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位老师告诉我,说现如今做老师好可怜,有放不出来,即使放出来了,也没有人敢评价说这个屁的气味。不说别的,就说我们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老师因和同一个市区临近相同资格的教师比,月薪相差1200元,有近千名教师组织罢课,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也没有见媒体报道说解决。后来竟然听说,有领导找罢课教师谈话,强调说,再有理也不能闹,就没有理了。

有老师对《愚公移山》有了新解读,自嘲:教师时下想做愚公也不可能了,因为愚公可以异想天开,动员全家,要搬走大山。并且愚公赋予实干,在议定计划后,就世代移山,终于感动了上帝,大力神助其移走了。时下的教师只能做个民、顺民,如果异想天开要搬走“专制”与“特权”这两座大山,必然有胡言乱语、胡作非为的举动,是不明智之举。在这个时间里,能坚持常识的智叟是值得称赞的。

我不评价舞阳县教师罢课,只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因为我在网络上认识舞阳县教研室的一个教研员,她曾经告诉我,他们县教育体育局局长是一个爱读书的人(于今这样的局长已经很少了),曾想办法激励全县教师读书。比如看书的老师买的书,在自己写了读书笔记与心得后,书由单位报销。我当时听说了这个消息就羡慕得不得了,再加上这个教研员告诉我,他们前两年聘请原山东教育出版社主编陶继新老师去做专题讲座,陶老师问了他们的工资,说他们的工资应该翻一番才对。于是我就问这个教研员的工资有多少,她说月薪2500元多一点,再一问工作年限,比我晚工作了8年,而我当时的工资只有2160元。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客观地说,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不算少。比如在2013年终于实现教育投入占GDP总量4%的目标。但是,我要问这个钱用到哪里去了?有生均公用机费、危险房改造、学校硬件建设等,我是草民,不知道这个投入占GDP总量4%的指标,不含中国在国外开设的“孔子学院”的开支,只是从网络别人的文章里看到过,这个指标应该用于基础教育,是个正金字塔形的,因为高校要成为中国的品牌,却成了一个反金字塔。可以这样说,就是这个倒金字塔的经费,绝大部分都用在了改善学校办学条件的硬件建设上了。学校建起了新校舍,操场也铺上了塑胶跑道,教室装上了“班班通”的多媒体,各地方都朝着“标准化学校”建设迈了一大步,距离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越来越近了,而教师的待遇至今没有得到改善。大多数老师都在为投入与产出的不对等苦恼,为付出与回报的不匹配纠结。就是这样,教育还成了“唐僧肉”。比如,生均公用经费,上面用“普九”数字下拨,而实际的在校人数远远少于“普九”数字,这个钱划到地方财政上,用到哪里去了?可能有领导解释说,用到硬件建设上去了。应该有人出来大吼一声说,教育不是不比硬件建设,重要的是软件(师资)投入到位,眼里只有高楼大厦没有人的学校,是办不出好教育的。领导之所以喜欢做学校的硬件建设,不关注软件投入,一是有硬件就有政绩,可以让人看得到和摸得着,二是还可以得到灰色收入。

时下的乡村中小学教师,正如国家督学贵州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奇所说:“备课时,他们病重的父母也许正没钱看病;上课时,他们的妻子可能正在外劳累奔波;批改作业时,他们的孩子可能还前途未卜……柴米油盐酱醋茶,同你我一样,教师也是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也要面对生老病死、成家立业等问题。虽然在课堂上、在校园里,他们愿意放下烦恼、奉献自己,但他们也只可以付出自身,甚至很多时候,除了尊严,教师再没有可以奉献的东西。”但是我要说,时下有的教师连尊严也没有,为了晋级评优,男教师半夜去送礼,女教师半夜去送人。“这些都是导致教师队伍中能真正安心一生从教者不多的原因。一方面,相较于很多职业,教师的工资不一定是最低的,但其他职业所包含的隐性收入和福利,以及其职业带来的名利与好处,却是教师职业所没有的。另一方面,‘而优则而优则’,由教师升为校长,再到局长,是很多好教师的梦想,甚至有人想一步跳离‘教’门,直接转为公务员。”社会愈来愈功利,而教育家是需要下心来做学问,日积月累做下去,才能有第一手资料。就如医生,凭着这个经验,对学生进行心灵的沟通,实现生命的润泽。

说时下的教师没有尊严,这不能全教师。过去还把教师与“天地君亲”一道尊重,虽是私塾先生,也是他人顶礼膜拜的职业,如今新课改了,要变精英教育为大众教育,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搬走专制与特权),首先把教师请下神坛。当教师走下神坛,让教育成为一个普通的职业时,世俗的观念没有相应转变,教师也就随之没有一点尊严感。君不见许多人在名利路上设卡子,看谁霸道,谁愈霸道,谁愈得名和利。难道新课改错了?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大众教育是让每一个生命都有尊严,这个尊严是相互尊重,要求从业者须保持思想自由、精神独立,同时要有自尊、自信的人格。唯有教师自尊、自信,才能传递给学生尊严和快乐,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当教师没有自尊、自信时,也就没有了教育。

我这样说,是想告诉大家,教师虽不再是高高在上、受人景仰的职业,但要求的是人人平等,没有特权。教师的一份付出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收入,切不可本属于教师待遇的GDP去做硬件建设,唯有如此,教师才能传递正能量,引导新一代走向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