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政治>>教师中心>>同步教学资源>>课程标准实验教材>>教师用书>>选修1

1.垄断与垄断组织

 

自由竞争引起生产集中,当生产集中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少数大企业就有可能在瓜分市场、规定垄断价格等方面达成协议,形成垄断。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垄断成为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垄断并没有消除竞争,反而使竞争更趋尖锐。

 

垄断组织是资本主义大企业间组成的垄断经济同盟,旨在瓜分和垄断商品销售市场和原料产地,规定垄断价格,加强对外经济扩张,攫取高额垄断利润。它的主要形式有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康采恩等。垄断组织有时还跨出国门,建立跨国公司。垄断组织最初以短期价格协定的形式出现于19世纪六七十年代,1873年危机后以分割市场、规定垄断价格或规定生产限额为目的的卡特尔开始广泛发展,到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里,卡特尔成为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

 

 

 

2.金融寡头

 

金融寡头,亦称财政寡头。帝国主义国家掌握经济、政治统治权的少数大金融资本家或集团,通过参与制支配大量社会资本,掌握国民经济命脉,并亲自或派遣代理人出任政府要职,以控制和利用国家机构,从而实现其在经济、政治上的统治。它们采取创办企业、发行有价证券、经营国家公债、进行资本输出以及推行战争和国民经济军事化等办法攫取高额垄断利润。金融寡头的统治,使资本主义的一切矛盾日益尖锐。

 

 

 

3.《国家与革命》

 

《国家与革命》是列宁系统阐述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著作,副标题为《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的学说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任务》。列宁写于1917 89 月,1918 年出版单行本。这部著作共分六章,讲了四个问题,即国家的本质、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和对机会主义的驳斥。该书不仅恢复了被第二国际机会主义歪曲了的历史唯物主义和国家学说,而且以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为中心,创造性地、系统地发挥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重大发展。

 

针对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者极力掩盖国家阶级性的谬论,列宁概括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国家问题的基本思想,鲜明地揭示了国家的阶级本质,指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军队、监狱是国家权力的主要强力工具。列宁充分论证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考茨基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偶然出现的一个词而已,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列宁明确指出,马克思在国家和社会主义革命问题上运用阶级斗争学说,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在国家问题上的一个重要思想。

 

 

 

4.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

 

1903 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制定党纲、党章时,以列宁为首的马克思主义者同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在选举党中央机关时,前者获得了多数票,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后者只获得少数选票,被称为孟什维克。此后,布尔什维克就成为俄国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1912 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拉格代表会议上,孟什维克派被驱逐出党。

 

 

 

5.社会革命党

 

社会革命党是俄国小资产阶级政党。1902年由民粹派人士组成,以切尔诺夫等人为首,主张建立联邦制民主共和国,反对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作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支持帝国主义战争。二月革命后,该党右翼与孟什维克同为临时政府的主要支柱。十月革命后,其左翼一度与布尔什维克党合作。后同外国干涉者和国内白卫分子勾结,多次组织武装暴乱。内战结束后瓦解。

 

6.考茨基与修正主义

 

考茨基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的领袖、理论家。他曾经是马克思主义者,后来变为以“中派”面目出现的机会主义者,最后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叛徒。1881 年,他在伦敦结识了马克思和恩格斯。18831917 年,他担任德国社会民主党中央理论刊物《新时代》主编,并以此身份参加党的领导机构的活动,多次代表社会民主党参加第二国际的大会,成为第二国际的领导人之一。

 

考茨基早年受拉萨尔、杜林、朗格等人的影响,入党时的观点是折衷主义的,政治观点是改良主义的。后来,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教育下,逐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写了《婚姻和家庭的起源》(1882年)、《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说》(1887年)、《爱尔福特纲领》(1892 年)、《基督教的起源》(1908 年)、《土地问题》(1889 年)、《伦理学和唯物史观》(1906 年)等著作,宣传马克思主义,批判修正主义,但是,同时也暴露出他抹煞阶级矛盾、否认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袒护机会主义等错误观点。1900 年,第二国际讨论米勒兰参加资产阶级政府问题时,考茨基持“中派”立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支持帝国主义战争。1914 年提出“超帝国主义论”,掩饰垄断资本主义的本质。此后,他还出版了小册子《无产阶级专政》(1918 年)、《恐怖主义和共产主义》(1919 年)等,攻击俄国十月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在1927 年发表的《唯物主义历史观》一书中,他用生物学观点阐述社会过程,歪曲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和阶级的学说,完全转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立场上。1938 10 17 日,死于荷兰。

 

考茨基早期的一些重要理论著作,虽然含有某些错误观点,但仍然是有价值的。列宁说过:“我们从考茨基的很多著作中知道,他是能够做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学家的,虽然他后来成了叛徒,他的那些著作始终是无产阶级的可靠的财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考茨基在关于时代、战争与和平、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机会主义理论。列宁在《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茨基》等著作中对他进行了尖锐的批评。

 

 

 

7.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及其主要原因

 

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首先表现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从20 世纪50 年代中期到70 年代中期,西方发达国家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55%。到90 年代末,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达30 万亿美元,其中,西方发达国家所占比例高达75%。随着整体经济实力的增强,西方发达国家相继进入以高消费为主要特征的富裕社会,资本主义统治下的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也有所缓和。那么,战后资本主义经济为什么能够得到如此快速的发展呢?

 

一是新科技革命为经济的增长提供了强大动力。以计算机技术、信息工程、生物工程和空间技术为标志的第三次技术革命,催生了一批新兴产业,带动了原有产业部门的改造,促进了产业结构的调整。金融、信息和其他第三产业迅速崛起,目前在西方国民经济中的平均比例已达到三分之二左右。以美国为例,其经济增长约30% 来自高新技术产业部门,信息技术产业已成为其最大产业之一。

 

二是国家对社会经济活动的自我调节,在一定程度上暂时缓解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对生产力发展的制约。自从社会主义以其巨大的优越性出现于世界,国际资本主义便一方面千方百计地同社会主义进行斗争,另一方面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某些环节和经济社会的运行、管理机制进行自我调节、改良和改善。

 

三是在旧的国际经济秩序继续存在、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还没有建立的条件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利用其经济、科技甚至军事优势,在世界市场上获得了巨大利润。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大批发展中国家虽然获得了独立,但是在经济、政治、军事上仍然未能摆脱国际资本主义的控制和威胁。在这种不平等的国际秩序下,它们的工业化进程恰好为垄断资本的扩张提供了广阔的空间。首先,它为垄断资本提供了投资场所。19601980 年间,西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资本输出累计达5 500 亿美元。输出的结果是资本的迅速增值。其次,它为西方产品提供了新兴市场。20 世纪80 年代中期,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额占美国对外贸易额的35%,出口到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超过了对西欧、日本出口的总和,对于缓解传统的生产过剩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再次,它为西方提供了大量的廉价资源和初级产品。发展中国家约有三分之二的出口产品(主要是原材料和初级产品)是面向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国家的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以低价向西方出口,西方的工业制成品则以高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这一低一高,就决定了利润的流向。  

 

资本主义的这种新发展证明了什么呢?它不能证明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也不能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解决,而只是证明:由于新的历史机遇的产生和自身的消极扬弃,资本主义所容纳的生产力还有一定的发挥余地。

 

 

 

8 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表现之一:资本更加集中

 

美国拥有十亿美元以上资本的大工业公司,由1955年的22家发展到1992年的316家;拥有100 亿美元以上资本的特大公司,由1970 年的两家发展到1992 年的49 家。十亿美元以上的大公司拥有的资本在整个工业资产中所占比例,从1960 年的23% 增加到1990 年的712%30% 的公司占据了制造业全部增加值的80%。由于资产增加,利润大幅度增长。美国拥有十亿美元以上资本的大公司所获净利润在所有公司利润中所占比例,从1960 年的38% 上升到1990 年的732%

 

英国、德国和日本拥有十亿美元以上的大工业公司,由1965 年的一家,发展为1991 年的191 家。拥有100 亿美元的特大工业公司,由1970 年的一家发展为1991 年的56 家。日本09% 的大公司控制了86% 的资本,德国109 家大公司控制了647% 的资本,英国42 家公司中的三家最大公司控制了422% 的资本。

 

少数大银行几乎控制着全社会的货币资本。在全世界最大的500 家银行中,美国银行从1970 年的185 家减少为1980 年的96 家,存款却从2 960 亿美元上升为133 万亿美元。十家最大商业银行的存款,在整个银行存款中所占比例,从1950 年的155% 上升为1982 年的39%。日本五家商业银行集中了全国存款的三分之二,英国四家商业银行则集中了全国存款的90% 以上。

 

少数垄断寡头牢牢控制着经济命脉。美国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大公司控制着美国汽车产量的90%,丰田、日产和本田控制着日本汽车产量的四分之三,德国戴姆勒—奔驰、大众和阿佩尔公司控制着德国汽车产量的四分之三。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电话电报公司等垄断集团大量兼并企业,资本扩张了几百倍。原有的一些大财阀也不甘寂寞。如洛克菲勒集团从石油行业伸展到军火、电子、化学、原子能、机器制造业及运输业;摩根集团从钢铁工业扩张到石油、电子、汽车、原子能等行业;由制造军火起家的三菱集团向银行、保险、重工、化工、石油行业发展。一些家族式大资本家与大银行、大财团相互持股,转化为资本更加雄厚的垄断财团,不仅垄断生产,而且垄断原料、设计、销售网等各个环节。在分工和协作更加细密,生产、流通和交换连成一体,科研、文化教育、第三产业也广泛社会化的今天,生产资料的这种高度私人占有,无疑对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构成了严重阻碍。

 

 

 

9.帝国主义就是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帝国主义虽然没有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它们一天也不曾安分过。挑动宗教纠纷、民族矛盾,支持民族分裂,制造地区冲突,发动局部战争,整个世界到处都有这只罪恶的黑手。即使是在冷战结束、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以后,它们也一直没有放弃冷战思维、使用武力和武力威胁。局部战争给垄断资本集团带来了滚滚财源,却把被侵略的发展中国家推进了火海和苦海──百业凋零、万家离散、民不聊生、环境破坏……据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约有七千万人在局部战争中丧生。更不人道的是,在20 世纪90 年代的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它们居然使用具有放射物质的贫铀弹,不但给当地及周边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生态环境带来巨大而长久的危害,也戕害了北约一方的普通士兵。

 

 

 

10.资本主义国家的怪现象:财富的增长,导致贫穷、失业和无家可归

 

随着生产的发展、财富的增加、资本的积累,贫穷和失业也在发展,两极分化是资本主义世界普遍存在的现象。美国国会预算局1999 9 月公布的数据显示,1977 年以来,全国人口中,占1% 的富有阶层的年收入显著增长,中间阶层增长不大,占20% 的底层大众的实际收入下降。目前,约有40% 的家庭没有财产,或只有几千美元的财产,许多家庭的负债大于财产。贫困人口的集中聚居,形成了遍及大小城市的贫民区。美国学者哈林顿指出:“那里的贫困人口已经陷入贫困的恶性循环。”其他发达国家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尽管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每一届都在高喊“充分就业”,但往往是口惠而实不至。长期性失业者增多,青年失业者增多,白领失业者增多,是近年失业中出现的新特点。在1994 年的底特律国际会议上,西方七国集团承认:失业已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的致命点。一位法国学者说得更为坦率:“失业是今天西方面临的最大的安全问题,如果不找到解决办法,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将会自行瓦解。”这绝非危言耸听。1997 5月,欧洲爆发了以反对失业为主题的跨国群众运动“欧洲进军”。“我们再也不能容忍了”,就是当时青年工人和学生们发出的愤怒呐喊。

 

贫穷、失业导致无家可归。一位美国总统说过,他们是一些“被社会抛弃和脱离社会的人们”,“如今生活在一个远离我们的世界上”。

 

11.帝国主义就是掠夺和陷阱

 

帝国主义就是掠夺。它们凭借其强大的垄断地位,主导经济全球化,以“自由经济”和“公平交易”为掩护,加强国际垄断资本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19701995 年,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债务由620 亿美元增加到12 900 亿美元;债务利息由50 亿美元增加到2 400 亿美元。最不发达国家由十年前的36 个上升到现在的48 个。19801995 年,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完全停止增长,生活水平比15 年前还低。475 亿人口处于不发达水平,13 亿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以下,一亿多人营养不良,每年约有一千八百万人死于饥饿和贫困。

 

帝国主义就是陷阱。近年来,金融风暴以其巨大的破坏力横扫拉丁美洲、俄罗斯和亚洲大陆。风暴过处,企业纷纷破产、银行坏账成堆、失业人群猛增,第三世界的经济伤痕累累、满目疮痍。罪魁祸首就是帝国主义。战后五十多年来,它们一直以经济援助、经济制裁、和平演变、文化殖民、政治颠覆、军事威胁为手段,诱迫发展中国家落入它们的陷阱。以墨西哥为例,自20 世纪80 年代被迫吞下美国制造的新自由主义苦果后,便在危机中越陷越深。一度兴旺的民族工业土崩瓦解,银行体系危机重重,内债外债一齐猛涨。19801996 年,除偿还本息1 500 亿美元之外,外债总额还增加了21 倍,从580 亿美元增加到1 800 亿美元。1995 年、1998 年的两次金融危机,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整个国家陷入严重的政治动荡。

 

 

 

12.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不能证明资本主义正在向社会主义“趋同”

 

从方法论上看,趋同论的失误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趋同论混淆了两类不同事物的性质。在社会主义国家,一切生产资料和产品归全体人民所有,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资本主义国有制在本质上是私有制,一切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资本家增值资本的需要。资本主义在其自我调节、改良和改善的过程中,的确借鉴了社会主义的一些做法,但是绝不可能因此改变它的本质,正如狼吃了人饭不可能因此变成人一样。

 

其次,趋同论将手段当成了目的。趋同论者看到了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却没有看到新变化的变化。事实上,自20 世纪80 年代以后,英国、美国的国家干预、国有经济、社会福利等均呈收缩的趋势。其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暂时渡过了险境。正如恩格斯所说的:“只要资本的力量还薄弱,它本身就还要在以往的或随着资本的出现而正在消逝的生产方式中寻求拐杖。而一旦资本感到自己强大起来,它就抛开这种拐杖,按它自己的规律运动。”拐杖是什么?是手段。把手段看成目的,得出的结论怎么可能正确呢?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它们还有可能重新拾起这根拐杖或者再觅新的拐杖,但是拐杖作为手段,永远不可能成为目的。

 

再次,趋同论抓住了非本质方面,丢掉了体现本质的方面。判断一种生产关系的性质,不是看工人得了多少小恩小惠,而是要看工人阶级在生产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如果工人阶级占有生产资料和产品的程度越来越高,在生产过程中的主人公支配作用越来越强,而且呈现出公有经济和按劳分配即将成为主体的趋势,我们就可以说资本主义在向社会主义趋同。问题是,现实中的情形恰好相反:资本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寡头手里,两极分化愈演愈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