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摘要:本文从清朝中期编纂的识字课本《庄农日用杂字》说起,结合中外学者对中国传统识字教育资源的回溯和发掘,探讨在目前对外汉语教材汉字处理的大背景下,如何更好地尊重汉字形音义三位一体、富于韵感的特性,融入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和字理识字的合理元素,以从根本上扭转对外汉语教材中用词语处理掩蔽汉字处理的现状,更好地推动汉语教材的编纂和国际汉语教育的纵深发展。

关键词:汉字处理;分散识字;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字理识字

汉字处理是对外汉语教材编写中的一个重要因子。形音义的严整结合,字与词的相生相伴,都显示了汉字处理的重要性。从教材对语言要素的整体处理来看,汉字处理一头连着拼音处理,一头连着词语处理,处在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本文从一部清朝中期编纂的供农家子弟使用的识字课本说起,讨论在目前对外汉语教材汉字处理的大态势中,如何注重汉字本身的理据性,如何融入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和字理识字的合理元素,加强汉字教学,更好地打通字词之间的联系,从而推动汉语教材的编纂和世界各地汉语学习的发展。

一、对外汉语教材中汉字处理的现状

时下各个层次、各个种类的对外汉语教材,在字种的择取上,绝大多数是随文择取、分散识字;在汉字的呈现等级上,绝大多数是依据基于词频统计的汉字等级分类字集;在汉字的书写上,绝大多数采用一笔一画的摹写;在汉字的练习上,则会有依据不同课段的同音字的归集、形近字的比较、合体字的部件分拆或组合、同偏旁或同部件字的归纳,以及补笔画、数笔画等形式。

上述处理的一个主要指向是把汉字的修习放在字音、字形上,字音字形的处理几竟成为对外汉语教材编著中汉字处理的全部。而素以标榜的形、音、义三位一体的汉字的却渺然无踪,字义、字理之间的理据和推演关系终全篇而无一得见,好像汉字只是记录汉语的符号而已,字字之间毫无关系。这样处理的结果是,成百上千的汉字在修习者看来,只是一堆毫无联系的、一盘散沙似的符号归集,因为字与字之间毫无关联,记忆习得的难度可想而知,特别是对欧美学生来说,汉字的文字形态和乏缺理据的处理,只会增加学习的难度。细思默想,导致此种散漫无极的处理态势的原因是,在现代语言学的视域中,汉字仅被视为词语的附庸,是因为在某些急需的功能或话题中涉及到了这些词语,为了要习得熟练这种功能或话题,没有办法,只好先来学习这些词语,为了学习这些词语,没有办法,只好学习这些汉字,汉字作为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只好不得已而为之地学一下,姑妄记之,姑妄学之。

这样一来,汉字处理,一方面受拼音处理的影响,一方面又受词语处理的影响,两相夹击,瘦弱得更加不堪,附庸得让人嫌弃。作为联字成句、缀句成篇的汉语基石的汉字,如果得不到很好的富于联系的处理,对外汉语教材的使用效果可想而知。而千百年来形成的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和字理识字的传统,面对国际汉语推广的良好态势,或被束之高阁,或被弃如敝履,而寄梦于从西方语言学不断翻新的理论追逐中寻求解决汉语难学的桎梏,真让人有南辕北辙的扼腕之痛,更是完全置海外汉语学习者的汉字之痛于不顾。

可喜的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外一些学者对此展开了反思和探索。中国的张朋朋先生、法国的白乐桑先生都对以字本位为基础的汉字集中教学进行了探索,表现出了向汉字本体回归的强烈愿望。白乐桑先生说:20世纪初之前,除明末学者方以智提出字母文字优于中国文字之外,中国没有任何改革文字的意愿。在中国,文字作为学习知识的基本工具,加上它本身也是一门学问,一直占据着社会文化的核心位置。不管是在政治、身份的层面上,还是在思维的建构上,亦或是汉文化圈的文化模板上,文字都位于中心。从审美维度来看,文字将中国书法升华为独树一帜的艺术。”20世纪上半叶,汉字成为中国落后的替罪羊。我们所说的集中识字法自古就有。……对传统的拒绝以及模仿西方语言遗留下来的影响,使得中国20世纪下半叶出现的汉语教学只承认词,而不注重构成词的字及其字形、语义与词汇义。在1982年上海出版的初级对外汉语教材中,我们难道没有注意到汉字教学甚至退步到新课文中不展示新字的笔顺?……在法国复兴中国汉字入门的传统或早期的相关探索,协调汉语与《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按照汉字的不同形式与不同难度分离汉字的教学方法,由此找到了自己的教学依据。而以字本位理念为基础编写的汉语教材也引起了学界关注。

二、《庄农日用杂字》的基本内容和启示

其实,正如白乐桑先生所言,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汉字教育中,确实有很多富于智慧的识字精品。撇开耳熟能详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不说,单就一本清朝民间人士编纂的地方识字课本《庄农日用杂字》来说,就让人讶异不已。

这本《庄农日用杂字》是清朝中期山东临朐人马益著根据鲁中山区农村生活实际编写的韵语识字课本,全文474句,共2370字。在这本今天看来极为简单的课本中,作者在开篇和结尾简明扼要地说明了编写这本杂字的目的:人生天地间,庄农最为先。要记日用帐,先把杂字观。你若待知道,听我诌一篇。……几句俗言语,休当戏言观。专心记此字,落笔不犯难。

在杂字的中间部分,作者详细地描述了鲁中山区农村春、夏、秋、冬四季的生产活动、日常劳作以及婚嫁、饮食和过年的风俗等。贴近生活,真实自然,同时又饱含着对农事活动的经验总结。

开春一节:开冻先出粪,制下镢和锨。扁担槐木解,牛筐草绳拴。抬到南场里,倒碎使车搬。粪篓太也大,春天地又暄。只得把牛套,拉绳丈二三。肚带省背鞅,搭腰四指宽。二人齐上袢,推了十数天。一个撒着粪,一个就拧鞭。撇绳皮瓜口,笼嘴荆条编。拖车载犁靶,鑱头犁子安。耪条湿的好,索头连横杆。蓑衣防备雨,苇笠钉上圈。驴将辔头戴,牛把缰绳拴。领墒黑罩角,先去耕河滩。耩子拾掇就,种金尖又尖。耧斗锤拴好,耧仓板休偏。下手种蜀秫,早谷省的翻。黍子共稻,打砘不怕干。棉花严搪耪,芝麻种须掺。

这一节具体而详尽地描述了开春备耕、耕地和播种的农事活动,寥寥190字,不仅对农耕有很强的指导作用,更把农具这一语义场归纳在了一起集中学习,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很好地增强了学习效果。

园蔬一节则详细归纳了当地常见的蔬菜,写得原汁原味,而又义类分明,一时贪秋忙,没到菜园边。葱蒜芥末韭,卷心白都干。秦椒茄子瓠,黄瓜老了酸。生菜曲曲芽,莙荙不稀罕。萝卜栽畦脊,茼蒿最怕干。芹菜得早种,辣菜喜晚天。菠菜共芫荽,窨着过年餐。扁豆爬箔障,蓖麻种园边。金针续根菜,椿芽年年扳。蔓菁秋肯长,苔菜春里鲜。

再如饮食一节几乎罗列了这一语义场当地和外地买卖而来的所有的食品:

豆腐、煎饼、荞面角(饺)、蒜糜、面汤(面条)、干饭、烀饼、擀饼、豆腐(以上普通农家饭菜);

参汤、黄连、点心、汤圆、鸡卤面、鸡蛋、肉丸、麻汁、凉粉、羊肉、烧酒、黄酒、狗肉、牛肉、芥末、肚子、鳞鱽、对虾、蟹子、鹅、鸭、鸡、金华腿、鹿筋、沙鱼翅、驼蹄、熊掌、猴头、燕窝(以上财主家饭菜)

可以说,这本杂字是清朝中期鲁中山区农村生活的真实写照,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因此,该书一经传抄刻行就成为当地塾,校除通行课本《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以外最为重要的识字课本。吴伯萧先生曾忆及:我的故乡莱芜,在封建社会一般人家的孩子念书,只求识几个字,能记记账,写写春联。启蒙书就是三本:《三字经》《百家姓》《日用杂字》。……这种《杂字》是五言的,叫做《庄农日用杂字》。它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不像某些《杂字》那样,把一些单字分类凑起来,讲不出什么道理;而是组字成句,每句都有比较完整的意思。

张志公先生在《传统语文教育初探》中说,以《庄农日用杂字》、《杂字必读》等杂字韵文为代表的杂字书有几个突出的特点:第一,通俗;第二,结合特定对象的生活实际,注重日常应用;第三,带有显著的地方色彩,乡土风味。可能正是由于这几个特点,杂字书居然能跟几乎是官定三,百,千相抗衡,在不被读书人认可的情况之下,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在实际上,也确是靠了这一路土教材,才真正解决了中下层社会人家的子弟只用短时间学会识字,以应付日用需要的问题。……如果抓住它上述的三个特点,用整齐韵语这个方法,在成人扫盲或者成人业余补习教育中适当加以运用,未始不是可以试验的一途。

可见,宋元以降的识字课本,不管是讲三皇五帝的三,百,千,还是讲柴米油盐的杂字,都有两个特点:集中识字;韵语识字。而杂字书又表现出极为明显的急学先用的特性。那么,在对外汉语教材的汉字处理上,在分散识字蔚为大观的情势下,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和字理识字还有没有用武之地呢?如果有,又该以怎样的形态呈现出来呢?

三、汉字处理的

形音义三位一体的汉字,在教材编写的处理中,既要有分别的、有针对性的处理,同时又不能决然的割裂。形音的习得必以意义的获得为旨归,而意义是使字形或字音从杂乱无序的状态中整齐化、网格化的必然手段。音和义、形和义都如索绪尔所言,是一张纸的两面,不可分割。对外汉语教材更要讲究以义御形”“以义御音,从而增强汉字习得的理据性、可理解性。

1.字形的处理

汉字在字形上的多维空间感,基本笔画的灵活搭配方式,对于外国学生,特别是欧美学生来说,刚刚学习时的陌生感和难度可想而知。这就要求编写教材时要能同时捕捉住汉字形体的精髓和学生们的兴趣点。汉字辗转腾挪的多维搭配模式,只要把握得好,反而很容易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如简简单单的一撇一捺,因为搭配方式的不同,可以组成八、人、入、乂等;两横一撇一捺,可以组成天、夫等;再如大、太、犬。汉字的图画性和指示性也是把握它们形体的重要手段,如象形字日、月、水、火、山、川、指示字本、末、刃等。这些字往往又多是形近字,通过讲解可以一举收到增加兴趣、减少困惑的效果。

当然,从书写的角度,有易写字和难写字之别。易写字往往笔画少、笔画简单,难写字笔画较多,或者含有较难写的笔画。在多认少写的原则下,最好是从易写字学起、写起,因此,在教材的起始阶段要尽量实现常用话题、功能和高频字、易写字的协调呈现,或者单设描红本,像鲁迅先生言及的上大人,孔乙己一样,让海外学生从易写字描摹起。此外,关于部首、部件、笔顺、笔顺规则;独体字、合体字等,有利于增强字形的可理解性要素,都要分阶段循序渐进地呈现出来。越是高年级的学生,越追求学习内容的理据性;越是有理据性和推导性的教材,就越具有实用性。

另外,理论上,高频字、独体字、易写字重合的地方越多,从教材字形处理的角度来看,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不过,关于汉字作为第二语言文字形态的难易点的问题,必须要基于对学习对象的深入了解和调查,往往母语为汉语的学习者觉得是难点的地方,外国学生反而觉得并不那么难,而我们习焉不察的地方却成为他们学习的瓶颈。一般,我们传统的书法作品,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和颜真卿的书法作品,不会被安排在低年段、基础课的教材中,而是常放在文化课中讲解。孰不知,恰恰有很多海外学生对这些内容颇感兴趣,他们觉得枯燥的汉字背后竟流淌着这么优美的艺术感受,真是了不起,这反而激发了他们学习汉字汉语的兴趣。难与易,在不同的对象面前,瞬间就实现了转化。这是对外汉语教材在处理各种语言要素和技能要素时一刻也不能忘记的圭皋。

2.字音的处理

汉语在语音面貌上一个显而易见的特点是有声调。为帮助欧美学生更好地学习汉语的声调,威妥玛1886年编写的《语言自迩集》第七章声调练习,采用以420个音节统御四声的办法对常用汉字进行集中展示,把音节、四声练习和集中识字巧妙结合,既让学生明辨四声之别,又很好地集中展示了各个音节的常用汉字,体例严整,复现率高,语音描写与汉字展示相得益彰,深得汉语语音与汉字之精髓,其中甚至深蕴中国音韵学的身影。

汉语语音面貌上一个隐而难见的特点是音节少,同音字多。根据统计,从比较严格的音节角度,即声调不同即算不同的音节(含轻声),人民教育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新编小学生字典》(第4版)《汉语拼音音节索引》共列出1287个音节,收字7000多个;《现代汉语词典》不计声调,共列400多个音节;威妥玛《语言自迩集》声调练习一章共列420个音节。按7000个常用汉字的规模,从严式音节来计算,每个音节负载5.43个汉字;从宽式音节计算,每个音节负载16.6个汉字。所以,大量同音字的存在是汉语语音面貌的一个重要特点,单从汉语拼音的形式上不可能厘清这些同音字的区别,只有列出它的意义,即便是简单的外语译文,如工(work; worker)、弓(arrow)、公(public; male animal)、功(contribution)、攻(attack)、宫(palace,才能使海外学生知悉它们的不同。因此,同音字的辨义和择取自然就成为许多海外学生学习的难点。而在电脑(含ipad等各种平板电脑)拼音输入法和手机的拼音输入中,不管输入法智能化到何种程度,选择同音字的问题仍然是阻碍输入速度的症结所在。

有鉴于此,对外汉语教材在字音处理上就需要对声调和同音字下大功夫,同时加强打字拼字的练习。只要能与学生的现实生活紧密联系,能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他们的学习动机和兴趣就会得到激发。

3.字义的处理

如前所述,字义处理是目前对外汉语教材编写中的薄弱环节,它往往成为词语处理的附庸。如有论者所言,学生学了鸡蛋(egg”,因为教材只管词不管字,学生只好问老师: “‘鸡蛋的妈妈怎么说?这个笑话固然有点儿夸张,却指出了忽视汉字处理的后果。这种只见森林不见树木的做法屡见不鲜,如学生学了山羊(goat,还要再单学一遍山(mountain;学了钟表(clock,再不辞劳苦地分别学一下钟(clockbell表(watch。据统计,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应用汉语词典》中,现代汉语单音词3004个,单音词义项6272个,可见汉语中的单音词和单音词义项的数目之大,加之它们的使用率颇高,在这里加强字义处理,实际上就是加强了对这些单音词的处理。而不顾字词之间的联系、断然割裂字与词语之间推演关系的做法,无异于闭塞眼睛捉麻雀。

字词关系的重要性如上所述,单就字字关系来讲,它们之间有本字,有后起字,相互间也有多种不同的推演关系,汉语教材中如何体现这种关系也值得深入探讨。虽然对汉语初学者而言,由于识字量较少,讲字与字之间的推演和理据,接受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但在教材的中级阶段就必须要加强字理教学,使学生有字字推演的概念、有形声字的概念。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宋人王圣美治字学,演其义以为右文。古之字书皆从左文。凡字,其类在左,其义在右。如木类,其左皆从木。所谓右文者,如戋,小也。水之小者曰浅,金之小者曰钱,歹而小者曰残,贝之小者曰贱。如此之类,皆以戋为义也。这就是说凡从声的字都有的意义在内。再如从得声的字,如沦、轮、伦、论、纶等,都有有条理、有伦次的意思,由此可以执简驭繁,找出一组字所共有的义素

至于字义对同音字和形近字的重要性,上两节已多有论及,不再赘述。从三位一体的观点看,字形是区别同义字最为直观的手段,字形对同义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4.韵律对集中识字、韵语识字的强烈要求

汉语有声调,有语调,是一种韵律性极强的语言。中国古典诗词的辉煌成就和音韵学的精细成果,如明朝兰茂《韵略易通》中的声母歌东风破早梅,向暖一枝开。冰雪无人见,春从天上来,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个特点。而冯胜利先生的《汉语韵律词法学》和《汉语韵律句法学》之所以能引起学界的极大兴趣,则归因于他深刻阐明了汉语的韵律特点及其对现代汉语词法和句法的规约作用。正是这个特点,对集中识字和韵语识字提出了极为强烈的要求。集中识字、韵语识字作为一种内动力,要求对外汉语教材必须要融合、吸纳、呈现这一必有元素。

总之,对外汉语教材汉字处理的现状、《庄农日用杂字》的实用性和流行性、中外学者对中国传统识字教育资源的回溯与发掘充分说明,在目前分散识字的大背景下,集中识字、韵语识字和字理识字融入教材的最佳策略是以每课或每单元出现的生字为基础,在课后练习中编制集中识字、字理识字的练习题,编制用这些生字写就的儿歌、歌曲以及古诗词等各种类型的韵文,以此来培养学生的语感。当然,作为集中识字和韵语识字的真正归依,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国别化或语别化的以当地风土人情为主要内容的类似《庄农日用杂字》的汉语教材能够应运而生,以满足世界各国人民学习汉语的需求。

参考文献:

[1] 马益著.庄农日用杂字[A].临朐县志[C].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1:831-834.

[2] 张志公.传统语文教育初探[M].香港: 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1999:27-32.

[3] []威妥玛.语言自迩集——19世纪中期的北京话[M].张卫东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330-342.

[4] []白乐桑.汉语教学与巴别塔的诅咒——一门学科的崛起、动态发展与构建[A].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C].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7-15.

[5] 吴伯萧.一种《杂字》[A].北极星[C].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126-131.

    
【上一篇】
【下一篇】