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应红瓦绿树网友的邀请,看他写的《静下心来 赴那读书之约》的专题,是一篇很美的短文。因篇幅不长,我全文录下:

  这是个躁动多于坚守的时代。人生观在这样的氛围中飘摇不安。我是谁?我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这些问题经常拷问我的良知。我瞪着迷茫的眼去深空探望,那里一望无际;我瞪着迷茫的眼去人群探望,那里是一篇速写的人形──忙啊,人们!──或为了功名,或为了利禄,或为了那点可怜的所谓刺激。答案在哪?我寻,我问……终于有一天累了,倦了,软软地躺倒在温热的土炕上。我想就此迷迷糊糊地睡到梦里去──难道答案在梦中?突然地,妻放在案头的一本小书飘入眼帘──《小窗幽记》。全算打发这睡去之前的寂寥吧,我伸出手去……

  我的睡意没了,我的睡衣失去了它的基本功用。我的魂灵被那方块的文字激活了,我饥渴了多年的思想第一次喝上了甘霖。啊,我寻觅多年的答案原来一直在书中待我。

  曾经迷失的心终于有了桃花源可以栖息。我再一次爱上了书。

  来,静下心来,赴那读书之约,去做那与智者的交流。

  是呀,生活之中有几多人能静下心来?匆匆忙忙,为利而往,社会又很功利,驱使人们为了那一点利益狂奔,有时争得你死我活,甚至有人不惜用下三滥手段,因为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很少有人能如红瓦绿树一样,赴那读书之约,去做那与智者交流的事情。我们是教师,本应该是读书的群体,也必须要学会和智者交流,否则就枉为人师。可时下的教育人都在干些什么?可以这样说,大多数老师都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都在为了应付领导安排的工作而工作,没有人能如红瓦绿树这样拷问过自己。我看到这种现象,时常发问:一个教师不读书,又怎么能教育好他的学生去读书?

  每每我下基层学校听课的间隙,长爱坐在老师的办公室去,想在老师的办公桌上看到除《教学参考书》外的其它书籍,然而我几乎没有看到。我想:可能是学校没有人性化管理,日常工作除了让教师教书再教书,就不允许老师看其它书籍吧!如果学校有这样的规定,那我真的为中国教育梦而操心了。一问老师,老师们说:哪有时间读书呀!每天到学校上课、备课、批改作业,课间还要为了学生安全,屁颠屁颠地守护着学生。这样说来,老师们是忙的不亦乐乎了。我又问他们回到家里看什么书?他们倒反问我,谁家没有一点家务事?为此,我心里暗暗悲伤。

  我转而看办公室内的报夹,都是党报和地方报。我不是反对老师订阅这类报刊,而是反对每个老师均订阅有这么一份报刊,鲜有教育类报刊杂志。一问学校领导,领导解释说:这些党报地方报,都是上级要求订阅的,直接从学校账户上把钱划走了,谁也不能说什么。至于说要求教师读书,成为读书的部落,没有明文规定,也没有人这样要求。

  于是,我下学校听课或者是和老师议课之间,如果看到哪所学校哪位教师案头上有除教学类以外的书籍,或者是有教育类报考杂志,我就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在给学校的领导和教师的反馈时说,这所学校有教师自觉学习之风。比如某某老师在读什么书,如果有读书笔记,那就更好了。这鲜有的老师,是教育的脊梁,他们如蜗牛一样在浮躁的狂暴的充满铜臭的社会风气之下,在一所不为人知的小学里赴伏着前行,营造着这属于自己的桃花源。

  如果一所学校教师都不读书,说这所学校校本教研做得很好,教学有成绩,那是诳人的话。然而,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你可以听到,也可以看到,在每一所教师没有读书的学校,学期总结都有校本教研又出新成果。我真想大吼一声:这样的校本教研是假的,不要再骗人了。但我是草民,没有我说话的份。一个个领导都油头粉面滴说,我们的教育很好,校本教研风气浓,教学风气正。我想说,面对这样不要求教师读书的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一定会说假话,假话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今后我们在生活中,用假药治病,食用有毒食品,还美得不得了。这样恶性循环的社会风气,一直要毒害着我们这个民族灭亡。

  天下兴亡,谁的责任?我们既然有责任,面对作假的教育,为何不能理直气壮站出来说一句有良知的话?叶圣陶先生早就说过:唯有老师善于读书,深有所得,才能教好读书。只教学生读书,而自己少读书或者不读书,是不容易收到成效的。因此,在读书方面,也得号召教师下水

  老师,你在读书吗?读了多少书?记得我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二战结束后,美国人到日本,看到日本被原子弹炸得满目沧桑,但是,他们一看日本的教育,说,日本是不落的太阳。原因是他们看到日本教师在读书,日本人都在读书。我要说,要想实现中国梦,做一个爱读书善读书的中国人是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