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人为什么而活着?可能有人一生都没想过,也可能有人觉得这问题问得有些幼稚可笑。对于这一问题也的确不好回答,我曾作过思考,但总觉得任何回答都不能真正意蕴“人为什么而活着”。最近读了英国思想家、文学家罗素的名篇《我为什么而活着》,罗素在文章中阐释了自己活着的因缘。罗素说:“对于爱情的渴望,对于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这三种单纯然而极其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这就是我的一生。我觉得这一生是值得活的,如果真有可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欣然再重活次。”罗素的回答直击人的灵魂,发人深省,荡涤人的灵魂。文章虽短小简朴,却十分有魅力,含蓄隽永,耐人咀嚼,文章的字里行间体现着作者对于生命的深刻思索,也表达出作者对全人类的苦难的同情,给人以深深的启迪和思索。

  罗素对“我为什么而活着”的回答使我深受启发,也使我想起了很多人问我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教书呢?”是的,我为什么教书呢?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好回答,我也没有认真思考过,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就如同人为什么要活着一样,是一个需要静静思考和回答的问题。但是,我想,对“我为什么教书”的任何一种回答也不可能穷尽其真实意蕴的。

  有些学生问我:“老师,你为什么而教书?当老师有什么意思呢?”我一时没有回答,而是问他们的理想是什么,有的说当领导,有的说当演员,有的说学美术,有的说学金融……就是没有愿意当教师的,我当时的心拔凉拔凉的。有朋友问我:“当老师真辛苦,真清贫,你为什么不改行干其他的呢?”我只是一笑回之:“我也不知道。”真的,到底为什么呢?我自己也真说不清楚。

  但我想,对“我为什么教书?”这个问题,我不必问别人,得问自己,只有自己对自己的回答才是最满意的回答。自信就是相信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怀疑自己,试问?谁还会相信你,又怎么会快乐呢?我选择当教师,一路走来,我很快乐,很幸福。

  记得在孩提时,看到本村当老师的家庭在生活上比其他人好得多,尤其是衣服穿得比较体面,且处处受到人们的尊敬,我从此就有了自己的梦想,尽管这种梦想不怎么远大和高尚。

  少年时,老师在我的心中就像一缕阳光,给人温暖和阳光。一支粉笔,点拨着知识王国的迷津;三尺教鞭,指点着通向理想的道路;一块黑板,印记着到达彼岸的伟绩;一个讲台,辉映着人生的艰辛和洒脱。老师的身影时时萦绕在我的梦中,老师的形象似乎成了我生命中的光环,永不消失的电波,心中永不落的太阳。在我心中,老师的形象总是高大的,威严的,受人崇敬的,这更使我坚定了自己的梦想,我决定为梦想起航。

  高考填志愿时,我所有的第一志愿全是“师范”院校,一本第一志愿是南京师范大学。也许是受班上一活泼漂亮女孩的影响吧,她填的就是这所院校。二本第一志愿是徐州师范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江苏师范大学”。因为我是徐州人,总想选择家乡的学校,况且,学校离家近,来回方便,经济实惠。专科第一自愿是徐州教育学院,也是徐州的。并且在所有的“是否服从师范类调剂”这一栏内,我全填了“服从”。同学看到后都说:“他疯了,怎么这么想当老师啊?”我对此只是淡然一笑应之,但我笑得很坦然、很自信。朋友没必要那么困惑,境由心生,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不活得洒脱,开心一点呢!

  当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家时,家人赶忙打开,他们既高兴又失望,但我除了高兴还是高兴。哥哥说:“当老师也不错,这个行业稳当。”对此,我没有反对,但也没表示赞同。我想,我选择当老师就是想稳稳当当地过一辈子吗?也许是吧,我可是没见过大世面的农村娃啊!但我心里在想,一个人活着总有他的价值所在,就如同一棵小草一样,它或许永远都长不成参天大树,但它可以努力使自己做最绿最纯的那棵,一滴水珠渺小得不能与汪洋大海比较,但它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啊!大学快要毕业时,很多同学考虑跳槽,也有一些同学考公务员,我竟然“看不起他们”,冷冷地说:“那有啥意思?”招来他们一顿嘲笑,对此,我并没有去“还击”,只是灰溜溜地回到教室,去专研《教育学》《心理学》《教学教法》。

  毕业找单位时,很多师范生纷纷求亲拜友,渴望留城,但我对此不屑一顾,只是傻傻等待。最终我被分配到了一所距县城和老家都很远、也很偏僻落后的农村学校。同学安慰我说:“阴暗的角落才是手电筒发光的地方。”也许是吧。工作后我潜心教育教学,努力钻研业务,立足本职,敬业奉献,在各种竞赛、抽测中,所教的学生成绩斐然,深受学生的敬仰和领导的青睐,我为此感到快乐和幸福。这也许是我想当老师的原因吧。由于爱好舞文弄墨,论文获奖了,获县奖、市级奖、省级奖,论文发表了,在报纸上发表了,在杂志上发表了,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我感到成功,感到踏实,感到自己真的不简单。在一次县级优质课评比中,我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一等奖。一所知名度很高的学校也向我发出了“邀请”,愿意给我“一次调动的机会”我却说:“以后再说吧”。

  每天两节课,课后,要么批改作业,要么到图书室翻翻报纸杂志,要么设计教案、学案和课件,要么找学生谈谈学习,聊聊人生……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有同事说,别看他平时面无表情,不善言语,但一走上讲台,就完全判若两人,有说有笑,有情有义,有礼有节,激情四溢,像是充了电似的。也许他们说的不全对,但的确,我是渴望站在讲台上的,我讲课是容易激动的,尽管我并不擅长言辞。当我看到学生入迷的神态、善意的笑容、丰硕的收获时,我很满足,很自豪;当我看到学生递过来的小纸条、打来的电话,问这问那时,我很高兴,很得意;当我看到学生满意的答卷,有了事业的成功时,我很激动,很知足。在我生日那天,学生冷不防涂了我一脸蛋糕奶油,我很狼狈,但我很惬意,很幸福……

  经常有同学问我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甚至是“钻牛角尖”的问题,我有时会被他们问倒,但我喜欢,这说明他们把我当成了“知识化身”的伙伴、无话不谈的诤友;有同学经常制造一些恶作剧来取笑我,使我很尴尬,但我喜欢,这说明他们已把我当作朋友,对我信任;愚人节那天,我被门上的扫帚砸了个正着,全班同学笑翻了天,我很狼狈,但我喜欢,这说明我与学生已融为一体,我们之间已没有“师道尊严”的隔阂;课间时,看到一群学生在跳绳,我也加入其中,但刚一跳就摔了个仰面朝天,引来学生一阵大笑,我很不好意思,但我也喜欢,因为他们的笑不是嘲笑,而是对我的亲近和友善;对我的我第一次穿上浅红色的羽绒服,引来了全班同学的欢呼,一位女生俏皮地说:“老师,您穿上这件衣服真好看,说您年轻十岁是瞎话,至少年轻五岁不过分!”这样的话我同样喜欢。

  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教书的缘由吧。

  罗素说:“不要问我们为什么而活着,活着就是使关心自己的人更加快乐,也是自己快乐。但愿你看了会有所悟。”人活着最基本的证据是感受着当前的存在,所以人难免为现实的吃穿用度、柴米油盐忙碌;为娶妻生子、升官发财忙碌,然而,一个人如果只为现实活,那他的人生太枯燥无味了,太没意思了,人要有理想才对,罗素是为理想而活的!人活着也难免想着自己、为自己活,然而,一个人如果只为自己活,那他的人生就失去了意义和价值,他就会活得很可怜、很可悲、很孤独。中国有句古话:“授人玫瑰,手留余香。”如果别人因为我们的帮助而使生活更加快乐和幸福,那么我们就会得到心灵的净化、精神的满足和道德的升华,我们的人生就更有意义,更有价值。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搬开别人脚下的绊脚石,有时恰恰是为自己铺路。正如美国19世纪哲学家拉尔夫爱默生所说:“人生最美丽的补偿之一,就是人们真诚地帮助别人之后,同时也帮助了自己。”

  这,也许是我为什么教书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