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教主办的《师说》网刊2014年第7期的关注话题为:您的根本书籍有哪些?思来想去,笔者以为当从为什么读书问起,再说所读书籍及其对自己的帮助。

根本,一般比喻事物的本源、根基,也表示基础或本质。360百科指出,根本书籍,也称原典型书籍,是指奠定教师精神及学术根基,影响和形成其专业思维方式的经典书籍。根本书籍分为三类:一是人类文明的根本书籍;二是学科奠基之作、代表作和集大成者;三是大家小书,即由一流的专家所写的一些通俗易懂又不失深邃,对某一领域概貌及主要概念有清晰把握的书籍。

一、有选择性地读根本书籍

不论哪类根本书籍,都是教师打好根基、进行专业思维的对话载体,旨在帮助教师解决实际问题,形成教师专业发展根本能力(主要表现为理解力与行动力),继而提升实践智慧,提效教育质量简单地说,教师读书,尤其是对根本书籍的阅读,是通过提升理解水平和行动能力,发现教育教学的现实问题,并进行专业分析和自身实践来有效地加以解决,从而改善自身实践行为。那么,阅读根本书籍的目的决定了教师对根本书籍的选择。如果仅仅是为了显摆所谓的学养深厚,或者停留在发现问题并分析成因,而没有解决问题、改善行为的话,这样的阅读显然失去了“根本”。顾泠沅先生曾经指出,教师提升实践智慧的有效途径是:中学,做中学,听懂以后做出来,做好以后说出来。这个“听”包含“读”“说”包含“写”。因此,教师读根本书籍需要读中学、做中学──做出来、写出来;为了做出来、写出来(也就是为了“做──写”)而有选择性地读读根本书籍。

二、实践对选择书籍的影响

对到底读了哪些根本书籍,本人不敢自判。笔者的工作经历直接影响了自己对研读书籍的选择,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一是小学工作阶段,为提升学历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先后历时14年,期间直接和间接地研读了两三本经典。二是在中等师范学校教学学科教学法类课程时,为提高师范生学习效果和实习质量,自主研读了学科类经典著作。三是在教师培训机构专职从事培训工作时,为提升专业素养深入阅读了几本教育学、心理学等方面的代表作。四是目前从事教师培训指导和研究工作中,利用业余时间有针对性地阅读了与教师培训相关的专业文章和学术文献等。是阅读,特别是为了“做──写”而进行的取向明确的阅读,提炼了有效教学经验和有效培训理念,催生了近百篇公开发表的文章;尽管这些文章时常被诟病为实践性较强,而学术性欠缺。

三、帮助较大的专业性著作

仔细想来,对笔者帮助较大的专业性著作有以下三本书。

第一本是《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上、下)。2000年,为了完成本科毕业论文《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与当今小学语文教学两论》的写作,笔者斗胆文聊以应付。不料,却得到导师的肯定,被评为优秀论文。对此书的研读及毕业论文的写作,为本人进行小学语文教学法的教学奠定了基础。之后,从事的中等师范和初中语文教学深受其影响,所写的语文教学方面的文章也积极传递叶老的思想。其中,《永远的叶圣陶》在人教发表。更为“己所不欲”的是叶老的教育思想还影响了本人的其他学科教学,如小学数学、班级管理和教师培训等。86年至95年期间,邱学华尝试教学法的影响,积极实验的先学后教;多年的各类型学校的班主任工作采用扁平化方式,践行“管”与“理”结合;当下,对教师培训倡导“翻转课堂”理念,推行学员的提前介入(前置学习)。这些,无不发源于“‘教’是为了不‘教’”“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等。

第二本是《静悄悄的革命》。对此书的阅读经历了从局部到整体的过程。本人是在阅读《中国教师报》的一篇文章(《顾泠沅:沉潜乡村教育二十年》)后,开始关注此书的──原文为“佐藤学说:一所学校要有发展,要有改进,教师要敞开教室的大门,相互评论,连环跟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之后,在研究教师培训时,许多次阅读到此书中的片段,间接了解到此书对中国教师培训的影响。如,钟启泉先生的《课堂转型:静悄悄的革命》《教师研修的挑战》,陈大伟先生《校本研修面对面》《有效研修》,等等。为深入探讨校本研修文化建设和学校变革,笔者购买了此书,花了一天时间进行了通读,加深了对佐藤学所倡导的教师研修文化的理解,也明白了钟启泉、陈大伟等推介此书的用意。如,佐藤20多年来观察日本和欧美的课堂,听过1万多节的课,致力于“创建学习共同体”的学校改革实验,经历1000所实验学校的失败之后,3000所学校获得成功。它们以课堂研究为切入点,丰富教师的PCK知识,锻造教师的教学实践力。佐藤学的创建新的课堂、新的教师文化的改革哲学及其改革实践,值得我们借鉴。(钟启泉:教师研修的挑战)自此,不仅自己反复研读此书,还在教师培训指导中多次介绍其观点和做法,并向广大学员推荐此书,以优化校本研修实践。本人关于校本研修的规范、操作、重构与改进的主题讲座和有关文章,甚至于区域性周期教师培训规划设计,其影响跃然纸上,抹之不去。

第三本是[]迪恩等著、钟颂飞等译、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提高学生学习效率的9种教学方法》。此书结合51位优秀教师的成功教学案例,介绍了9种适用的教学方法:确立目标和提供反馈,提倡勤奋和巧用表扬,高效利用小组合作学习,提示、提问和先行组织者,非语言展示,总结和做笔记,合理布置家庭作业和练习,辨别知识的相似性和相异性,提出和验证假设,因简单而有效被美国教师协会列为指定用书。认真研读之后,笔者为此书写了一篇简介,向博友们推介。同时,通过结合我省教师学年度全员培训主题“有效学习教学指导”,多次在教师培训课上进行宣讲。这样做的缘由在于笔者的那篇简介所言:

陶行知认为,好的教师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叶圣陶指出,“各种学科的教学都一样,无非教师帮着学生学习的一串过程”“凡为教,目的在达到不需要教。”帮助学生学会学习,应是教师应该具备的教师观。当下的中小学教师专业研修,已经由培训“教”转向重视“学”,由研究“教法”走向探讨“学法”。中小学学科学法指导的知识、方法和技能成为教师研修的主要内容,帮助学生学会学习是教师专业学习的应然主题。然而,能够适合中小学教师阅读的学科学法指导类极少,在仅有的这一些书籍中,绝大多数是关于学习、学习方法和学习策略的理论研究,结合中小学教学案例深入浅出的则几乎空白。《提高学生学习效率的9种教学方法》一书恰好能够弥补这个缺憾。

四、现阶段的自我阅读走向

包括脑科学、教育神经科学在内的学习科学的研究成果,开拓了儿童研究的视野、人类学习研究的视野。“学生为本”是教师专业标准所规定的基本理念之一。研究学生、研究学习,聚焦学生的实际需求,关注“学生学到了什么,有哪些薄弱环节”……使得笔者的阅读发生了转向。《我们如何学习》([]克努兹·伊列雷斯孙玫璐译,教育科学出版社)、《人是如何学习的:大脑、心理、经验及学校(扩展版)》([]约翰·D·布兰思福特等编著,程可拉、孙亚玲、王旭卿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等,值得我们认真阅读。

大数据时代的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许多科学门类都会发生巨大甚至是本质上的变化和发展,进而影响人类的价值体系、知识体系和生活方式。在大数据的引领下,我们的工作和学习方式正在发生着改变。大数据改变教育,我们无法逃避。《大数据时代》([]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著,盛杨燕,周涛译,浙江人民出版社)与类似书籍,首先应成为作为教师的我们用来打底的书籍,为大家把握当下的“慕课”(MOOCs)、“翻转课堂”及微课等奠定基础,从而使自己不至于在人云亦云中迷失自我。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书籍的喜爱服从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阅读的走向宜与时俱进。可能,对许多教师来说,上述几本书算不上根本书籍。然而,它们却是基于本人“做──写”阅读取向的专业性书籍──堪称我的根本书籍──不仅引领“做”,更促进了“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