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小龙(化名),是校内小有名气的一名学生,课外作业几乎没有一次是按时完成的,就连课堂作业也要在老师的“监视”下才能完成,那笔字简直就是“鬼画符”;课间还经常欺负小同学,脏话不断;成绩也是一路“红灯”,同学们都不愿意跟他玩。这孩子有着浓厚的厌学情绪,缺少自信心和竞争意识,完全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到我班时,已经进入七年级了,我决定对其进行家访。

通过家访,我了解到他还有个姐姐,正在读高中,成绩优秀,在班里一直数一数二,人又乖巧,很受老师和家长的偏爱。而小龙在他姐姐这只“白天鹅”的对比下就犹如一只“丑小鸭”,经常受到爸爸妈妈的责骂,连爷爷奶奶也经常拿他和姐姐比。她的家人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是:

“你看姐姐多优秀,从不让我们操心,成绩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学学你姐姐?”

“你看你,成天只知道玩,玩,玩,真是气死我了!早知道还不如不生你呢。”

有一次,小龙听了这话竟然哭着跑出了家门,边跑边说:“既然你们不喜欢我,还生我干嘛!我也不回这个家了。”最后全家发动找到夜里11点多,才把他从外面找回来。从此,家里对他是又气又恨,又不敢打他、骂他,而小龙也就更加“野”了。小龙哭着告诉我:“家里的人都不喜欢我,他们只喜欢姐姐,姐姐优秀,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姐姐的。老师,其实我也不想这样。”

就这样,在家人的一片责骂声中,在姐姐的鲜明对比下,小龙失去了学习的自信,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看着小龙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给小龙的妈妈布置了一道特殊的家庭作业──每星期给小龙找一条优点,每周一的早上孩子亲自带给我。这样,孩子就巧妙地知道了“妈妈也爱我,妈妈对我有信心”,也等于告诉老师“我有优点了”或“我有进步了”。我也会隔三岔五地给小龙一张纸条,让他交给妈妈,上面写着“小龙在今天的劳动中很积极,能主动帮助小个子的同学擦玻璃”,或写着“小龙今天的课堂作业字迹工整,准确率高”,或写着“小龙今天上课回答了一个难度较大的问题,同学们很佩服他”……对小龙的一个个闪光点,我则利用晨会大张旗鼓地进行表扬,增强学生和家长的信心。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到小龙的家里家访,给小龙的妈妈带去了两本书,一本是《告诉孩子,你真棒!》,一本是《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小龙的妈妈也欣喜地告诉我,这阶段小龙变化很大,回到家里能主动掏出作业来做,遇到不懂的还缠着姐姐讲给他听;作业做好后还能帮他爷爷捶捶背,跟奶奶讲讲学校里有趣的事。他妈妈笑眯眯地说:“现在可省心多了!”

在期末考试中,小龙一下子考入班里前十名,现在他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三好学生”了。

古人云:“知其心,然后能求其也。”长期以来,在教育学生特别是后进生问题上,校外教育和校内教育的配合不够,一方面学校苦口婆心地教育后进生,另一方面,社会上不关心和讽刺后进生的现象比较普遍,从而削弱了学校教育效果。在后进生转化的过程中,我们既要充分发挥学校的主导作用,又要充分利用校外因素对他们的积极影响,尤其要十分重视家庭教育的作用,做好后进生家长的工作,取得家长的配合和帮助,达到共同教育的目的。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有真正为后进生营造一方和谐的“精神家园”,才能使他们摘掉后进生的帽子,成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让我们共同努力,家校互联,构成教育合力,摒弃对后进生的偏见,多给后进生一些爱心,让爱的阳光温暖后进生的心灵,让爱的雨露滋润后进生的成长;让我们积极探索新方法和技巧,努力加强对后进生的转化教育工作,或许另一个伟大的人物就在你我的手中诞生!

 

作者简介:

YeqZRBoYXAAAYleMHhZlwQAA&a=44&b=37

余黎明,从教十三年整,曾连续担任八年的班主任,在工作中不断受到磨炼,不断成长,曾获得“襄樊市第四轮学科带头人”的称号。连续四年被评为“枣阳市优秀班主任”。论文《小学高年级学习方式的转变》曾在《襄樊教育》期刊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