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或许是职业习惯,毕业于农林学校特产专业,走出校园又走进教室,到职业高级中学任教时,那是近三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的我,却没有把教室当成教学的场所,再加上教得是特产课,指导高级中学的孩子们学习,心想的是,让他们周末假期深入到天天接触到的家务农活儿吧。我带领他们走出校园,到学校后面那片果园,秋季到了,果实沉甸甸地挂在树上,请来果园的主人,为他们讲解冶害虫除杂草剪余枝施基肥事宜。那些时间,我不是老师,只是陪同他们似乎在玩耍的伙伴,而田野与大地,家园与农田,才是教室咧。那是20世纪80年代的事,后来职业中学不再,我又带《植物》等课,习惯使然,依旧带着孩子们到野外上课,教他们认识野生于山间滋意自由的花草树苗,那依旧不是教室的,讲台,自然而然随意流动于认识这些杂物的孩子间。谁个是明星?是学识高远的孩子,哪个是教师?是呈现知识让大家羡慕的那个人,他很可能不是老师、不是家长、不是专家、不是社会达人,只是略微懂一点点某方面技能或知识的孩子呢。他们在哪儿,教室就在哪儿。农村中学,缺乏老师成为常态,带语文等学科成为必然的选择,偶尔,在山坡河边,丛林中花园前,上一些课,只是偶尔。学校升学率排名,学科考试成绩校内外排名,工资与成绩挂钩等,野外上课渐成遥远地遗响,成为一个孩子们与老师的梦境。时时想起十几年前的时光,那还是我们如孩子大小年纪正读书的时光,“文革”刚刚结束,很多校园走动讲台上挥洒汗水的,是来省城等地乃至于外省的老师,我们的老师常常带着我们在野外山间上课的情景,听河流潺潺,观山花烂漫,赏掠过眼前的飞鸟,品诗品画品散文小说,画云画水画自己。原来,教室不仅仅局限于学校那一方天地的来源,却产生于自己的读书时代,那些高知青年们,他们带来了城市气息,上山下乡的他们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引进一股新风。只是严酷的升学之风,把它们冲淡吹开消散无迹了。

  很不小心,却读到一些如《论语》一类书,孔子,于田间地头讲解人生,奔波路途车边为学生释疑,在图书室里向老子求教,他也是没有教室的。-这与我们当年的老师是多么一致啊。尤其是,他那本由弟子们收集整理的言论集,开首劈头一句,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的话,让千年之后的我等敬威警醒,学习啊,不是教育不是教训不是教化不是传授不是传承什么的,只是学习,那是学生们自己喜欢的事。时时地高兴来自于学习。为什么高兴,因为不是局限于教室内的枯燥机械干瘪冷漠的知识,而是生动活泼灵性十足的讨论与交流。更不小心的是,这一点点思绪,在我等的课堂上洒落,成为当时课堂中端正板肃的课堂中学生的营养,十几年后的升学诉求日益规整严厉的今天的我的同事,比如郭国霞。

  寓教育在娱乐之中,授知识于课堂之外。这是郭国霞的座右铭,也是她一直在中学政治历史课堂教学中努力实践的教育思想。学生的爱国情操与思想感情,在教室里是不能培养出来的,必须在教师与学生的接触中,在学生与社会的碰撞时,在知识与生活的融会贯通里,在娱乐与教养的潜移默化间。提高全民素质不能仅靠学校等教育机构,还应有更多读书学习的场所。在美国,图书馆很多,而且借书卡是全市联网的,可在全市的任何一个图书馆借书、还书,全由自己在电脑上完成借书或还书的程序,极为方便省时。图书馆的开放时间从早上直开到晚上10点以后。书店也很多,里面有很多极为舒适的沙发供人安坐读书。你可以从早上开门进去看书一直到晚上11点关门才出来。里面有吧台供应热咖啡和面包。孩子也极喜欢去书店,里面有许多玩具,儿童书屋布置得如同童话世界,儿童读物设计得就像玩具,令孩子们爱不释手。现任北仑爱学书院院长的王桂芬教授,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后又接受西方教育的王桂岚一直固执地认为,教育应当是开放式的,学校的教育在课堂之外一定要有年延伸,课余时间,学生和教师。社会之间一定要有机地互动起来。她说:事实上,我学得学生可能在这一过程中学到的东西会更多、更实在、更实用。就教学实际而言,要实现这样的课程改革目标,就必须关注教材之外的课程课堂之外的学习,把教学视野延伸到生活和社会,把与之相关的理论和实际问题引入到学生的学习活动中,拓展课堂之外的学习空间,培养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课程资源的角度看,社会和生活本身就是蕴涵着丰富的课程资源;从课程的角度看,强调教材之外的课程课堂之外的学习,就是要超越文本课程,强化体验课程。总之,教材之外的课程课堂之外的学习不是一个简单的教学内容问题,而是一个课程视野和教学策略的问题。我们现有的政治历史的教学,实质上仍然是儒家的成人教育,主要是伦理道德意义上的成人,而不考虑个体的实际操作技能,儒家的教学方式,重视书本教学,轻视实际生活;强调从书本求智慧,忽视在经验中学习。时至今日,政治历史教学就是课堂教学已成为中国社会的共识。于是,在中西文化碰撞时,在经验中学习”“做中学便遭到了质疑与拒绝。于是,教育界很少或者根本不考虑课堂之外的学习方式,追求通过课堂教学来发展学生素质、在课堂上落实学生的主体性。

  前些年,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设计师Rosan Boschin设计的现代化学校,教室变成了开放的空间,鼓励学生之间的协作和互动,周围的环境,学生可以自由的进行移动呢。教育,别仅仅盯着教室,郭国霞教师如是说。

  教室是什么?

  我们大概都认为,教室是在中小学或大学里教师对学生正式讲课的地方吧?正如《现代汉语词典》对教室的解释是──“学校里进行教学的房间”。百度百科里说得极有意思。教室〔jiào shì〕,就是由一个很大的房间,前面为讲台,靠讲台的墙上有黑板,这里是老师上课、布置作业的地方。后面是学生的座位,一般有四组,每组有八至九桌,每桌坐两个学生。这里是学生接受知识、磨炼意志、飞黄腾达的必经之路。看看外国的教室老样吧。李希贵先生在其著作《36天,我的美国教育之旅》中曾经引述一位美国中学校长的话说:“我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就是要让学生知道,这是他们的教室,而不是老师的教室。”当下的学生,却有一种极为放松的说法,教室是什么地方?教室就是集体吃饭、睡觉、玩手机于一体的休闲会所!几位学生随意的问题着理想中的教室样子:我心目中的理想教室当然希望是高科技高质量,环境一流,设备齐全,包括互动电子白板、装有学习资源和软件的微型电脑、视频会议、数码相机、屏幕和投影系统以及桌上触摸屏等等。最好还是3D立体的,哈哈!我心中的理想教室需要应用灵活、多用途场所,环境舒适,里面的教师都亲切可亲,心灵上没有压力负担感。我心中的理想教室里面要有可爱的同学,亲切的老师,舒适的环境,和谐的气氛,最主要的是齐全的设备。这让我们想起二十年前,199404期《世界教育信息》上一篇文章,“正20世纪80年代的学生如果踏进2015年的教室,他们会发现什么呢?首先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恐怕就是在教室里没有几个学生……2015年的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要比现在少,实际操作已成为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创造性地使用了信息技术,所以全部课程的每个单元教学已实现一体化。”是不是很有趣?

  现在,我们可以说说教师教育提升老师素质的场所了。是不是必须在教室里呢。

  钱亦平老师有自己的回答,让我们看到他,推动组织引领带动了地理教师群体在教室之外,如何使得遍及全国各地的地理教师们,无法见面无法坐在一个教室的情况下,迅速成长并成为一名优秀老师的。

  群内教师们研讨产生的氛围,是一个让大家感受地理之美,享受生活之趣的地方。群主总能把地理在线群的话题引导到“生活中的地理”这个主题中来。每天群里洋溢的都是满满的生活的气息,大伙谈天说地,上到宇宙星系,中到国家大事,小到家常育儿,都有可能成为大家谈论的话题。那教研活动哪去了?也有,如果有老师提出地理教学方面的问题,大伙也会主动热情的解答,但是解答不限于问题本身,往往是说着说着就会顺着问题天南海北地扯开了。大家已经习惯顺着两条思路来讨论:一、如果是地理教学中遇到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在生活实践中是什么样的;二、如果是现实生活中的问题,那么能不能用地理知识来解释它。因为其开放性,为群里的每一位老师提供了广阔的平台,让我们的地理教学更加的活泼,更加贴近生活,更让学生们喜欢,也让我们更加热爱自己的工作。

  教室在哪儿?这个主题是今年的网刊《师说》追求的答案。教室是什么?是今年封面人物教师每一位的回答,如果您认真阅读了我们网刊,想必答案就在您的心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