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摘要: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插图在类型上以单体识别图为主,插图类型的单一影响了词典学习功能的发挥。借鉴英语学习词典的经验,对外汉语学习词典插图的设置可以考虑从以下两方面加以改进:第一,依据词目之间的语义关系设置不同类型的插图;第二,与词目的释义相配合选择插图类型和插图中的词目。这些都要建立在对词典释义、汉语词汇特点和汉语学习者需求研究的基础上。

关键词:对外汉语学习词典;插图;插图类型;语义关系;释义

一、引言

随着人们对词典中插图功能认识的不断深入,插图已被越来越广泛地设置于各种学习词典中。如何充分实现插图的多种功能,以强化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学习功能,是值得词典编纂者关注的方面。目前,关于对外汉语学习词典插图设置的研究尚不深入。从编纂成果上看,已有一些对外汉语学习词典设置了插图,且数量不少;但插图类型比较单一(主要是一词一图的单体识别图),对词目之间语义关系的把握和说明没有反映在插图的设置上。近年来,英语学习词典的插图设置发展较快,插图类型灵活多样,覆盖的词目也很广泛。[1]通过设置不同类型的插图,词典可以将词目置于某种语义关系中,使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词目的静态和语义不相关状态转化成动态的语义相关的网络。本文在对一部英语学习词典(《朗文当代英语辞典》(第4版),以下简称《朗文》)和两部对外汉语学习词典(《商务馆学汉语词典》,以下简称《学汉语》;《汉语图画字典》,以下简称《图画字典》)的插图类型进行比较和分析之后,将视角确定在依据词目之间的语义关系设置多种类型的插图这一问题上,认为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插图设置应引入语义学的相关理论,在借鉴英语学习词典经验的同时,总结汉语词汇的特点,改进插图设置的理念,以更好地为汉语学习者服务。 

    二、依据词目之间的语义关系设置不同类型的插图 

心理语言学的一些实验研究表明,与书本词典(book dictionary)不同,心理词典(mental dictionary)中的词汇依靠语义关系联系起来。[2]大多数学习词典还是按照字母顺序编排词目的,词目之间没有建立起语义关系。语言学习词典应提供给学习者更多的关于词语之间语义联系的信息,由于其与心理词汇的组织方式具有一致性,因此将有助于学习者对词语的理解、记忆(输入)和提取(输出)。插图可以描述各要素之间的关系,在认知上具有选择和组织的功能。[3]在词典中设置具有组织性功能的插图,使词典中的词目依靠某种语义关系联系起来,与学习者的心理词典相一致,将能更好地实现词典的学习功能。

插图类型反映了词典编纂者设置插图的理念。杨景廉、王嘉民和黄建华将语文词典的插图类型按功能划分为四类:识别图(包括单体识别图和复体识别图)、综合图、对比图、分类图。[4][6]我们认为,这种分类方法反映了词典插图辅助释义和对词目依据语义关系进行重组的功能,是一种比较合理的分类方法。综合图、对比图、分类图及一部分复体识别图都是对不同语义关系的词目的重新组合,在帮助学习者理解和辨析词义、归纳汉语词汇规律以及扩大词汇量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以下分别就不同类型插图的设置进行举例说明。 

(一)复体识别图的设置

一部分复体识别图是对插图所附词目范畴内的不同成员的词目的整合,可以称之为举例式复体识别图。例如,《朗文》为“brush”所配的复体识别图包含了九种不同形状和用途的刷子。《图画字典》为字头所配的插图为茶壶、水壶、酒壶三幅图组成的复体识别图。复体识别图的设置可以有效扩大插图所覆盖的词目范围,并能将含有共同语素的词目词共现在一起,深化学习者对词语结构的认识。对外汉语学习词典应重视对这类插图的设置。

(二)综合图的设置

结构综合图依附于表示整体事物的词目,标出了表示事物内部结构各部分的词目,将被分割开的词目通过整体词目重新整合在一起,建立了整体与部分、部分与部分各词目之间的语义联系。例如,《朗文》为“tree”所配的结构综合图中,标明了rootstrunkbranchleaf等各部分的词目。而《学汉语》为字头所配的插图为单体识别图,图中没有标出根、干、枝、叶这些表示部分的词目,未能利用插图提供给学习者更多有效的信息。

一些插图分类中的场景图也可以归入综合图,可暂名为场景综合图。作为场景的词目代表的事物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活动或生活空间,图中所包括的词目代表的是特定场景中的典型事物(typical objects[2]例如,《朗文》为“sports centre”所配插图为一幅室内体育中心的场景综合图,绘出了场景中的不同区域和各种设施,学习者不仅扩大了词汇量,还了解了一些文化信息。场景综合图所占篇幅较大,在对外汉语学习词典中很少设置。实际上,对外汉语学习词典中的很多单体识别图所附词目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名词,例如《学汉语》中的冰箱”“报纸”“医生等,为这些词目设置单体识别图意义相对较小,不如在相关场景的词目下(例如厨房”“客厅”“医院等)设置场景综合图,将一些场景中的词目列入其中,有助于学习者进行联想记忆。

(三)对比图的设置

对比图是将同类或类似的词放在一起,配上插图加以对照、比较。[6]我们把这类图分为两类:一类是相反或相对关系的对比图,例如,《朗文》中的“backhand”词目下列出了backhandforehand一对反义词,并用图片展示了两个词的区别;另一类是相近或相关关系的对比图,例如,《朗文》中的“fold”词目下设置了包括foldroll upcrumpletear up四个相关词目的对比图,表现了四个意义相关词的不同含义。在对外汉语学习词典中,对比图的设置比较少见。《图画字典》中有一些反义词的对比图,例如等,但基本上没有相近或相关的词目组成的对比图。

实际上,汉语词汇中也有大量的近义词和相关词,对一些词目分别设置孤立的单体识别图,不如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形成对比图,使学习者在比较和辨析中记忆词目。例如,《图画字典》中为举、托”“抱、背”“挑、扛这六个字头分别配有单体识别图。每对字头在意义上都有交叉,用法相似,对应在英语中分别都含有holdcarrycarry on the shoulder之义,对于汉语学习者来说则容易造成混淆。通过设置对比图,把这些相近或相关的字头放在一起进行对比或比较,将有助于学习者在学习中注意到各个比较项的区别点,有意识地进行辨析使用。

(四)分类图的设置

分类图是将同类事物汇集在一起,集中配置插图。[6]例如,《朗文》中“fruit”词目下列出了十余种水果的名称和图片。分类图体现了上位词词目和下位词词目意义之间的单向依赖关系。[5]设置分类图不仅有助于对具有整体概念意义的上位词词目的释义,还由于统合了同类事物的词目,使下位词词目之间形成了相互衬托和解释的关系。

对外汉语学习词典中的一些单体识别图可以整合为分类图。例如,《学汉语》中,对乐器这一词目的释义为演奏用的器具,如小提琴、钢琴、笛子等,没有配插图;而小提琴”“钢琴”“笛子等词目下都配有单体识别图,其释义中也都包括乐器弦乐器这些上位词。这些单体识别图虽有一定的辅助释义的作用,但设图的理念不免单一,如何取舍也存在问题。把这几幅单体识别图组合起来,形成乐器这一上位词词目下的一幅分类图,不失为一种更好的设图方式。

三、插图类型和插图中词目的选择应与词目的释义相配合

不同类型的插图设置与词目的释义有一定的关联,在选择插图的类型上,应考虑与释义方式相配合的方面;在考虑插图所附或所含的词目时,也不妨在释义内容中寻找线索。

(一)插图类型应与词目的释义方式相配合

释义方式的不同会影响插图的设置。例如,《朗文》对“house”的释义(义项1)为“a building that someone lives in, especially one that has more than one level and is intended to be used by one family”,词目下设置了包括五种不同形态房子的复体识别图;而《现代汉语词典》对房子的释义为有墙、顶、门、窗,供人居住或作其他用途的建筑物,词目下设置了一幅结构综合图,标出了一幢房子上不同部位的词目。两种不同的插图类型与词典对相应词目的释义方式直接相关。词典编纂者为使插图更好地辅助释义,应设置在表达上与释义相一致的插图。

(二)与释义内容相配合,选择插图所附的词目或所含的词目

插图所附或所含词目的确立可以在释义内容中找到线索。词典释义的整体(holism)原则要求词义的解释要反映语词范畴特征之间的系统联系。[7]例如,一部分词目的释义中应指出上层概念,上文提到的几种乐器的分类图,其中各个词目的释义中都含有一种乐器的内容,因此可以将相关词目根据共同的上层概念聚合在一起。还有一部分词目的释义中应指出整体范畴成员之间的相对或相互关系,本文所考察的三部词典中在词目的释义中都包含了对词目之间相反或相对关系的说明信息。这也是选择和确立对比图所附词目的一种可靠的依据。 

四、结语

对外汉语学习词典与英语学习词典相比,在插图类型的设置上有待进一步改进,充分发挥插图直观地重组词目的作用。插图的设置要建立在对词典释义、汉语词汇特点和汉语学习者需求研究的基础上。一方面要充分了解词语在词义上的关系,另一方面要注意搜集学习者在学习中常用、易混淆、记忆度低且适合设置插图的词例。这些工作需要汉语词汇学、语义学和对外汉语教学领域的专家与词典编纂者的合作。  

参考文献:

[1]陈燕.浅议英语辞典的插图.上海:辞书研究,19976.

[2]冯春波.英语词典插图研究.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9.

[3]黄显华, 霍秉坤.寻找课程论和教科书设计的理论基础(增订版).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146-148.

[4]黄建华.词典论(七).上海:辞书研究,19841.

[5]刘叔新.汉语描写词汇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276-384.

[6]杨景廉,王嘉民.语文词的插图.上海:辞书研究,19834.

[7]章宜华,雍和明.当代词典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233-234.

[8]英国培生教育出版有限公司.朗文当代英语辞典(第4版).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4.

[9]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商务馆学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10]课程教材研究所.汉语图画字典.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

[1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