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汉字作为形、音、义结合的文字系统,是世界上使用寿命最长、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文字。汉字不仅是人们用以书面交流的工具和符号,更是传承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文字,经义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许慎《说文解字·叙》)不仅道出汉字传承文化的功绩,更强调了其超越时空的作用。中华民族伟大的过去、屈辱的近代、辉煌的今天和未来,无不凭借它得以记录和承载。

《语文课程标准(2011修订版)》指出:语文课程对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革命传统,增强民族文化认同感,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在阅读教学中浸润汉字文化内涵,可以使学生对汉字产生浓厚的兴趣,培养其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提升其审美品位和道德修养。

溯源察史,感悟祖先智慧

汉字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其演变浸润着中国几千年文化的传承。汉字以象形为根基,进而发展为以形声为主的方块字。这充分体现了古人的造字智慧,更体现了先贤在造字之初,就赋予汉字构形与汉字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让古老的汉字成为民族文化的主要载体。在阅读教学中要让学生透过汉字,了解汉民族悠久的文化历史,看到汉字本身蕴含的民族物质、制度、思想等文化因素,增强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

从我们最熟悉的“姓”字看,从女从生,生声,其本身已显示出这是母系氏族社会的产物──人有,而从母。如“姬”“姚”“姜”等姓氏就是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的明证。《左传·成公九年》:虽有姬姜,无弃蕉悴相传,黄帝炎帝周朝姓姬,齐国姓姜,姬姜两大姓,常通婚,于是古人多以姬姜代美女。再如“郑”“邹”“郎”等中,右耳旁”是“邑”字的变形,表明其祖先的封地名称,后作为姓氏。而“陈”“陶”“陆”等,左耳旁“”则是“阜”字的变形,表示高地,表明其祖先居住地的地势。这些姓氏有的反映了我国氏族公社时期的社会性质,有的反映出古代“分封制”的社会组织特点,有的反映了祖先为避水患择高地而居的生存智慧。这样,学生在学习这些姓氏或书写自己姓名时,面对的将不再是简单枯燥的字符,而是祖先生生不息流传下来的,令自己充满崇敬的一个个图腾、一面面旗帜、一枚枚印章。

用,感受汉字美妙

识字、写字是阅读教学中的重要环节。《新课标》明确要求每天安排不少于10分钟的时间,让学生在老师指导下练字。并提出每个学段的识字、写字的具体目标与内容要求,如“初步感受汉字的形体美”“书写规范、端正、整洁”、“在书写中体会汉字的优美”、“体会书法的审美价值”等。

古人造字凭着对客观事物的“仰观俯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力求通过对事物进行如画如塑的直观描摹,使汉字能“视而可识,察而见义”。教师在指导学生练字过程中,要引导学生细察字形,从汉字的形象领略其独具的审美感受和文化魅力。如甲骨文的“看”字,好像一个人举目张望的形象;“飞”字,酷似一只大鸟伸展双翼展翅飞翔;“出”字,上半部分是人的脚趾,下半部分是洞口,表示上古人穴居山洞,一只脚从山洞出来……一个个汉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充分体现了“汉字的形体效应是汉字独有的文化现象”。

在指导学生阅读赏析中,要充分发掘汉字蕴藏的文化信息,使其美感得以强化和深化,使学生的思维越来越深刻和智慧,炼字炼句的文化传统在学生心中扎根、发芽、滋长、开花!当学生读到“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能品出“绿”字之妙,品出“还”字之意;读到“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能探出“回”字的动态与壮美……学生的用字、写作灵性得以启迪,用字、写作能力也得以发展。

引经据典,体验汉字深邃

在阅读教学中,为加深学生对某些字词的理解与记忆,教师要善于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提高学生对汉字文化学习的积极性和趣味性,领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深邃美丽。这也正是汉字文化传承所赋予教师的使命。

如《盘古开天地》一文中描写盘古倒下后,“他的四肢,变成了大地上的东、西、南、北四极”。许多老师将“四极”简单解为“四个方向”一带而过,甚或有的忽略不提。这无疑失去了一个让学生体验汉字文化博大精深的机会。“极”本意指房屋的最高处,也叫“脊檩”。“四极”是古代神话故事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词语,意为“四根擎天的柱子”。这显然跟古人对自然世界的认识有关,古时候,人们认为“天圆地方”,想象大地有四个角,四角各有一根大柱子支撑着天穹。《淮南子·览冥篇》:“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水。苍天,四极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民生;背方州抱圆天。”瞧,多么丰富奇特的想象──“断鳌足以立四极”,斩断的四足来做擎天的柱子。当你引经据典地给同学们讲完相关的故事,还用担心他们不懂“四极”是怎么回事吗?在他们脑海当中,这不再是一个枯燥的词语,而是一幅历久弥新挥之不去的生动画面。这正是汉字文化所需要传承的。

在阅读教学中注重汉字文化内涵的渗透和传承,有利于增强学生认识汉字、掌握汉字的内驱力,进而实现语文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促进知识和能力、方法和过程、情感态度价值观三维目标的有机交融。

 

作者简介:

1

王国华,男,1970年生,大学本科学历,中学语文高级教师。致力于生活化语文读写研究,有多篇论文发表于《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现代教育报》《河北教育》《班主任》等报刊。现就职于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教育局。2003-2007年连续被评为邢台市信息工作先进个人,2008-2013年被评为桥西区教育系统新闻宣传工作先进个人,2013年被市委市政府评为先进基层工作者,曾获邢台市德育工作先进个人、校园文化先进工作者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