃声再次响起,嗯?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响声,带着好奇,循着铃声找去,隐约听得出是在教室后面,到底怎么回事呀。还没等我弄明白,听力极佳的李佳站起来报告说他同桌桌洞里有个手机,眼疾手快的邻桌王菲和王佳从陈书达书包里翻出来一部手机正响个不停。罪魁祸首终于找到了,经过询问得知原来是这孩子的妈妈把手机放在他书包里回家忘拿出来了,这不今天就被他带到学校里来了。孩子看着被同学翻出的手机无辜地望着我,等待着我的发落。一脸的无辜和委屈还能让我在说什么呢?只得叮嘱她要放好手机回家及时交给家长,以后别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本以为事情到此算是结束了,充其量也就算个小插曲。谁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课间操回来,陈书达就慌着跑来办公室告诉我说,手机丢了,他书包里只剩下一块电池。孩子眼睛里充满了惊慌与恐惧,诉说的话语哽咽着。怎么会这样呢?要是我刚才把手机先替他保存着就好了,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我有些埋怨自己了,这可是一部手机在孩子的眼里可算得上是一个大物件了,要是丢了肯定是不得了啦!见状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在心里生气,谁这么大胆敢在班里偷东西,心里盘算着如何解决这件棘手的事。上课了,按捺不住心里的怒火,我首当其冲把这件事摆出来。听到这个爆炸新闻,孩子们先是面面相觑,接着是议论纷纷:“谁偷得,谁偷得。不是我,我没看见。上完课间操我一直没在教室。”孩子们三言两语地说着,一个个很无辜的样子。接着几个班干部开始举手了,向我提供线索。我耐心地听孩子们说,不时也盘问几句,希望从中得到有价值的线索,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所说的无非是怀疑是谁。这哪行?!孩子们开始沉默了,看着孩子们我有些着急了,没有人发现,也没人拿,手机怎么会不翼而飞呢?真的找不到如何向人家家长交代呢?一时间我心里着急起来,连问了好几次没人应声。此时我眼睛也没闲着,在教室里打量着每个学生,希望从哪个孩子身上发现点什么,一秒、两秒……时钟在嗒嗒地响着,班里安静极了。大家都在寻思这到底是谁呢?一个孩子异样的表现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不时地看我,偷偷地看,还不敢和我对视。凭借与孩子打交道多年的经验,这不是正常的反应,本应该清澈的眼神里夹杂着不安、慌乱,还隐藏着焦灼和懊悔。是他,他异样的反应和曾经犯过的错我让我开始怀疑他。

目标锁定,心里稍稍有了些底。可怎么让他并认把手机交出来呢?刚才问了的没人应声,若是直接问,他不承认,岂不是更难办了。一来有些无凭无据冤枉好人的意思,再者找手机就彻底陷入了僵局。若是他真的承认了?一来他是“小偷”的罪名便会在班内实。再者来全班都知道他是小偷了,他的自尊心还有吗,他幼小的心灵将会从此蒙上永远抹不去的阴影。想到这,我犹豫了,矛盾了,一个手机可能毁掉孩子的一生,如果处理不当,他的童年将会因此黯淡无光。

“那不是真正小偷的眼神,所以我必须给一个犯错的孩子改正的机会.”想到这,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灵感,我再次微笑着走上讲台,同学们把目光再次向我来,等待着我的审判和揭开真相。我清了清嗓子笑着说:“事情弄清楚了,是有个调皮的孩子给陈书达,给大家开了个玩笑,故意把人家的手机藏到其他同学桌洞里来吓唬人家。再胡闹老师可真的生气了。大家再仔细找找看看手机有没有被别人藏到你的桌洞里。”话音刚落,他(锁定的怀疑对象)便积极报告:“老师,谁把手机放到我的桌洞里了。”这招还真灵,不打自招了。听得出,他说话语气里夹杂着慌乱和害怕。果真是他拿了,我的判断没错。心头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顿时同学们刷地把目光投向了他,仿佛还想小声说些什么,见状我忙向大家解释:老师猜得还真准,果然是有调皮孩子把手机人家桌洞里了,捉迷藏也不能这样呀,(学生呵呵地笑出声来)我们差点把人家当成小偷,冤枉了好人,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那个调皮的孩子我就不再找你了,自己一定改正呀!原来是这样呀,紧张的空气弥散开来,惊心动魄的手机被盗案就这样玩笑般地结束了,教室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再看看此时的他,如释重负,手头的定时炸弹终于脱手了,但目光里仍夹杂着懊悔在不时地向我看来。仿佛在说自己有多后悔,请求我的原谅。事情到这我觉得该结束了。说什么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让这个犯了错的孩子悄悄地改错。而我,向他投去原谅的目光,希望这目光能化解他内心的那一丝恐惧,希望他能以此为戒,把这件事埋藏在心底,永不再犯这样的错误。

事后,和同事谈论起这件事,他们建议我再找他单独谈谈或是告知他的家长好好教育他一番。我笑着说,他还只是个孩子,这件事就此了结吧。手机丢了,孩子可以找回,孩子幼小的心灵一旦打上烙印,终将难以抹去。对于这件事或许我们会渐渐遗忘,而对于他一个三年级的孩子来说,我相信会铭记在心、终生难忘。终有一天他会明白老师的用心。

 

作者简介:

高兴,男,泰安市东平县实验小学一级教师。泰安市骨干教师,任教语文学科并担任班主任,多年来致力于语文教学研究和班管工作研究,在学生德育方面成果显著,所写论文多次获各级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