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暑假开学一个月后的周五下午,放完学我刚走出校门就被两个个头比我高、穿迷彩服的青年拦住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我刚毕业的学生。

“老师,我们来看你了。”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一个月放一次假,这刚放假就来看你了。”

他们毕业后来看我,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内心里设想的能回来看我,和我聊一聊叙叙旧应当是那些学习成绩好一些的,或者其次一般的,但竟是他们。

原因是他们在我“统治”下的三年里,我没少批评他们,他们成绩很差,而且容易惹是生非,在这三年里没少给我出难题,所以这三年可以说是与他们不断“斗争”的三年。

但第一个来看我的却是他们!

看到他们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反而感到有些惭愧。在这三年里我对他们可以说有时极尽严厉,为了能管住他们也费尽了心思

最费心思的是他们容易打架,他们一伙人就像一撮火药,别人一点就着,也正因为这一点,有的专门爱惹他们。看看他们在学校的表现就明白了。

表现一:另立“中央”。在班中形成了以他为首的一小伙人,他们因为有许多的共同点:学习成绩不好、在班中受排挤、中午放学不回家在附近的小店吃饭等从而经常放学一起走,在校园内一起行事。他们在班中随意乱走动,甚至有时打闹,合伙欺负人,故意不遵守校规校纪。

表现二:发型“刺儿头”。为了故意在他人面前炫耀自己,把发型都整成了“刺儿头”,故意违反校规,理不合格发型。

表现三:通“小红帽”。在我让他们理完发之后,他们又统一戴上了帽子,在班中一看很显眼,是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班里他们成了一个小团体,不交作业,课间打闹把班里弄得鸡飞狗跳,慢慢地开始吸引其他的班里学生想加入。

他们这样的表现必然成为惹是生非的祸端。

针对这种情况我知道不能与他们硬对着干,经过一年的熟悉,他们明显在有意考验我作为班主任的权威,我要借一个巧劲,既然他在他们当中用影响力,我就发挥他这种影响力,让他约束他们这些不爱听话的学生。

思想渗透,擒贼先擒王。我不断找他谈心,渗透一些积极的、正确的观念、思想,然后通过他传授给其他成员。而且我还发现有一点:他说的话对其他成员很管用,他说要完成作业他们就会很听话的完成。这些道理如果我们老师或者家长说的话他们会认为你讲大道理,不愿意听,但有一点,他们不愿意听并不代表他们不接受,结果是他不仅接受了而且还传给了其他的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受到了教育。自我教育,学生之间互相教育的效果往往会更好。

我不断借机会找他聊天,有时聊一些与学习无关的东西,慢慢地他开始接受我了,而且一个好的表现就是督促其他不爱做作业的做作业,不再与课代表、班委对着干了。就这样我与他在不断熟悉与接近中,师生之间的情感也建立起来了。

攻心术,各个击破。找其他成员不断谈心,直到谈到他们的眼圈红了为止,不达这种效果誓不罢休。在与他们谈之前,我先尽量多的了解他们之前的情况无论是学习上还是家庭方面,尤其是了解他们的生活背景,这至关重要,了解了这之后就明白他们为什么是现在的样子了,而且也容易下手了。

润物细无声,于无声处“平”惊雷。他们因为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所以犯一些错误是难免的,甚至也可能是比较大的错误,在他们犯错后我不是急于批评而是乐于和他们一起承担,改错正。有一次在他们打架后我一改暴跳如雷的批评,反而是给他们道歉是我的未尽力让他们不断出问题,他们原先高昂的认为自己没错的头慢慢地低了下来。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借助他们一伙人的“团结劲儿”在集体活动中引导他们走向真正的团结,在拔河比赛中让他们打主力起作用、在运动会时我特别强调11人的大接力跑,他们的成员也是主力,这样他们与班里其他同学开始越来越近,其他同学也慢慢接受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个小团体不再排斥别人,能够与别人学会合作,最终走向共赢。

就这样与不断犯错的他们度过了初中三年,对我而言也可以说是战战兢兢的三年。今年的暑假他们顺利地毕业了,考上了自己理想的高中,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当他们放完就回学校来看我,我不免有些吃惊,吃惊之余是感动。从那开始我才深深明白要真正平等与用心地对待学生,才会获得学生的爱戴。

 

作者简介:

张立群,男,商河文昌实验学校教师,县级优秀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